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七章 死战

第七百三十七章 死战

        第七百三十七章            死战

        曹仁和吕布的兵马一阵慌乱,但是盾墙的士兵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坚强,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挡不住敌人的突进了,现在箭雨袭来虽然也会对自己造成损伤,但是对敌人的伤亡会更大,这是为了大势,他们认了。

        所以他们便开始转变策略,不以防御为主,而是搅乱敌人防御为主,大不了就同归于尽,冀州军从来最不怕的就是拼命。

        头顶是箭雨,身边是不停挤压他们的盾墙士兵,一时间杀进盾墙的曹吕军士只感觉自己好难。

        数不清的惨叫声在盾墙之中响起,一个个曹吕军士倒在了血泊之中,当然这里面也有盾墙士兵的尸体,但是相对于另外两方来说,他们都伤亡却是小之又小。

        “杀过去,不能再这里纠缠了。”

        现在都盾墙已经变得混乱不堪,基本上丧失了墙的功用,而且现在颜良已经不分敌我开始乱杀,再在这里纠缠下去自己的损失只能更大。

        “杀。”

        听到将令,原先还在盾墙中纠缠的曹吕军士直接放弃了盾墙,开始朝里面冲去。

        “为了冀州军,破虏军必胜。”

        一个队率举盾持刀大声吼着朝冲来的曹吕军士杀了过去。

        “为了冀州军,破虏军必胜。”

        “为了冀州军,破虏军必胜。”

        “为了冀州军,破虏军必胜。”

        数不清的破虏军士兵高举刀盾一起杀了过去,跟刚冲出盾墙的曹吕军士杀到了一起。

        “杀。”

        吕布一马当先,方天画戟犹如天外流星,每次挥出都有数名破虏军士兵被击飞,曹仁四将也是一样,四杆铁枪犹如四条长龙,杀的面前一片血腥。

        “吕布,颜良在此。”

        吕布哪怕在夜空之下,赤兔马也是最显眼的存在,颜良看到赤兔马怎么可能不知道对方是谁,直接策马朝吕布杀了过去。

        “颜良,今天定要取你狗命。”

        借着火光看清楚朝自己冲来的颜良,吕布也没有停留,策马朝着颜良便杀了过去。

        说实话面对吕布,颜良是丝毫胜算也没有,但是眼下能够支撑他冲过去的只有无畏的勇气和视死如归的气势。

        凤嘴刀带着凛冽的刀风直劈吕布面门,却被方天画戟架住,然后方天画戟犹如一道闪电直刺颜良的胸膛。

        凤嘴刀斜斩将刺来的方天画戟挡开,但是画戟却顺着刀势直刺颜良的战马。

        看到画戟袭来,颜良却是将牙一咬,不管画戟来势,凤嘴刀直斩吕布胯下神驹赤兔。

        感受到颜良的气势,吕布不由得暗骂一声,方天画戟改刺为撩,跟凤嘴刀狠狠撞到了一起。

        火花乍泄,犹如倒挂,将吕布和颜良的脸照的明亮。

        “杀。”

        颜良一声高喝,凤嘴刀直捣黄龙猛击吕布胸膛,但是再次被方天画戟架住。

        “颜良,现在投降,我可饶你性命。”

        吕布看着面前的颜良,嘴角不由的出现了一丝笑容。

        “呵呵,吕布,想要我颜良投降,你还不够格?”

        颜良也是报以蔑笑,凤嘴刀再次斩向吕布。

        “我是为你好,难道说你要看着麾下兵马跟你一起葬送在这里?”

        方天画戟再次将凤嘴刀挡开,然后赤兔马前冲,一头将颜良的战马撞的倒退。

        “你何曾见过冀州军有贪生怕死之辈,我劝你收起那些小心思。”

        颜良没有废话,直接再次挥刀便斩。

        “冥顽不灵。”

        听到颜良的话,吕布眼中闪过一缕杀意,方天画戟挡开颜良凤嘴刀后,再次横斩颜良脖子。

        看到方天画戟斩来,颜良却是不挡不退,凤嘴刀如风直刺吕布胸膛,他今天断后就没打算能活着离开,面对吕布又如何?

        大不了老子跟你同归于尽。

        “靠,疯子。”

        颜良抱着以命换命的打法,让吕布颇感无奈,只能收回方天画戟再次将颜良的凤嘴刀挡开。

        “哈哈哈哈,吕布,老子既然敢断后,那就是抱着必死的心来的,你呢?

        你敢跟我搏命吗?”

        看到吕布的样子,颜良不由的报以耻笑,自己连命都不要了,还会怕你一个区区吕奉先。

        面对不要命的颜良,吕布虽然武艺占优,但是没没到了关键时刻颜良就拼命,搞的他想短时间内拿下颜良也很困难。

        “温侯莫慌,夏侯惇来也。”

        看清楚颜良和吕布的情况,夏侯惇一杆铁枪从斜里刺来,直刺颜良面庞。

        感受到铁枪的威势,凤嘴刀直接斜斩将夏侯惇的铁枪挡开,但是吕布却抓住机会,方天画戟闪电一般削向颜良的肩头。

        凤嘴刀极速回斩,再次跟方天画戟撞到了一起。

        “嘿嘿。”

        吕布画戟月牙刃猛地一锁,直接将颜良的凤嘴刀格住,而夏侯惇的铁枪如约而至,直接刺进了颜良的肩膀。

        殷红色的鲜血瞬间将迸射而出,颜良却是眉头不皱,左手一把将夏侯惇的铁枪抓住,右手松开凤嘴刀,然后猛地拔出腰间的浑玉刀,顺着铁枪直接斩向夏侯惇握枪的手臂。

        看到颜良如此不要命的打法,猛如夏侯惇也只能撒手撤枪避开颜良的钢刀。

        “哈哈哈哈。”

        颜良一刀逼退夏侯惇,不由得大声狂笑。

        “杀。”

        看到颜良狂笑,吕布的方天画戟再次如闪电般斩来。

        “去你的吧。”

        颜良左手猛地将刺在肩膀处的铁枪拔出,猛地朝吕布掷了过去。

        看到长枪袭来,吕布只能挥动方天画戟将长枪格飞,但是这时颜良却策马前冲直奔夏侯惇而去,手中浑玉刀犹如一道闪电,猛斩夏侯惇咽喉。

        “来啊,谁怕谁。”

        看到颜良不要命的冲来,夏侯惇的勇气也是爆棚,抽出腰间长剑直接跟颜良的浑玉刀撞到了一起。

        “铛。”

        一声脆响,火花迸射,夏侯惇的百炼钢剑在更加坚硬的浑玉刀前如若无物,直接应声而断,在夏侯惇惊恐的眼神中浑玉刀直接将夏侯惇胸前的铠甲划破,赤红色的鲜血瞬间将夏侯惇染红。

        “噗。”

        颜良正要趁势追击斩下夏侯惇首极的时候吕布杀到,方天画戟如同旗枪直接在颜良的背后刺出一个窟窿。

        有了这短瞬的间隔,夏侯惇忍痛策马后退避开了颜良的攻击距离,看到夏侯惇远离,颜良只能调转目标,冲向吕布。

        看到颜良冲来,吕布没有迟疑,赤兔马后退,拉开安全距离,然后以方天画戟的长度再次对颜良发起进攻。

        失去了凤嘴刀,只有浑玉刀的颜良面对吕布的方天画戟一会功夫便落入了下风,身上被连续削了好几个大口子,哪怕如此颜良依然无畏的向吕布冲击,丝毫没有后退的迹象。

        “保护将军。”

        看到颜良满身是血,在旁边杀敌的破虏军士兵纷纷舍弃对手,将颜良团团围在中间护着他向后撤退,同时还有一个小队五十名破虏军带着必死的信念,直接朝吕布发起了反冲。

        面对视死如归的破虏军士兵,强如吕布想要突破也是不容易,好容易身边的士兵将对方缠住,吕布再看颜良已经没有了踪迹。

        随着时间的推移,破虏军士兵已经被团团围住,但是越是这样,破虏军的气势越是高昂,一个个视死如归般,跟对位的敌人搏杀,哪怕身死,也绝对要拉上一两个垫背的一起归西。

        张郃和徐荣带着残军一路急退,但是他们的心却是比断后的破虏军还要悲伤,兄弟袍泽为了自己在浴血奋战,自己却要灰溜溜的逃窜,耻辱啊,耻辱。

        “隆隆隆。”

        “结阵,防御。”

        “快,结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