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兵临富川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兵临富川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兵临富川

        袁术却是摇了摇头,不是他冷血,也不是他血腥,只是因为士燮在后世的功劳太大,此人不除,士家不灭,交州始终难以平定。

        “如此的话,陈宫就替士家多谢主公了,能保士燮一脉平安,也算不枉他在交州这么多年的功劳了。”

        听到袁术给士家留一条血脉,陈宫也是无话可说,这已经是他尽力能做的事了,

        所谓成也功劳败也功劳,如果士家的功劳不够大,威望不够高,也就不用死了,现在一切都成空了。

        “嗯,还有几天能到营道?”

        这件事只能这么办了,他能给士家留一丝血脉已经是给了陈宫和士燮一条生路了,如果陈宫在纠缠什么,说不得自己要好好提点一下他了。

        “最多还有五天时间就能赶到。”

        看到袁术不想提士燮的事情了,陈宫也没有多嘴,反正已经这样子了,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好,那就全力赶路,五天之内我要赶到营道城。”

        “遵令。”

        袁术的大军在加速南下,广信的三万兵马也是翻山越岭,增援富川,而田丰在谢沐还是按兵不动,等待袁术大军的到来。

        时间一天天流逝,士颂先带着自己的三万兵马先一步赶到了富川,而袁术的大军也是赶到了营道城中。

        “主公,军师遣我再次等候,一应兵马所需粮草已经准备就绪,城中也安排了酒宴。”

        守城将领向袁术单膝下跪,汇报情况。

        “酒宴就免了吧,大军不进城了,将粮草拿出来,大军短暂休息一番之后直接南下谢沐,想必元皓等我们等的也有点心急了。”

        袁术却是摇了摇头,他现在只想赶紧拿下交州,这次出征,从开始到现在已经太长时间了,他的孩子好像也要出生了,他不想耽误了。

        “诺。”

        守将听到这话之后也是马上抱拳,紧接着便安排士兵开灶做饭,帮袁术的士兵补给。

        短暂休整之后袁术大军再次南下,朝着谢沐的方向狂奔而去。

        又是数天的行军,袁术的大军终于赶到了谢沐,跟城中的田丰回合。

        袁术此行带着卫军,徐州军,宣威军和从江陵跟过来的三万民团,总兵力九万人,配上田丰城中的十万大军,总兵力已经有了十九万人,面对富川城的十五万兵马,虽然数量上没能形成压倒性的优势,但是质量上却完全不是那些新兵能够媲美的。

        “元皓,公台,现在大军齐至,这场仗你们想怎么打。”

        袁术看着田丰和陈宫,直接询问他们接下来准备怎么打。

        “大军齐至,接下来只要以堂堂之师压过去,一个富川成不了气候。”

        田丰看了眼袁术,既然他发问了,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大军抵达,只要攻破了富川,敌人再无翻盘的机会。

        “攻也要有个方法吧,我看鹰扬军少了两万人,你是不是有什么安排?”

        袁术看了眼田丰,现在的交州之战是田丰安排的,而且鹰扬军也少了两万人,所以他猜测田丰肯定有什么别的想法。

        “这都被主公发现了,我确实有一些安排。”

        听到袁术询问消失的两万鹰扬军,田丰也是微微一笑,果然什么都瞒不过自己的主公。

        “哦?

        说说吧。”

        果然自己麾下的人就没有简单角色,他一进城就发觉鹰扬军的队列不对,所以直接开口冲他询问。

        “这都是子龙安排的,两万鹰扬军早在十几天前就悄悄南下,然后分兵潜藏在吴山和谢山,

        等到富川之战开启,刘维出兵广信,富川之兵听到广信被围,肯定分兵南下,届时埋伏在谢山的张琳则会在半路截击,如此的话他们必然会被一举击溃。”

        田丰直接说出了他的安排,分兵,伏击,这样一番下来,任谁也抵挡不住。

        “嗯,这样的安排倒也算齐整,但是现在吕布兵马被杀的大败,富川的兵马恐怕不会那么容易调动了。”

        陈宫看了眼田丰,如果说原先的情况富川方面可能还会分兵,但是现在吕布兵马没多少了,这广信被劫,吕布能让他的人轻易调动?

        调动又能调动多少?

        “没事,只要他们调兵过来我们便给他吃掉,如果不调兵出来,也能让富川守军知道自己老家被围,让他们无心作战,这样的话我们总归吃不了亏。”

        田丰也知道现在情况有变,但是本来这也是一步闲棋,如果能够成功的话也算赚了,就算不成的话也能干扰到富川那边的军心,也算聊胜于无了。

        “嗯,如果是这么说的话,到也算不错,这招闲棋总会有用的,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大军休整一天,明天南下,准备进攻富川。”

        现在该布置的也都布置了,该说的也都说了,接下来就是看这富川守军到底有几斤几两了。

        “诺。”

        大军休整一天之后,没有停留,浩浩荡荡朝着富川方向行进。

        “报,袁术大军出谢沐,拥兵二十万,朝富川方向杀来了。”

        袁术大军行进根本瞒不住吕布埋伏的眼线,他也没想要瞒过吕布的眼线。

        “二十万大军,怎么办呢?”

        听到袁术拥兵二十万朝富川杀来,士壹直接就慌了,虽然他位高权重,但是根本没有上过战场,听到这么多兵马过来,他不怕就奇了怪了。

        “不要慌,不要慌,袁术说是二十万人,其实最多也不过十几万人,而我们现在在富川就有十五万大军,十几万人据墙而守,我还就不信了,他能拿下城墙。”

        看到士壹慌张的神态,吕布却是微微皱眉,未战先怯这可是兵家大忌,如果这些当官的人先慌了神,那么还能指望底下的士兵冷静作战吗?

        “嗯,二哥,不用害怕,只要有我在,有交州兵在,他袁术就休想跨过富川半步。”

        士武也是轻轻拍了拍士壹的肩膀,安慰他不要慌张。

        “是我失态了,是我失态了,这段时间我就不出现了,城墙上有你们我放心。”

        士壹摇了摇头,虽然他们说要自己不要慌张,但是他的心还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如果自己以这个态度上城墙的话,不但帮不了忙,还可能起反效果,所以他还是不出现在城墙上最好。

        “嗯,说的也对,如果你压制不住自己的话,那你就暂时待在这里不要出去,城墙上有我们,乱不了。”

        吕布看了眼士壹,他这个状态确实不适合出现在城墙上,在下面待着也好。

        “好。”

        时间一晃就是七天的时间,袁术大军行进迅速,终于来到了富川城下,看着被加固的富川城,也是点了点头。

        不说其他,单论这防御来说,富川城也算做的很到位。

        “这富川城不好打啊,墙高城厚,防御很到位啊。”

        袁术看了眼身边的众人,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再难啃的骨头我们也啃过,公孙瓒,刘备,陈温,袁绍那个都不好打,还不是被我们拿下了,小小富川城,不过如此。”

        一边的赵云看了眼面前的城墙,他们这一辈子啃过的骨头难道还不够多吗?

        眼前这个富川城,相信也不可能成为阻拦他们的天堑。

        “嗯,走吧,去见见咱们的温侯大人和士家的大贤吧。”

        袁术看了眼赵云,他说的没错,冀州军啃过的硬骨头多不胜数,富川城哪怕在强硬,自己也要把这里啃下来。

        “诺。”

        袁术策马向前,典韦,赵云两位大将也是紧随其后,来到了富川城下。

        “温侯,袁术来了。”

        看到袁术来到城墙下面,士武直接向吕布说话。

        “嗯,他应该是想跟我说些什么。”

        吕布看着缓缓到来的袁术,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

        “堂堂温侯大人竟然做起来缩头乌龟?

        真是可笑啊。”

        看着城墙上的吕布,袁术也是微微一笑。

        “呵呵,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不下去倒是显得我怕了你了,开城门,我要去见见袁术。”

        听到袁术的话,吕布也是一愣,自己行军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被人叫过缩头乌龟,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吕布就算是死,也不想被袁术看不起。

        “温侯,不要中了敌人的激将法,城下就是龙潭虎穴,小心啊。”

        士武看了眼吕布,眼中闪过一丝差异,都这情况了,你还想下城跟袁术见面,你是不是也太虎了。

        “不能,我现在不得不下城去,这是袁术使的阳谋,他现在在城墙下面喊话,如果我不下去则大军士气必然会大跌,届时如果敌人趁机攻城,我们肯定难以抵挡,所以我必须要下去。”

        吕布扫了眼士武,他现在不下城,就证明自己怕了袁术,这样不但折损了自己的声威,也对防守的大军不利。

        “但是下面可是有二十万大军呢,袁术也是猛将如雨,温侯如果下去,恐怕会对你不利。”

        对于吕布的说辞,士武也不得不承认很有道理,阵前斗将不是没有道理的,

        一方如果提出来另一方不接,那就是怯战,对战事也是有一定影响的,

        可是现在敌人不一般,那都是天下闻名的将领,吕布下去了很有可能直接被留下,到时候更麻烦。

        “我吕布胯下有赤兔神驹,手里有方天画戟,天下之大哪里都能去的,别说他袁术有二十万大军,就算有百万大军我照样来去自如,而且他麾下的那些将军都是我的手下败将,不用怕,开城门。”

        相比士武的担忧,吕布却是微微一笑,他吕布从来就不曾惧怕什么,不就是战吗?

        那就来吧。

        “好吧,那温侯还请小心。”

        如果说别的他不相信,但是对于吕布的武勇他绝对是深信不疑,既然他想下去,那就去吧。

        “开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