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五十九章 离开

第九百五十九章 离开

        第九百五十九章                离开

        做完这一切之后几个家主也是齐聚在了一起,这次李家的家主李炳也赶了过来。

        “都安排好了?”

        张松看了眼姗姗来迟的谯许,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嗯,都安排好了,他们永远也没办法开口了。”

        谯许看了眼张松直接冲他点了点头。

        “子乔老弟,你说这程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虽然谯许将那些人处理了,但是黄权还是有些疑惑,不知道程昱到底准备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现在只能做好我们自己的事,对了,酒肆老板和那个店小二从衙门里面出来了吗?”

        张松虽然聪明,但是面对程昱,他也是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准备怎么玩。

        “还没有,我在衙门外面安排了人,只要他们从衙门出来,我就马上派人出手,拿下他们。”

        谯许看了眼张松,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安排。

        “好,只要把酒肆老板和店小二处理了,那么就算程昱有天大的能耐也翻不了天,另外你马上安排人将谯灵送出成都,一旦出现什么变故,谯灵不能出现在公堂之上,否则这次我们丢脸就丢到家了。”

        张松点了点头,直接要谯许安排谯灵离开成都。

        “不至于吧?”

        听了张松的话,谯许却是有些疑惑。

        “万事小心为妙。”

        张松却是微微摇头,这场官司已经不单单是一场简单的官司了,而是关系到他们的威信,如果真的被程昱翻盘,到时候就完了。

        “好,我这就安排人送谯灵出城。”

        虽然谯许感觉有些大题小做,但是既然张松说了,那就有他的道理,于是点了点头,直接离开张府,去安排谯灵出城。

        就在四大家族安排的时候,吴懿和吴兰却是被安排到了一个牢房之中。

        “族兄,这是什么情况?”

        吴兰看了眼端坐在劳中的吴懿,眼中满是疑惑,这跟贾诩信上写的多少有些不一样啊、

        “吴兰,不用多言,此事没这么容易结束,静等就好了。”

        听到吴兰的话,吴懿还是那副样子,根本没有因为眼下的困局惊慌。

        “可是族兄。”

        “镇武将军,吴兰校尉,程昱大人来看你们了。”

        吴兰刚准备说话,就听到外面的牢头直接过来,告诉他们程昱来了。

        吴兰听到这个,直接闭口不言,但是眉宇之间却满是疑惑。

        “镇武将军,吴校尉,受苦了。”

        程昱独自一人来到吴懿和吴兰的牢外,看着里面的两人直接微微一笑。

        “大人到访,吴懿惶恐。”

        看到程昱前来,吴懿直接睁开了双目,向他抱拳。

        “呵呵,两位可曾怨恨程昱判罚过重?

        不过是斗殴罢了,却要斩首示众?”

        程昱看着处变不惊的吴懿,直接微笑,冲他问话。

        “大人自然有大人的想法,这不是吴懿能够揣测的。”

        吴懿却是微微摇头,冲程昱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镇武将军果然不愧是久经军旅之人,现在情况都能处变不惊,不错不错,既然这样程昱就明说了,其实想要给你翻案不难,但是既然益州士族已经联合起来,要跟我掰腕子,那我就索性来个狠的。”

        程昱看着吴懿的样子,不由得点了点头,处变不惊,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着实是个可用之才。

        “大人的意思是在做局?

        之所以判罚这么重,是为了到时候能够重判谯灵,甚至是谯家?”

        这下吴懿算是明白了,程昱这是在做局,做一个能让谯家一蹶不振的大局。

        “正是如此,所以两位将军还请在牢中暂时居住,等到真相大白于天下,定有重用。”

        “如此就全靠大人了。”

        听到程昱这么说,吴懿彻底放下心来,贾诩在信里说的就是吴懿能够因为这件事得到程昱重用,然后便能趁机趁机弄些东西出来,让程昱彻底对世家挥起屠刀。

        “嗯,如此我就走了。”

        既然已经安抚好了吴懿,程昱直接起身离开。

        “大人。”

        程昱刚出门,周浦便迎了上来。

        “怎么样了?”

        看到周浦归来,程昱直接冲他说话。

        “八个酒客自从离开谯家之后便没有出来过,而谯灵也在谯家的人安排下出了成都。”

        周浦直接冲程昱说了自己探查到的消息。

        “好,马上把酒肆老板和店小二叫过来,我有话要谈,还有派人马上将谯灵给我控制住,至于其他随行之人,直接就地斩杀。”

        程昱冲周浦点了点头,一切都在自己预料之中,估计那八个酒客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诺。”

        周浦直接抱拳离开,然后酒肆老板和店小二颤颤巍巍的来到令衙之中跟程昱见了面。

        “张雨,现在还不想说嘛?”

        程昱看着面前的酒肆老板和店小二,直接冲他们说话。

        “大人,我是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啊,还望大人能够体谅一下,放我离开吧。”

        听到程昱的话,张雨直接跪在地上,而旁边的店小二也是一齐下跪。

        “呵呵,既然你们不想说,那没什么了,你们走吧。”

        看了眼张雨,他知道对方肯定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什么情况,八个酒客身死,现在他们唯一的破绽就是张雨和店小二,只要出了令衙府,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跟那几个人同样的归宿,

        只要杀了两人,那么自己就算有再大的能耐也翻不了案了,但是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让他们知道谯家的嘴脸,不让他们感受到死亡的恐惧,他们是不会说真话的。

        “大人真的放我们走?”

        听到程昱的话,张雨直接就愣了,这么容易就让自己走?

        他是真的不明白了。

        “快滚,现在不走难道还想在令衙吃饭?”

        程昱却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那就多谢大人了,六子咱们走。”

        张雨又向程昱磕头行礼,然后拉着小二直接朝外走去。

        “大人,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程昱身边的亲卫看着两人离开,不由得皱了皱眉。

        “看吧,好戏要开始了。”

        程昱却是微微一笑,直接让他等着就好。

        店小二跟酒肆老板一路朝外走去,但是路上小二六子却是皱了皱眉。

        “老板,我们不说实话,就是得罪了官府,到时候酒肆还怎么开?”

        听到小二的话张雨直接就在他头上给了一下。

        “你现在还想开酒肆,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明天就把酒肆卖了,然后离开成都,这地方可不能待了。”

        说完之后张雨却是看了眼天空,干了一辈子的酒肆,待了一辈子的成都,现在是待不成了。

        “哎。”

        六子叹了口气,跟着酒肆老板直接出了令衙,朝自己的酒肆奔去。

        “张雨。”

        两人离开酒肆没多大会功夫,就看到几个人影出现在他们面前,为首之人身材魁梧,直接呼喊他的名字。

        “嗯?

        你们找错人了,我不是张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