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八十三章 张飞败退

第九百八十三章 张飞败退

        第九百八十三章                张飞败退

        一群人杀过来之后,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一排火把,眼中满是疑惑。

        “不管他,冲。”

        张飞也看不透这是要摆什么龙门阵,现在他们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怕前面是鬼门关,他也要去斗一斗这阎王。

        “来了,现在发动吗?”

        臧霸看到张飞的人冲了过来,直接就要发动。

        “现在还不到时间,前军先放他过来,我要打他的中军,只要他投石机砸到,他的中军必乱,中军乱了我们在趁势反攻,则他们前军必然难以抵挡,到时候哪怕张飞在勇猛,也是白搭。”

        徐晃看了眼臧霸,他要的从来不是一点半点的兵马,他想要直接拿下张飞这支数万人的大军。

        “好,都依你。”

        听到徐晃的话,臧霸也是定了定神。

        “弩箭准备。”

        “放。”

        “盾牌。”

        “弓箭手,放箭。”

        看到对面的箭矢射来,张飞直接命令前排的兵马持盾防御,同时命令后面的弓箭手进行反击。

        一时间箭来箭往,双方打的不亦乐乎,看到这个情况张飞可不干了,他来这里不是过家家的,是要趁着敌人水寨混乱,直接灭了荆州水师的。

        “亲卫队,跟老子杀。”

        张飞一马当先,手中丈八蛇矛一甩,他面前的几面盾牌直接就被砸飞了出去,然后战马向前,又是一阵横挑竖砸,坚不可摧的盾牌阵在他面前犹如一块豆腐,直接就被他搅得稀碎。

        张飞在前大杀四方,他身后的亲卫也是勇战四方,跟着张飞悍不畏死的杀进了横野军中。

        “挡住他们。”

        徐晃这次没有冲上前去,他知道自己不是张飞的敌手,哪怕跟臧霸联合也可能会不敌人家,现在冲上去就是送死,所以只在后面指挥兵马抵挡,没有逞英雄杀上去。

        横野军这里抵挡张飞的兵马很艰难,但是有徐州军在旁边,倒是也没让张飞站着便宜,论精锐程度,张飞的八万大军只有两万是精兵,剩下的都是刘焉招的新军,

        现在之所以打的有模有样,靠的全是张飞和他麾下亲卫的勇猛,一旦这股勇猛劲过了,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张飞也是知道这个情况,所以他才这么勇,要拼命,但是哪怕他这么拼命,真想杀散横野军也要时间,更何况人家还有后手呢。

        “臧霸,差不多了,可以命令投石机发动了。”

        看到时间差不多了,徐晃直接跟臧霸说话,否则再让张飞这么冲下去,自己还真的有点难以抵挡。

        “好。”

        臧霸直接点头,然后他身边的士兵直接摇起了身边的红旗。

        “将军有令,投石机,放。”

        看到了在火光中猎猎挥舞的红旗,直接下令身边的投石机准备发动。

        “崩。”

        “崩。”

        “崩。”

        一连串机括发动,早已经准备就绪的投石机直接将散弹全都砸了出去,碎石弹如雨,直接轰向了火把标注的预定地点。

        “啊。”

        “不好。”

        “有埋伏。”

        冒然被散弹攻击,张飞的兵马直接就被砸的七零八落,溃不成军,一阵哀嚎之后,徐晃预想中的慌乱便出现了。

        张飞的前军冲的很快,但是中军却被砸的崩溃,顺带着连后军也被弄的一片混乱。

        “反攻,反攻。”

        看到敌人出现了混乱,徐晃直接一声大吼,命令横野军反攻。

        “杀。”

        “冲啊。”

        “反攻,反攻。”

        横野军也是瞬间来了劲头,你们不是硬吗?

        今天就好好给你们拼拼刀子,看谁的刀子更利,看谁的骨头更硬。

        横野军发动,身边的徐州军也是一样,同时爆血管,怒吼着朝张飞的兵马杀了过去。

        本来张飞他们就是凭着一口气在冲,现在横野军和徐州军一反攻,直接把他们打的有点踌躇不前,而且他们身后的士兵也被投石机一通乱砸,断了炊烟,这就导致张飞的兵马成了孤军,直接就被围了个严实。

        “三将军,不好了,我们好像被包围了。”

        看到现在的情况张飞的亲卫直接冲到了他的身边。

        “什么?”

        张飞只顾着埋头冲锋,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深陷重围,成了冒进的孤军了。

        “现在不是说那个的时候,我们不能在往前冲了,那些火把原来是他们的标靶,现在我们的中军已经砸乱了,没有兵马跟过来,我们已经成孤军了,再不后退,就全都要葬送在这里。”

        亲卫长瞅了眼懵逼的张飞,你是老大,但是现在却是不能继续冲锋了,否则真的就要被敌人围死了。

        “冀州军贼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没想到特么大半夜的还能出幺蛾子,撤。”

        现在张飞也知道了,自己这场偷袭战是彻底被人玩明白了,又是箭阵,又是标靶,又是投石机洗地,他要是能打进去就奇了怪了,

        既然预定目标不能达成,他也没必要在耗着了,赶紧返回盐亭才是正理,否则一旦被陈宫反过来劲,到时候就真的有家不能回了。

        张飞是很厉害,他的麾下也很英勇,他们能跟张飞杀进重围,现在以张飞为箭头,也是豁出性命,再次杀了回去。

        “不要让他们跑了,死也要给我拦住。”

        看到张飞掉头要杀出重围,徐晃不干了,特么好容易把你个张翼德给围了,要是眼睁睁看着你跑了,那还不得给憋死。

        “张翼德,可否记得徐晃徐公明。”

        说干就干,徐晃开山斧一提,直接就朝张飞杀了过去。

        “徐晃,今天不把你脑袋摘下来,张飞誓不为人。”

        看到徐晃冒头,张飞不惊反喜,特么一直等的就是你,原先你不出来,现在来了,他张飞怎么可能退却,只要能杀了徐晃,这场仗他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杀。”

        徐晃明知道不敌张飞,但是还是豁出去性命出来,他知道张飞一看见自己,绝对不会撤退,等到自己的兵马完成合围,到时候张飞想要跑,先插对翅膀再说吧。

        想象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徐晃虽然战力很强,但是面对火力全开的张飞还是有些难以抵挡,一会功夫就被打的有些招架不住。

        “泰山臧霸在此,张翼德还不快来受死。”

        臧霸看到徐晃有些不支,不带犹豫直接就杀了过去。

        “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张飞我就杀一双。”

        张飞正压着徐晃打,现在臧霸杀来了,他也是不在怕的,虽然没跟臧霸交过手,但是在他眼中除了以前的吕布,谁来了都不行。

        丈八蛇矛撕裂空间,直接朝臧霸刺了过去。

        臧霸也是持枪跟张飞的蛇矛撞到了一起,而看到臧霸杀来,徐晃也是重整旗鼓,挥着开山斧朝张飞劈了过去。

        张飞虽然是以一敌二,但是丈八蛇矛虎虎生风,直接压着两人一顿猛抽,打的徐晃和臧霸都有点怀疑人生了。

        这特么张飞是吃药了,刚才还没这么猛,这会怎么突然开了无双,本来臧霸还想着自己过来哪怕弄不死张飞,也能压着他打,但是没想到反而被张飞弄的节节后退。

        “三将军,不能在打了,敌人的包围越来越厚了,在杀下去我们这些兵马就都完了。”

        虽然张飞压着两人打,但是想要拿下臧霸和徐晃短时间内也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不能斩将杀敌了,那还不如利利索索的带着兵马返回盐亭。

        “臧霸,徐晃,你们的脑袋暂且张飞不摘了,但是记住下次必定取尔等性命。”

        张飞虽然是猛将,但是也不是只知道一味蛮干的傻子,现在想拿下徐晃和臧霸很难,是该撤退了。

        一枪蛇矛将两人逼退,调转马头带着亲卫朝外突围。

        “拦住他。”

        看到张飞要跑,徐晃直接不要命的逼了上去,臧霸也是一样拼了命一样往张飞身边冲。

        “三将军,您快走,这里我帮您拦住。”

        看到两人狗皮膏药一样又围了上来,张飞的亲卫长直接就带人朝着两人杀了过去,现在怎么样都不能让张飞被两人拦住。

        “给老子起开,用得着你们救吗?”

        看到亲卫长冲了出去,张飞直接就怒了,他什么时候沦落到这样的境地,让亲卫保护自己。

        “三将军,您是大军的主心骨,如果您被他们缠住了大军就完了,现在只有您带兵马冲出去,大军才有希望,您还不快走。”

        一个亲卫看到张飞要冲过去,直接就把他拦了下来。

        “艹,跟我走。”

        听到这话,张飞也没什么话说了,现在在墨迹,他就愧对这些跟自己杀出来的兵马,也愧对刘备对自己的信任。

        张飞被解放了出来,丈八蛇矛那叫一个披荆斩棘,哪怕横野军和徐州军再勇猛,面对这么一个万人敌的主,也是白瞎,直接就被他带头将包围圈杀出一个豁口,带着剩下的亲卫杀了出去。

        “艹,这都被他跑了,真特么晦气。”

        徐晃一斧子将亲卫长劈死,看到张飞已经带着剩下的亲卫杀了出去,不由被气的骂娘。

        “别着急,这不还没跑呢,杀过去。”

        臧霸也是一枪将拦截自己的亲卫挑死,看了眼正在生气的臧霸,直接冲他说话。

        “对,马上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