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五章 达成联合

第一千零五章 达成联合

        第一千零五章                达成联合

        吕布直接冲门外的亲卫说话,然后踏上马车再次来到王乾的府邸。

        “老爷,吕布将军又来了。”

        吕布前来,家丁马上去向王乾汇报。

        “又来了?”

        听到吕布特么又来了,王乾只感觉自己脑门都炸了,刚刚毫不留情离我而去,现在又回来了,干嘛?

        拿我这当青楼了?

        “老爷,怎么办?”

        看到王乾脸上不断的变色,家丁一时间也有点抓不准他现在都心思。

        “什么怎么办?

        准备酒宴,然后派人吩咐栀姬准备好,别特么给我哭丧着脸。”

        王乾看了眼家丁,你特么问我怎么办?

        我还能怎能办?

        吕布就是番禹的天,自己能得罪他吗?

        真是蠢才中的蠢才。

        “我知道了。”

        家丁直接冲王乾抱拳行礼,而王乾则是直接出门去迎接吕布的到来。

        “将军。”

        “好了,我知道你今天委屈了,但是确实有紧急军情。”

        看了眼鼻青脸肿的王乾,吕布的脸上也出现了不好意思的表情,直接开口冲他安抚。

        “那些都是小事,是王乾不识抬举,是我的错,我已经准备了酒宴,景军请。”

        听到吕布的话,王乾的眼中闪过一道利芒,但是马上又换成了一副笑脸。

        “嗯,你明白就好。”

        吕布点了点头,直接带头走进了屋中,而王乾的小妾早就笑颜如花的在里面等待,看到吕布过来,直接就挽住了他的胳膊。

        “将军去而复返,所为何事?

        栀姬倒酒。”

        看到吕布落座,王乾直接让自己的小妾给吕布斟酒。

        “没什么事,袁术可能要杀过来了,就这两天的时间我就要启程前往四会跟大军联合。”

        吕布直接将栀姬搂在了怀里,虽然看似在跟王乾说话,其实他却是跟栀姬在倾诉。

        听到吕布的话,在他怀里的栀姬不由的身体一僵,她深切的知道自己现在的境地,他已经很明白的给王乾带了绿帽子,如果吕布真的走了,可能他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那王乾就先祝将军能够旗开得胜,将袁术挡在交州之外。”

        看了眼吕布,王乾的脑子不由得一阵发懵,袁术要来了?

        这么快的吗?

        “嗯,我绝对能够将袁术挡在交州之外,喝酒。”

        对于抵挡袁术吕布虽然没有什么自信,但是在女人面前该要强还是要强。

        “喝酒。”

        王乾也没说什么,直接端起酒杯跟吕布共饮。

        等到酒足饭饱之后,吕布被安排在后院,而栀姬则是在他身边侍寝。

        吕布一把将栀姬搂在怀里就要使坏,但是栀姬却是歪过脑袋不想跟吕布亲热。

        “怎么了,宝贝?”

        看到栀姬不高兴,吕布直接就懵了,他现在可是连军国大事都不过问,直接来找你了,你特么还甩脸子。

        “将军,你这一走不知道要多少时间,如果你走了,栀姬的日子可能就不好过了,也不知道我能不能等到将军凯旋而归。”

        栀姬直接将自己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说着说着竟然开始了哭泣。

        “他敢,要是王乾敢对你怎么样,我非把他的脑袋砍下来不可。”

        听到栀姬的话,吕布却是勃然大怒。

        “就算将军杀了王乾又有什么用,栀姬还是见不到将军了,我还想给将军生一个小将军呢,看来也是没希望了。”

        对于吕布的愤怒,栀姬却是根本不买账,你就算在勇又能怎么样?

        袁术是什么人,谁不知道,如果你能挡住袁术还好,如果挡不住,恐怕自己也是难逃一死。

        “好了,不要哭了,你想怎么办?”

        看到栀姬哭的更厉害了,吕布也是没了办法,要他行军作战从来不虚,但是面对女人,他却是不行。

        “栀姬想要跟将军一起北上,不想在这番禹待了,可以吗?”

        栀姬猛地扭过头来,眼中一闪一闪的看着吕布。

        “这不好把,我是去打仗不是去玩耍,再说行军打仗可是很苦的,我怕你受不了。”

        听到栀姬的话,吕布却是有些为难,不是因为不合正理,而是他不想栀姬跟自己受苦。

        “栀姬什么苦都受的,只要将军不抛弃我就好,如果将军不同意的话,等将军离开之时,就是栀姬自刎之刻,我说到做到。”

        看了眼吕布,直接却是一把抓住了小吕布,眼中满是决绝。

        命根子被抓住,吕布也是一阵哆嗦,看着栀姬坚韧的小脸,他也是没办法。

        “好了,我带你一起去就好了,但是你要是吃不了苦马上跟我说,我派人把你送回来。”

        “我就知道将军最喜欢我了,那就让栀姬好好服侍将军。”

        听到吕布同意带自己离开,栀姬也是很高兴,直接一口就咬了过去。

        一夜翻腾,第二天吕布醒来,直接派人去招王乾过来。

        “将军。”

        听到吕布召唤,王乾直接就过来了。

        “王乾,栀姬过两天会跟我一起前往四会。”

        吕布看了眼老小子王乾,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听到吕布的话,王乾直接就懵了,你说你玩我的小妾那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就算当老乌龟也是在暗处,但是你现在要带栀姬走,这就是要把关系挑明了,他要成为整个番禹的笑柄了。

        “你也别生气,我走之后委任你为番禹都督,总管番禹一切兵马,政事,怎么样?”

        看到王乾的脸色,吕布也知道自己这么做有点不妥,但是没办法,谁叫自己答应了栀姬了呢?

        “将军,这让我很为难啊。”

        虽然吕布也给了补偿,但是他还是丢人啊,这份脸面丢了容易,想要挣回来可就难了。

        “我在给你黄金百两,如何?”

        吕布再次开口,黄金百两买一个小妾,如果不是自己太喜欢栀姬,他绝对不会付出这么大代价。

        “将军,那能不能让我先写一封休书,这样的话也能给我留些脸面。”

        听到吕布又给出了百两黄金的筹码,这下王乾有些绷不住了,这个栀姬也是他买来的,不过花了几百钱而已,现在人家给自己黄金千两,确实不亏了。

        “好,可以,人我先带走了,休书你自己弄吧。”

        吕布不在乎那些有的没的,反正人自己要了,你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诺,将军自去就好。”

        王乾直接冲吕布抱拳行礼。

        “走。”

        吕布带着栀姬直接登上了马车,离开了王乾的府邸。

        两天之后大军也是集结了完毕,然后跟着吕布一起朝四会行去。

        吕布在行动,士武则是从番禹直接前往高要,然后通过高要返回广信。

        “父亲,武叔回来了。”

        士干直接来到士燮外面,向他汇报士武归来的消息。

        “快让你武叔过来相见。”

        听到士武回归,士燮直接让他带人过来相见。

        “大哥。”

        士武进屋直接向士燮抱拳行礼。

        “快坐,辛苦了。”

        士燮直接来到士武身边,要知道交州的未来全在士武身上,他能从吕布那安全归来,看来这件事是成了。

        “不辛苦。”

        士武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直接坐了下来。

        “怎么样?

        吕布同意了吗?”

        士燮看了眼士武,直接询问了最想知道的事情。

        “嗯,吕布同意跟我们停战联合,但是联合之后兵马的配属却是跟您的意见有所不同。”

        士武冲士燮点了点头,但是马上又说出了分歧的地方。

        “兵马配属?

        吕布他怎么想的?”

        听到士武的话,士燮直接就懵了,他想不通吕布又能提什么不同的意见,难道现在不该分兵各自驻守地方吗?

        “大哥,吕布分析,袁术如果要来进攻交州,最有可能的便是从荆州的零陵郡杀进交州,只要能将苍梧郡拿下,便能将交州一分为二,让我们无法联合作战,

        所以吕布的意思是,苍梧郡无论如何都不能有失,现在应该派大军北上富川,将那里打造成一个无法摧毁的堡垒,应对袁术接下来的进攻。”

        士武直接把吕布的意思说了出来,苍梧郡是交州最重要的一个郡,他勾连东西,如果这里被袁术截断,到时候交州就守不住了。

        “你怎么看?”

        听到士武的解释,士燮也是一愣,虽然他是交州牧,但是对于军事上面也之时略懂罢了,但是吕布的意思他也明白,苍梧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我感觉吕布说的很有道理,他说过袁术此来最少也会有二十万大军,如果真的分兵驻守,那么很可能连支援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打灭了,

        所以想要抵挡袁术就要料敌于先,先他一步将兵马集合起来,这样才能保证我们能够跟袁术好好掰掰手腕。”

        对于吕布的想法,士武也是很支持的,他们都是文人,对于军事上面没有吕布精通,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肯定更好。

        “吕布是真心的话还好,我就怕他是要借道伐虢,名为支援富川,实则是想拿下我们,如果他在进军途中直接转道进攻广信,到时候我们又该如何抵挡?”

        虽然士燮对于军事不精通,但是对人心他还是能看清的,如果吕布只是一个说辞,为的就是带兵进入苍梧郡,到时候突然派兵朝自己杀来,他不就完了。

        “应该不会把,毕竟我说的是袁术即将率兵杀来,如果他现在真的要进攻我们,难道就不怕到时候挡不住袁术的大军。”

        听到士燮的话,士武直接就懵了,这点他还真的没想过,但是在他看来,外敌当前如果吕布真的要这么做的话,那不是自毁长城吗。

        “万事没有绝对,虽然吕布答应我们联合御敌,但是我们也不得不防,你这样,他不是想要前往富川吗,马上通知高要的三万大军返回广信,让他从高要方向北上,

        等到他的兵马赶到富川之后,我们在派兵北上跟他回合,同时将我们士家所有人都转移到合浦,这样就算吕布想要发动,也抓不到我们。”

        士燮想了一下,吕布说的有道理,苍梧不容有失,但是他也不能在广信坐以待毙,等到一切都明朗了再说。

        “我明白了,还是大哥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