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三章 再次开堂

第九百六十三章 再次开堂

        第九百六十三章                再次开堂

        听到程昱的话,李炳也是皱眉,直接开口冲他说话。

        “放心,我自有分寸,准备升堂。”

        程昱不想理会他们,现在他要最想的就是赶紧将谯家敲死。

        “那我们就随大人听堂会审。”

        张松等人只能跟着程昱听堂会审。

        吴懿,吴兰被从牢中带了出来,跪在了大堂之上,但是原先的谯灵却是没有过来。

        “大人,谯灵不在,我建议将吴懿和吴兰暂时收押,此案隔后在审。”

        看了眼面前,张松直接提议吴懿吴兰收押。

        “谁说谯灵不在的?”

        听到张松的话,程昱却是微微一笑,早就知道他们会有这么一说,还好自己早有准备。

        “嗯?”

        张松和黄权等人对视了一眼,眼中满是疑惑,谯灵昨天已经出城了,难道说被抓回来了?

        “带谯灵。”

        随着程昱的话说完,形状凄惨的谯灵直接被带到了大堂之中。

        “现在可以开堂了吧。”

        程昱眼中闪过一道戏谑之色,现在你们怎么说。

        “带酒肆老板张雨和小二六子。”

        程昱直接下令带张雨和六子上堂。

        “小人张雨、”

        “小人六子、”

        两人跪在大堂之上,看着谯灵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之色。

        “张雨,对于昨天酒肆的斗殴之势你可有什么想说的。”

        看了眼张雨,程昱直接开口发问。

        “有,昨天的斗殴小人确实全程目睹,是谯灵先动手殴打吴兰校尉,而且吴兰大人起先并没有还手,确实是谯灵一边动手一边辱骂,他们忍不住才还手的。”

        张雨直接将自己看到的情况全都说了出来。

        “谯灵,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程昱直接看向了谯灵,眼中闪过一丝利芒。

        “大人,昨天张雨在公堂之上说他并没有目睹,现在又说看到了全过程,我认为他的证供不能采纳。”

        听到张雨的话,张松却是皱眉,直接开口辩驳。

        “张雨,对此你有何话讲?

        速速说来。”

        程昱看了眼张松,直接询问张雨。

        “昨天小人惧怕谯家势大,如果真正开口,害怕受到报复,但是我感觉不能就这么冤枉了镇武将军和校尉,所以才会仗义开口将真相说出。”

        程昱早知道张松会这么问,所以提前就跟张雨串了一下说辞、

        “不管如何都是做了伪证,我建议先治他一个欺侮公堂之罪、”

        听到张松的话,程昱也是看向了张雨。

        “张雨,你可愿挨那二十水火棍?”

        “小人愿意伏罪。”

        张雨直接一个头磕在了地上,为了抱住自己的小命,这二十水火棍他是必须要挨了。

        “来人,将张雨和六子拉下去,重责二十棍。”

        “诺。”

        程昱话音刚落,几个衙役直接将张雨和六子拉了出去。

        “好了,他们已经受了惩罚,谯灵,接下来就是你了,你可认罪?”

        两人离开之后,程昱直接将目光瞄向了谯灵。

        谯灵看了眼程昱,知道这次自己可能在劫难逃了,眼中满是恐惧,直接瘫在了地上。

        这下张松总算明白了程昱昨天为什么会判吴懿和吴兰斩立决了,原来他早就想到了一切,为的就是今天能砍了谯灵,落一落谯家的面子。

        “既然你没什么话讲,那我就宣判了,谯灵身为世家子弟,州府官员,沿街肆意殴打镇武将军和校尉,为表国法公正,判处谯灵斩立决,并且赔偿二位将军一千金的赔偿。”

        既然没人说话,程昱直接开口宣判,跟吴懿和吴兰一样,斩立决。

        “不,我不要死,我不要。”

        虽然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下场,但是当真正听到判处自己斩立决的时候,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大人,可否让我跟谯灵说两句话?”

        张松看着歇斯底里的谯灵直接冲程昱说话。

        “你去吧。”

        张松既然开口了,程昱也不好博他面子,直接冲他点了点头。

        “谢大人。”

        张松向程昱抱拳,然后直接来到谯灵面前。

        “大人,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看到张松到来,谯灵直接抱住了他的大腿。

        “谯灵,你死已经成了定局,与其被当众斩首,到还不如自尽在这公堂之上,一来保你谯家颜面,二来也能给程昱以压力,你明白吗?”

        张松凑到了谯灵的耳边,直接冲他说了这么一番话。

        听到张松的话,谯灵的眼睛直接变成了黑灰色,他知道这次是真的难免一死了。

        “如果你不想自己的妻儿父母给自己陪葬,那最好照我说的做。”

        张松说完之后没有理会谯灵,直接反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来人把谯灵压入大牢,等待问斩。”

        看到张松返回,程昱直接下令,让人把他压入大牢。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衙役,谯灵的眼中闪过一丝坚决。

        “程昱,你肆意妄为,冤我谯灵,我宁死也不接受你的审判,看你怎么堵这悠悠之口。”

        谯灵话刚说完,直接起身,朝着大堂的柱子撞了过去。

        “拦住他。”

        听到谯灵的话,程昱眉头一皱,直接要人抓住谯灵,但是为时已晚,谯灵直接撞的脑瓜崩裂,死在了公堂之上。

        “嗯?”

        程昱看了眼谯灵的尸体,又看了眼张松,按理说谯灵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会自寻短见,肯定是张松对他说了什么,才让他下定决心死在公堂之上。

        “大人,不管此事谁对谁错,谯灵现在已经死了,此事就此作罢吧。”

        张松看了眼谯灵,也是点了点头、

        听到张松的话,程昱却是皱了皱眉头,现在人已经死了,如果拉着尸体去处斩,多少也有点不好看,但是如果就此作罢的话,他的目的还是没有达到。

        “大人,死者为大,您总不能拉着谯灵的尸体去砍脑袋吧,况且他怎么说也是州官,这要是这样的话,对于州府的面子也说不过去。”

        李炳看到程昱皱眉,也是开口冲他说话。

        “暂时将谯灵尸体收押,此案就此作罢。”

        看了眼李炳,又看了眼谯灵的尸体,程昱也是点了点头。

        “大人,小人张雨要状告谯家谯许,派人谋杀自己,还望给我主持公道。”

        挨了二十棍子的张雨直接跪倒了公堂之上,直接向程昱磕头。

        “好,既然谯灵案已经这样了,那么接下来就审判谯许谋杀张雨和六子的案件,带谯许。”

        程昱一声令下,谯许直接被人带到了大堂之中。

        “谯许拜见大人。”

        谯许看了眼公堂之上程昱,直接冲他抱拳。

        “主薄大人,张雨状告你派人谋杀自己和店小二六子,你可认罪?”

        谯许是益州主薄,没有问罪之前,程昱也不能横加苛责。

        “大人,我乃是益州主薄,断然不可能做为害国法之事,再说我跟张雨无冤无仇,为何要派人去谋杀他呢?

        还望大人明鉴。”

        面对程昱,谯许也是死毫不畏惧,直接开口反驳。

        “好,既然你不承认,那这些你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