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八十一章 明暗之辨

第九百八十一章 明暗之辨

        第九百八十一章                明暗之辨

        虽然吴懿已经答应自己了,但是张松还是想预先知道一下这个人是谁,也好让自己有个准备。

        “能这么算计人心的也只有一个人,袁术此战的军师贾诩贾文和。”

        就在张松等待吴懿一个回答的时候,被绑在一边的程昱却是直接开口。

        “还是程军师睿智,这个人还真是贾诩军师。”

        听到程昱的话,吴懿直接点了点头,还是他聪明,现在已经反过劲来了。

        “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贾诩布置的?”

        张松看了眼吴懿,说实话他怎么想都没想到贾诩会亲自过来,话说袁术那边现在已经这么闲了,贾诩这个益州军师不在绵竹待着来成都。

        “嗯,算你说的对,从我跟谯灵的矛盾,到程昱的后续应对之策,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吴懿看了眼张松,现在可以说成都已经被他拿在了手中,也不怕将里面的原委给说了出来。

        “好,这次确实是我输了,我倒想跟着贾诩见个面看看他到底有多厉害。”

        这下程昱也是无话可说,所有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反应,世家的反应都被贾诩算到了,他输的不怨,所以也想跟贾诩再见一面。

        “吴兰,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带他们出城去见军师。”

        既然大家都想见贾诩,吴懿顾不上什么黑夜白天了,直接将这里交给吴兰,自己则带着张松,黄权,李炳和程昱一起离开了成都城,去城外见贾诩。

        吴懿带着人直接赶到了贾诩所在的农庄。

        “军师,吴懿来了。”

        虽然是半夜,但是贾诩的亲卫还是直接来想贾诩汇报。

        “吴懿来了?”

        听到亲卫的话,贾诩直接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

        “对,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有四五个人。”

        “四五个人?”

        贾诩直接就愣了,带了四五个人过来,这吴懿也有点太不知进退了,自己来这里是绝密,一旦走漏了风声,程昱是什么人,大智慧之人,一旦被其知道自己到来,那么他在成都所有的谋划都会成为泡影。

        “见还是不见?”

        半天没有贾诩的回答,亲卫也是有些疑惑。

        “见,让他们过来吧。”

        虽然不知道吴懿带的人是谁,但是他都带人来了自己如果来个避而不见,多少有些不合适。

        “诺。”

        很快贾诩披着一件外套来到大厅,而吴懿已经带着张松几人在大厅中等待。

        “军师。”

        看到贾诩过来,吴懿直接抱拳行礼。

        “嗯,子远深夜前来所为何事?

        这几位是谁?”

        贾诩冲吴懿摆了摆手,然后将目光瞄向了他身边的几个人。

        “张松。”

        “黄权。”

        “李炳。”

        “拜见贾诩先生。”

        听到贾诩询问,张松三人马上向他抱拳行礼,自己报了自己的名号。

        “嗯?

        诸位这是什么情况。”

        虽然他没见过这几个人,但是对这几个人的名号却早有耳闻,现在吴懿带着他们过来,饶是贾诩这么聪明一人,现在也有点转不过弯来了。

        “大人,我这次不但带了这几位大家过来,还带来了刘备的军师程昱程仲德。”

        吴懿看了眼贾诩,你现在懵待会还有你更懵的了。

        “程昱?

        你把成都拿下了?”

        听到吴懿的话,贾诩是彻底明白了,吴懿肯定是把成都拿下了,这些世家也已经归顺,但是这样的话跟自己的想法却是有出入,想拿下成都他就不用这么费劲的谋划了,他要的不是一时的成都,而是益州的长治久安。

        “呵呵,军师果然是军师,如您所言成都已经拿下了。”

        吴懿看了眼贾诩,果然没什么事能瞒过这位大神的。

        “好了,我明白了,诸位现在跟吴懿过来,其实也是为了等我一个态度是不是,

        那我不妨明说了,吴懿答应你们什么的,我贾诩绝对认,只要保证成都的安定,等到主公带兵杀来,诸位自然各有封赏。”

        贾诩扫了眼张松等人,他也知道吴懿为什么过来,拿下这些人不容易,现在是要自己表一个态度,那自己就满足他们这个愿望。

        “谢大人。”

        “黄权定然不会辜负主公。”

        “李炳也是一样,愿为主公效犬马之劳。”

        听到贾诩的话张松三人也是松了一口大气,之前吴懿的话他们说实话根本就不信,现在贾诩亲自开口了,他们这次也不算白来。

        “好,那三位就回成都,那里的安稳还要靠大家齐心合力。”

        三人都这么说了,贾诩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诺。”

        张松也不是傻子,自然听出了贾诩的意思,反正自己想要的已经得到了,在待在这里也没有意义了。

        三人离开之后贾诩看着吴懿,不由得一阵皱眉。

        “军师,怎么了?

        拿下成都您反倒不高兴了?”

        看到贾诩皱眉,吴懿不由得咯噔一声,难道自己做错什么了?

        “我的信里写的一清二楚,一定要稳,稳中求胜,我如果要成都,只要派个人去跟四大士族联合就完事了,何必弄这么多道道,我要的是益州的长治久安,你要坏我大计啊。”

        听到吴懿的话,贾诩是真的忍不住了,虽然说他应该喜怒不形于色,但是现在他是真的忍不了了,吴懿坏了自己的大计了。

        “军师,我知道您是什么意思,现在益州之中已经没有这些世家了。”

        吴懿看了眼贾诩,他知道贾诩这么说自己是什么意思,他也知道为了益州的长治久安贾诩付出了很多心血。

        “怎么说?”

        贾诩现在是真的有点不明白了,吴懿这话有点意思。

        “我按照您信里的安排,先是假意跟谯灵起摩擦,然后借机投奔程昱,紧接着一切都如您所想,

        但是到后面却是有变化,程昱拿了士族的家眷,而张松他们也不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直接拿了刘备的家眷,

        紧接着双方就是嘎嘎乱杀,四大家族的亲族家眷全灭,刘备的家眷也是全杀,

        而后我看时机成熟,便联合了黄权,反攻程昱,将他直接拿了下来。”

        吴懿直接将事情的情况给贾诩解释了个一清二楚。

        “原来如此。”

        听到吴懿的解释,贾诩皱着的眉头这才舒展了开来,他没想到这里面道道这么多,一时间差点把他也给绕进去了。

        “嗯,军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看到贾诩已经明白,吴懿也是赶紧向他抱拳行礼。

        “你马上返回成都坐镇,同时派人将成都陷落的消息传到绵竹去,另外他以前不是用家书拿下了绵竹吗,现在我也给他来个反其道而行之,派人搜集家书,我要给刘备一个大大的惊喜。”

        现在成都被拿下,刘备的末日已经可以预见了,接下来一切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我明白了,那程昱该怎么办?

        您见不见。”

        现在成都的问题已经解决,接下来就只有程昱这个烫手山芋了。

        “见,把他留在这里就行了。”

        “诺,那我马上就返回成都。”

        吴懿抱拳,然后直接策马朝成都奔去。

        “把程昱给我带过来吧。”

        吴懿走后,贾诩直接让人把程昱带了进来。

        “程仲德,久仰大名,没想到今日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看了眼被绑起来的程昱,贾诩也没有帮他松绑的意思,毕竟自己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程昱这体格他可遭不住。

        “贾诩,你先从董卓,后从李郭,现在投奔袁术,我没想到竟然还会被重用,袁术他就不害怕你再次跟了别人?”

        程昱虽然被俘,但是嘴上却是锋芒毕露,贾诩还没开始,他就一番冷嘲热讽数落了一通。

        “正如你说,贾诩确实跟过董卓,跟过李郭,现在又追随了主公,但是我这叫做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

        现在整个大汉基本上已经再次大一统了,只有益州这偏安一隅还在挣扎,如果你是聪明人,现在就该看清局势,趁早弃暗投明。”

        面对程昱的夹枪带棒,贾诩却是丝毫都不在意,反而开始开导程昱,能够看准时机帮刘备拿下刘焉,当上这益州牧,这绝对是个人才,既然是人才他就不想让袁术错过。

        “弃暗投明?

        贾诩,那我问你一句,何为暗何为明?”

        程昱现在也是没什么好说的了,既然被俘了,索性也就放开了,聊呗。

        “自然是我家主公为明,刘备刘玄德为暗了。”

        听到这话贾诩马上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贾文和,按照你说的谁的势力大谁的兵马多谁就是明,谁的势力小,兵马少就是暗,我不认同,

        正如你所言大汉已经再次大一统了,敢问这一统之后天下姓刘还是姓袁,我家主公虽然势力弱小,但是他却是汉室正统,宗亲之后,

        依我来看袁术就是暗,这天下最大的暗,而我家主公才是明,大汉最后的光明。”

        程昱看了眼贾诩,眼中闪过似是而非的笑容。

        “你说汉室宗亲就是正统,就是光明,那我敢问汉朝之前的秦朝呢?

        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正如二世暴政将秦朝葬送,大汉已经烂到骨子里了,现在也该换人了,

        我家主公为国为民,你可以看看冀州民众现在是什么生活,人民需要的不是什么刘家,嬴家,他们需要的是吃饱饭,能穿衣,这就够了,

        谁能带给他们好日子,谁就是光明,谁让他们生活不下去,谁就是暗,哪怕一时得势最后也要被推翻,

        你作为一个有智慧,有韬略的人,为的不是某个人,为的应该是天下百姓,

        是要跟着刘备陪葬,还是要弃暗投明,真正的为天下人做点事情,不辜负自己平生所学,你自己想想吧,

        来人带程昱下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