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获胜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获胜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获胜

        所有士兵都是一起大吼,他们都知道自己担负的重担,能多拖延一分钟的时间,就能给自己的袍泽创造出多一分的时间包围敌人。

        一千徐州军所要面对的是数十倍于自己的敌人,但是他们却不惧生死,直接硬顶了上去。

        南下势头正猛的交州军好像撞到了一座铜墙铁壁,最前面的士兵直接被全部斩杀,满地的尸体瞬间出现在了双方接触的阵线前面,就连士武在刺死了三名徐州军士兵之后也被数柄钢刀直接逼了回来。

        “艹,跟我冲,杀不过去,所有人全都要死在这里。”

        士武擦了下马肩上的血痕,刚才的交战虽然他杀了三名徐州军士兵,但是自己的马也被砍了一刀,擦出了一道血痕。

        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士武直接将鲜血擦在自己的额头,没有犹豫再次挥枪杀了过去。

        “杀。”

        士武都带头冲锋了,他身后的士兵也是放下恐惧,跟着他一起发起了冲击。

        双方再次战到了一起,一方是要亡命突围的交州兵,另一方则是誓死也要拖住敌人给大部队创造时间的徐州兵,大家都有不能退缩的理由,所以也就注定了这场战斗的血腥和残酷。

        虽然徐州军站意盎然,不惧生死,但是仅有一千人的他们面对数万敌人的突击还是有些力有不逮,到最后一千徐州军几乎全军覆没,只在最后清理战场的时候翻出了几十个幸存者。

        虽然士武带人突破了徐州军的阻拦,但是他们也给后面的人争取了一点时间,就是这点时间另外两支千人的徐州军也赶到了战场,开始布置阵势阻拦士武南下的脚步。

        “继续冲。”

        看到敌人反应这么快,士武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冲击,而他身后的士兵也是一样,跟着他莽着头继续前进。

        “杀,死也要把敌人给我拦下来。”

        两个校尉一起大声嘶吼,完全没有一丝惧怕的杀向了冲来的交州兵。

        徐州军战斗技巧和战斗意识都远高于对方,但是士武的兵马实在是太多了,多到徐州军的人根本难以应对,哪怕是这样,徐州军的士兵还是无畏无惧,好像飞蛾扑火一样前赴后继的跟敌人战到了一起。

        经过一番苦战士武终于带着兵马杀穿了两千徐州军的防御,可是当士武带着两万多人突破之后,后面的新兵却再次被徐州军缠住,想要突围却是有些困难。

        士武刚准备带人返回去解救被纠缠的新兵,但是超过五千徐州军已经赶了过来,而他们身后还有肉眼可见的徐州军正在极速赶来。

        “艹,不要管后面的兵马了,全军加速南遁。”

        眼下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多想了,他如果返身回去支援很可能会被也会被敌人缠住,到时候全军覆没就完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再次割肉止损,放弃了那些兵马,带着两万左右的兵马继续南下,朝临贺方向前进。

        “不用管他们,把后面的兵马拦住,不要放跑了一个。”

        臧霸这时候也杀到了最前面,看到士武带人逃离知道想要拦住已经很难了,所以当即选择放弃追击,专心围剿被围起来的敌人。

        看到新赶来的徐州军,被困住的交州军士气直接崩溃,他们现在根本没有任何希望突出重围。

        “我投降。”

        终于有人经受不住这样的压力,直接将兵器扔在地上,向面前的徐州军投降。

        “我也投降。”

        “降了。”

        “不打了。”

        一个人投降,产生了多米诺骨牌般的连锁反应,无数交州军士兵扔下兵器,双膝跪地,向徐州军投降。

        “将军,怎么办?”

        看到犹如稻草跪在地上的敌人,臧霸的亲卫长也是一阵犹豫,现在这些人已经是瓮中之鳖,如果接受投降这场仗已经完结了,如果不接受投降,那么这些敌人势必会全部伏尸在这片已经变红的土地上。

        “这些人也是主公以后的子民,能少造些杀戮就少一些杀戮吧,况且屠杀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降兵,有违公道之意,接受他们的投降。”

        臧霸看了眼那些满眼惊恐的交州士兵,最后也是没有下达杀戮的命令。

        “诺。”

        听到臧霸的命令,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大气,手握钢刀的那是敌人,但是放下武器的敌人,已经不值得让他们再次挥动屠刀了。

        吕布也不傻,虽然同时面对的是张郃和典韦的攻击,但还是随时在关注战场的情况,当他看到士武带兵开始南下突围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场关乎生死的决战他们已经彻彻底底的输了,

        既然大战已经输了,就算他能拿下眼前的两个大将,也是于事无补,更何况他根本赢不了面前的两个大将,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找机会突围。

        一戟将典韦逼退,然后第二戟化成一道闪电,直接刺向典韦的咽喉。

        看到吕布方天画戟袭来,典韦想也不想直接马车策马后退,同时双戟齐出就要进行格挡,而旁边的张郃也是没有犹豫,直接挺枪直刺吕布。

        “杀。”

        吕布好像早就预料到了典韦和张郃反应,方天画戟在半空画圆直接劈向张郃的肩膀。

        看到方天画戟斩向自己,张郃马上挥枪抵挡,但是吕布却是徐晃了一招,再次一戟将迎来的典韦击退,然后赤兔马通灵,带着他朝后暴退。

        “艹,吕布要跑。”

        看到吕布的动作,典韦和张郃马上明白自己上当了,吕布这一连串的操作就是为了逼退他们,给自己创造机会撤离。

        虽然两人胯下也是良驹中的极品,但是面对马中之王赤兔神驹,被它占据了先手,在想追上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事了。

        追了一阵之后,只能看着吕布距离自己越来越远,而他们只能在赤兔马的极速后面吃灰。

        “真是晦气,不追了。”

        追了一会之后典韦率先放弃了追击,因为在追下去也没有意义了,根本已经追不上了,只能是空耗气力罢了。

        “哎,真是失误,竟然让这厮跑了。”

        张郃也是一阵悻然,虽然前面的战局有了决定性的战果,但是如果能拿下吕布自然是最好不过了,可是这条大鱼现在却是跑了,真的让他也有点难以接受。

        “走吧,先去前面看看战果如何。”

        典韦瞅了眼张郃,直接调转马头朝战场方向奔去,而张郃则是紧跟在典韦身后,跟他一起策马。

        两人抵达主战场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了,除了那些还在负隅顽抗的人之外,到处都是跪在地上投降的交州士兵。

        “隽义,你在这里协助宣告收拢俘虏,我去向主公汇报战果,别让他在担心。”

        看到战场结果已定,典韦没有停留,直接策马朝中军主阵赶去。

        “主公,典韦回来了。”

        典韦一路长行,穿过蹭蹭阻拦终于来到袁术身边。

        “怎么样了?”

        袁术身在后方,距离战场有点距离,而且还是深夜,所以他对前面的战况根本不明白,但是典韦既然来了,应该是大势已定。

        “主公,士武带人突围,差不多两万多士兵随同一起南遁,剩下的兵马不是战死就是被俘,我们赢了。”

        典韦直接将这场夜袭战的结果说了出来,

        “好。”

        听到典韦的话,袁术不由得拍手叫好,要知道敌人的兵马虽然不如自己多,但是也有将近十万大军,能够在不出动民团的情况下将之击溃,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自己士兵的精锐程度,而且富川守军既然已经溃败了,这也就预示着交州已经没有能够抵挡自己的存在了。

        “主公,敌人为什么会选择南逃呢?

        他们应该知道我们的骑兵就在南方,他是打的什么主意?”

        这时候田丰在旁边却是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思绪之色。

        “你的意思是敌人还没有放弃,之所以选择南下,是想从新占据临贺,然后以临贺为依托,继续跟我们作战?”

        袁术自然很聪明,田丰这么一说,他马上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这是要提示自己敌人还是没有放弃,肯定是想要继续作战。

        “嗯,我就是这个意思,而且现在临贺的守军不多,如果敌人贸然杀到,我怕他们会抵挡不住。”

        田丰点了点头,有些东西他不能直说,引导一下就好了。

        “嗯,不得不防,马上派人南通知那里的守军小心防守。”

        袁术也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现在敌人已经崩溃,正是该终结敌人所有希望的时候了。

        “主公,我不建议这么做。”

        听到袁术的话田丰却是摇了摇头,给出了相反的答案。

        “为什么?”

        袁术看了眼田丰,眉头不由得拧成了一个川字。

        “主公,子龙在临贺留下的不过区区两千兵马,而现在士武最少带了两万兵马南下,

        他们现在已经是一支死师了,所谓哀兵必胜,面对自己唯一的生机,他们肯定会做困兽犹斗,

        面对这样的敌人,哪怕两千骑兵再勇武也很难抵挡的住敌人的进攻,非但达不成阻拦敌人的效果,而且还会造成士兵的损失,

        与其如此我们到还不如放弃临贺,先给他们以希望,然后让临贺的守军南下封阳跟子龙汇合,就把敌人困在临贺之中,

        等到我们大军南下,就将敌人彻底围歼在临贺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