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二章 陈宫辩袁术

第六百零二章 陈宫辩袁术

        第六百零二章                陈宫辩袁术

        “德谋,不要伤心,有些损失那是必然的,这些兄弟是为了兖州战死的,不能亏待了他们都家人,明白吗。”

        孙坚脸上看不出表情,但是程普却知道将军不可能不心痛,这一下基本上就算把他们的眼睛全废了,接下来的战斗要更加谨慎了。

        “程普明白。”

        “陈宫到哪了?”

        斥候的事说完了,孙坚才开口询问陈宫。

        “我已经派人去接了,晌午之前肯定能到。”

        程普作为孙坚手下第一爱将,办事有理由条,也知道轻重缓急,收到白呼的消息之后,马上就派了两千骑兵前去迎接。

        “嗯,那我就先休息会,明天跟陈宫见面。”

        “诺。”

        孙坚整个联军十几万人等了多半天,终于看到了远处的骑兵,而这里陈宫跟白呼就在骑兵队最中间。

        “将军,陈宫安然无恙带回来了。”

        白呼满身是血的跳下战马,来到孙坚面前。

        “嗯,白呼,这事你立了大功,等着封赏吧。”

        孙坚没有说话,主管斥候的程普直接向他做出来保证。

        “呵呵,我这身衣服上的血有同袍的也有敌人的,这官我当不了了,我要去帮兄弟们收敛尸骨,送他们回家。”

        听到程普的话,白呼眼中却没有一丝神采,因为他忘不了那一个个为他挡刀的身影,忘不了一个个死了也拽敌人下马的同袍,更忘不了那在临死间呼唤着快走的声音。

        “白呼,你敢。”

        听到白呼的话,程普不由地眼珠子一瞪,就要开骂。

        “德谋,不要说了,吩咐下去,给白呼准备一辆拉辎重的马车,让他走吧。”

        孙坚从白呼的眼神中就明白了白呼是心死了,既然心死了那就让他走吧。

        “遵命。”

        程普的眼中也是飘着一股泪花,这些斥候都是他一个个提出来,一个个训练出来的,这次全都葬送在了泸县城下,他比任何人都伤心。

        “谢将军。”

        白呼说完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离开了大门,通过旁边的侧道进到了大营之中,过了片刻一个人架着拉辎重用的平板马车离开,朝泸县城奔去。

        自此孙坚军中少了一个斥候队率白呼,而泸县周围却游荡着一个不知名的敛尸人。

        “让公台先生见笑了。”

        孙坚笑了笑,来到同样满身是血的陈宫身边。

        “文台将军不用如此,咱们马上进营,泸县危急啊。”

        陈宫跟孙坚没有过多的寒暄,其实想到现在他也有些后怕,

        鬼知道后面怎么就变成了斥候的决战,还好典韦知道自己的情况,故意开了一个小口子,要不然能不能到这里还真的就难了。

        “好,击鼓聚将,马上商议泸县之战。”

        孙坚也不是罗嗦的人,直接迎着陈宫进到了中军大帐。

        一会功夫大帐之中便聚满了各方主将。

        “我为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刘兖州的军师,现任兖州主簿的陈宫陈公台先生。”

        看到人到齐了,孙坚直接拉着陈宫向朱隽,黄祖和张勋介绍。

        “原来是陈宫陈公台,久仰久仰。”

        “公台先生之名响彻九州,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还请公台先生以后能够多多照顾。”

        朱隽等人也是不吝言辞的恭维陈宫,毕竟这可是条大鱼,他的到来很可能就是代表了刘备。

        “诸位将军,现在军情紧急,陈宫也就不多罗嗦了,现在泸县的情况很不好,

        袁术在前一段时间跟我们进行了激烈战斗,我们本来在泸县城外设立了土山军寨,跟泸县城掎角之势,

        但是袁术却依托优势兵力对土山发起猛攻,虽然泸县城也出兵进行攻击,但是无奈寡不敌众,

        这一仗我们打的太惨了,张飞将军重伤昏迷,关羽将军也是深受重创,带着土山兵马返回泸县,泸县现在可用之兵只有三万主力和一万多泰山军,

        如果不是你们率兵赶来,说不定现在泸县已经变换大旗了。”

        陈宫的话让大帐中的人一阵沉默,他们想过泸县的局面,但是却没想到会这么惨,刘备手上的两个万人敌大将,一个昏迷,一个受重创,可战兵马只有三四万人。

        “公台先生,刘兖州伤亡如此惨重,那不知袁术伤亡如何?”

        阎象看着陈宫,皱着眉头向他发问。

        陈宫看了眼阎象,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这位是?”

        听到陈宫的询问,阎象直接抱拳。

        “在下阎象,添为联军军司马。”

        “原来是袁本初麾下的大谋,陈宫失礼了,我们此战损失将近五万人,袁术虽然兵多,但是损伤也不会少,最少也有两万到三万人。”

        陈宫盯着阎象,他知道这次自己能不能成,很大的关键就是能不能忽悠到阎象。

        “两到三万人,不知道袁术此次进攻的兵马有多少人?

        想必公台先生跟他们对了这么久,想必也是明白的吧,外界传言他有二十万人马,我是不信的。”

        阎象点了点头,这样的会战,又有张飞和关羽这样的猛将,自身损失五万多人,袁术损失两三万人马绝对说的过去。

        “袁术此来兖州所带兵马有几只主力,纪灵的虎威军,典韦的卫军,高顺所率的陷阵军,赵云所率的鹰扬军,徐晃所率的横野军,外加一万匈奴骑兵和三万民团,总兵马大概在十三万接近十四万兵马,

        这其中鹰扬军已经被我用吕布调回来冀州,暂时不用考虑,

        而泸县第一战是横野军的徐晃打的,战斗很激烈,损失也很大,大概接近万人死在了泸县城下,

        再加上土山之战他的损伤,现在袁术可用之兵最多还有八到九万人马,

        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至于他有没有从冀州调兵,我就无从得知了。”

        陈宫想要让阎象相信,自然也要吐露一些真实的情况给他们,当然这些都是明面上的情况,孙坚只要想查估计也能查到的干货,无关大雅。

        “嗯,我没问题了。”

        陈宫的话很容易证实,所以也没有什么破绽,阎象闭目开始思索。

        看到阎象的样子,陈宫知道他在消化自己给的消息,也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盯向首座的孙坚。

        “公台,不知你有什么破敌之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