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六章 懵逼的陈登

第五百一十六章 懵逼的陈登

        第五百一十六章                懵逼的陈登

        袁术看着面前这个魁梧的汉子,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给他一片天,任他东南西北,便是对他最好的尊重。

        “臧霸愿意追随主公。”

        袁术的话虽然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但是他臧霸不过是个武人,武人要的是什么,还不是主公绝对的信任,不会因为自己兵强马壮而猜忌,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全心全意的投入战斗。

        现在袁术既然已经答应了自己这些,那他就任他为主又如何?

        “叮咚,恭喜宿主收复历史名将臧霸,获得威望十五点。”

        开门第二炮打的也挺响,臧霸收入囊中,以后青州徐州交给他基本上可以高枕无忧了。

        “好,宣高,我现在就封你为荡寇将军,组建两万荡寇军,暂时在徐州驻扎,一应装备给养到时候直接报给我就行了。”

        看着臧霸绿的发慌的名字,袁术就知道这个汉子是真心对自己,既然他将真心与自己,那自己也不能寒了对方。

        “臧霸,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听到袁术的封赐臧霸只感觉眼角有些湿润,想他从军这么多年,打黄巾,打流寇,不说身经百战,大大小小的战争也经历了数十场,到现在也不过是个骑都尉,

        现在他刚认主便被封荡寇将军,组建荡寇军,这要怎样的魄力和信任才能让袁术给自己这么大的封赏。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袁术既然这么对自己,那他这条命就算卖给袁术又如何。

        “叮咚,臧霸的忠诚度已经达到一百,自动提升为死士,获得威望三十点,获得抽奖机会一次。”

        看着臧霸的表情,听着系统的提示袁术确实有些懵逼,这就死士了?

        自己做什么了?

        大汉历经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就被旧的制度束缚,袁术身为袁门嫡子,自然体会不到草根底层的心酸,

        有多少英勇的将士历经百死之后才换的一个小小的官职,而臧霸刚一归顺就获封将军,独领一军,

        这对武将来说就是最大的信任,由不得臧霸不感恩戴德。

        “不用如此,臧霸,你先去大厅跟田丰他们回合,我还有事。”

        “诺。”

        袁术离开臧霸的屋子,向着最后一个屋子走去。

        轻轻推开门,早已在里面等候的陈登看到袁术赶紧向他作揖行礼。

        “陈登拜见州牧大人。”

        看着年轻的陈登,袁术不由地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这家伙长的还真是帅气,虽然留着胡须,但是依然可以看出不俗的面容。

        “坐。”

        袁术直接坐到首位上面,而陈登也坐在了副坐上。

        “元龙啊,你陈家在徐州可谓是豪门望族了。”

        对待陈登,袁术并没有想前两个那么随意,毕竟这家是真正的豪族。

        “不过是小门小户,跟大人的家室相比,差的还太远。”

        听到袁术的话,陈登的心头不由地咯噔一声,他这是什么意思?

        陈登有点吃不准。

        “不要紧张,现在徐州刚定,诸事不稳,我知你是大才想要重用你,你意下如何?”

        袁术眯着眼看着面前的陈登,眼中闪过一丝闪烁的利芒。

        听到袁术的话,聪明无比的陈登一下就领悟了其中的深意,

        想要重用自己,但是结合他刚才的话,陈家在徐州是名门望族,如果自己位高权重,那对于徐州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所谓预先取之必先与之,自己想要得到袁术的倾心,那就要给出相应的报酬,

        面对袁术,自己能拿出来的没有其他,只有陈氏一族的身家性命,

        袁术现在雄踞五州,麾下精兵强将数十万,是当今大汉最强大的诸侯,也是最有可能扫平乱世的存在,

        陈家想要脱离徐州,更进一步只有依附袁术,搭上他这条大船。

        “大人,我陈家向往冀州之繁华久矣,恳请大人允我陈家举家搬往信都。”

        陈登短暂的思考了一下,直接单膝下跪,将陈氏一族推向袁术,以为质子,换的这个得来不易的机遇。

        “元龙啊,格局小了,我袁术岂是那种压人亲属为质子的小人。”

        袁术却是摇了摇头,陈登果然是聪明人,自己只不过是区区两句话,他就明白了自己身份的问题,不错。

        看着袁术,陈登这下是懵逼了,这是什么意思,是真的如他所言自己以小人之心多君子之腹了,还是故意说说?

        “大人见谅,陈登并没有腹诽大人的意思,确实是家父一直跟我说,很仰慕蔡邕先生,只是得不到机会相见,如果大人能够应允陈家搬至冀州,绝对是乃父之心愿。”

        陈登想了一下,决定还是继续自己刚才的说辞,毕竟自己想要获得更大的施展空间,非得得到袁术的信任不可。

        “陈汉瑜想要见我的泰山简单的很,自己前往冀州想见便可,陈家作为徐州大族贸然举家搬往冀州大可不必,如果被还事人知道,还以为我袁术容不下你陈家呢。”

        袁术还是摇头,再次拒绝了陈登的请求。

        “那不知大人想要陈登如何?”

        这下陈登是彻底懵逼了,袁术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要他怎么样?

        “如何?

        我没想要如何啊,徐州现在不能没有陈家,这就是我的意思,陈登你可愿拜我为主,为我驱使,终其一生不得背叛。”

        袁术却是一副懒洋洋的状态,看着陈登,这个后世能为曹操抵挡东吴多年的男人。

        “?

        ?”

        听到袁术这么简单的话,陈登更是满头雾水了,什么也不要,只要自己认主,这是什么操作,难道自己刚才的猜测都错了?

        啊,老子要裂开了。

        “怎么?

        元龙难道看不起袁术吗?”

        看着一头雾水的陈登,袁术故意将自己的脸色一冷。

        “大人赎罪,陈登惶恐。”

        陈登噗通一下双膝跪地,这一刻他没有别的感受,只有一股透骨般的寒意,袁术在他眼中就好像是一尊从远古而来的魔君,身后是一条用血肉铺就的道路。

        “陈登,你可愿认我为主,为我驱使,终其一生不得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