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四章 高高拿起,轻轻放下

第七百二十四章 高高拿起,轻轻放下

        第七百二十四章            高高拿起,轻轻放下

        袁术在一边点了点头,马超这么做是很正确的,继续匿行跟随,同时扫荡曹操到斥候,让他分不清虚实,很稳定。

        “就这样一直到了丹徒前的那个晚上,曹操一改常态加强了营外的巡逻,而且营内也是篝火遍地,防御做的很好,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机会,然后便率军直接发起了夜袭,

        杀进曹营之后前面也是很顺利,等到深入敌营才发现这是一个陷阱,于是便加速撤出,但是为时已晚,曹操的兵马已经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还好公明兄临危不乱,他先是率兵将曹操负责堵门的夏侯惇部击溃,然后转身杀进曹营跟我们合力杀出一条血路,这才让我们逃出生天。”

        马超直接将第一场战斗的情况跟袁术大致的说了一下。

        “公台,曹操这手心理战玩的很溜啊。”

        听到马超把话说完,袁术也不由得后怕,曹操这手确实是玩的非常高,在不知道身后有追兵的情况下,直接摸透了马超等人的心里,

        先松后紧,让马超等人以为曹操已经认定身后没有追兵,放松了警惕,诱使他们出兵,紧接着在大营之中布下十面埋伏,围杀马超,真是其心之狠辣,无人能出其右。

        “主公所言不错,难怪您一直将曹操列为心腹大患,不说马超,不管任何人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会自己钻进曹操的埋伏,他们这场输的不冤。”

        陈宫也是点了点头,用现在的话说曹操就是绝绝子,妥妥的战术天才级选手,不说马超,恐怕就是自己带兵追杀,也难免不会陷入曹操的圈套。

        “嗯,这次你们输给曹操确实不冤。”

        袁术也是点了点头。

        “主公这只是第一场交战,我们还有第二场。”

        听到袁术的话,四人也是松了一口大气,然后对视了一眼,还是由马超继续说话。

        “第二场?

        还有第二场?”

        马超的话让袁术又是一愣,你们都败了一场了,怎么还能有第二场?

        难道说曹操在他们撤退的方向还布置了伏兵?

        如果是这样的话,曹操就真的太厉害了。

        “主公,看他们的样子第二场应该是胜了,你们不会杀了一个回马枪吧?”

        看了眼四人的神色,陈宫的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军师果然是军师,我们确实是杀了一个回马枪,这是公明最先提出来的,

        我们想的是曹操刚胜了一场,心神肯定放松,毕竟我们刚刚被打的丢盔弃甲,他肯定不会以为我们敢再次突袭,

        所以我们便反其道而行之,人衔枚马裹蹄潜行到曹营之外,在五更天发起了第二场突袭,

        这一次果然曹营没有防御,我们马踏曹营,一把火将曹营烧了个精光,最后扬长而去也算报了一箭之仇。”

        马超说话之间眼中闪过一缕缕精光,可见第二场的战果丰盛无比。

        “好、”

        听到陈宫说回马枪的时候,袁术的脑海中不由得闪现出三国之中一个经典桥段,

        曹操撤退张绣率兵追击却被曹操埋伏打的打败,但是在贾诩的建议下张绣发起第二次突击,一举将曹操打的大败,而徐晃他们这次的选择跟贾诩的回马枪却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声好字足以提现袁术现在的高兴,这并不是说能杀伤多少曹军,取得多大胜利,而是因为自己麾下的将领能够成长到这种地步而高兴,

        正如他刚开始所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损失的兵马自己可以补充,但是能够出现这样的将领,哪能让自己不兴奋。

        看着袁术这么兴奋,四人都懵逼了,按理说他们这次虽然第二场大破曹营,但是第一场毕竟是陷入了曹操的埋伏,这是什么情况。

        “没事,这次大战虽然你们中了曹操的埋伏,但是第二场回马枪却是惊艳,我很欣慰,功过也算暂时相抵吧,可是毕竟你们有错在先,罚俸半年你们认吗?”

        袁术收敛了心神,直接说出来对四人的惩罚。

        “马超认罚。”

        “典韦认罚。”

        “文丑认罚。”

        “徐晃认罚。”

        听到袁术的惩罚,四人也是一愣,罚俸半年说实话这个惩罚出乎他们都意料,这简直就是隔靴搔痒,太轻了。

        “嗯,认罚就好,所谓吃一堑长一智,下一次如果再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定要谨慎从事,明白了吗?”

        看着四人发愣,袁术却是无所谓,之所以罚俸半年不过是为了让他们记住这次中了埋伏。

        “马超定然铭记于心。”

        “徐晃定然铭记于心。”

        “文丑定然铭记于心。”

        “典韦定然铭记于心。”

        四人再次单膝下跪向袁术抱拳。

        “好了,赶紧下去治疗吧。”

        “诺。”

        四人见状不在停留,直接反身出了袁术的屋子,去寻找军医治伤。

        “主公。”

        四人离开,陈宫却是看着袁术有些出神。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不是感觉我对他们的惩罚有些轻?”

        袁术瞅了眼陈宫直接明白他的意思。

        “确实,毕竟他们是由于自己让兵马置于陷阱,只是罚俸半年确实有些轻了,这样的话如果别人在遇到相似的问题,又该如何处置?”

        陈宫点了点头,袁术所说的正是自己想说的。

        “我一直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不是说说的,

        这次如果说他们只是第一场大败而归,我自然不会放过他们,非得狠狠抽他们几鞭子不可,

        但是他们的回马枪确实是神来之笔,不说有多大的战果,这份成长却是我很兴奋的,

        这预示着我麾下的将领已经成长到了相当高的高度,这才是我决定从轻处罚的根本原因,

        如果说下次还有人遇到同样的问题,但是又能让我看到成长的一面,从轻处罚又有何妨。”

        袁术说话之间嘴角却是止不住的上扬,这也表示他现在是真的很高兴。

        “如此的话,陈宫明白了。”

        袁术现在的想法是练兵练将,对于兵马的损失并不注重,对于将领的成长却是异常关注,

        既然他是这么想的,陈宫又能怎么说呢,反正冀州家大业大如果真的能用一两万骑兵的损失,换来军将的成长,从长远来看也是值得的。

        “嗯,颜良和张郃他们到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