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反攻长安

第四百九十八章 反攻长安

        张济歪了歪头,看着贾诩,在他印象中此人一般都是不善言语,今天为何会在三人眼前表现出这样。

        “话说以前有一片山林,林中一直有一只老虎坐镇,有一天一只黑熊出现将老虎打伤,它也被迫跌落王坛,

        但是黑熊却被两条豺偷袭杀死,老虎在豺的支持下再次回到了王座之上,

        然而老虎虽然夺回了曾经的地位,可是他现在还是很虚弱的,

        黑熊有一些饿狼手下,老虎害怕饿狼造反,便跟饿狼说你们只要拔了自己的獠牙,折断自己的利爪,我就放你们归去,

        饿狼由于失去了黑熊的庇护正在惶恐,听到老虎这么说便欣然同意,

        结果折断了利爪,拔掉了獠牙的饿狼却被老虎随便派出的几只猴子轻易杀死,

        你说这些饿狼是不是个笑话。”

        贾诩将这个故事说完之后便不在言语,而是将目光扫向了郭汜,李傕和张济。

        三人起先听到这个故事也感觉那些饿狼确实有些蠢,但是不知道怎么得,他们突然又感觉这饿狼的境地跟自己很像。

        “贾诩,你是不是借此故事点醒我们不要跟那饿狼一样自断爪牙,否则随便三两个猴子就能致我们于死地。”

        到底李傕反应稍微快点,看着贾诩,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的光芒。

        “没错,以前就听长安人议论说欲诛尽凉州人,如果诸位将军解散军队单独返回老家,不说别的只要一个小小的亭长便能将你们抓住,

        与其做那断了爪牙的饿狼,还不如趁现在朝廷虚弱,率军西进,攻打长安,为董卓大人报仇,如果能拿下长安,则奉国家以正天下,如果没成功再率兵撤退谁能阻拦。”

        不得不说贾诩是真的老谋深算,对于长安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

        西凉旧将能活到现在的根本原因是他们手下的大军,如果他们真的将军队解散,不说李傕等人必死,就连自己也难逃被清算的命运,

        他贾诩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这也是说出那番话的根本原因,死道友总比死贫道来的好。

        “贾诩所言不虚,如果真的自断爪牙,便是人为刀殂,我为鱼肉的局面,与其如此到还不如博上一搏,率兵进攻长安。”

        贾诩都言明厉害了,如果他们在不会选择的话就是天下第一大傻子了,于是李傕一拍桌子,直接起身。

        “对,进攻长安。”

        “打进长安去。”

        郭汜,张济两人也是一样,站起身来决定率军进攻长安。

        “三位将军,现在咱们有一件事当务之急,马上要去做。”

        既然三人已经决定攻打长安了,那接下来他贾诩就要想办法帮助三人拿下长安。

        “贾诩,有话就说,咱们现在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用藏着掖着。”

        李傕看着贾诩,眼中闪过一丝坚定。

        “派人将刚才传旨的太监抓回来,我想他现在还没走远,然后当着众军的面斩首祭旗。”

        贾诩看了眼远方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杀那太监别人会不会认为我等是小人行径。”

        虽然贾诩这么说,但是李傕却是皱了皱眉头,虽然他是个粗人,但是也知道一些战场上的规矩。

        “将军,那太监已经将圣旨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大营,如果您现在说要率兵反攻长安肯定会有很多人会拒绝,但是如果将那太监擒来杀了祭旗就不一样了,

        斩杀天使就等于扇了皇帝一个耳光,整支部队就等于站在了大汉朝廷的对立面,他们想要退却就要想想接下来可能要承受的后果,

        杀了太监之后,将军只要向士卒许诺拿下长安则共天下,如果攻不下就劫掠三辅之地,抢夺妇女财物,西归故乡,如此军心便可堪一战了。”

        不得不说贾诩之谋的确狠辣,为了保证攻伐长安的力量,不惜杀了传旨太监,让整只军队不得不跟他们走。

        “好,就依贾诩之言,张济,你带五百骑兵去将那老阉人给我擒回来。”

        “诺。”

        果然如贾诩所料,老太监传完旨后并没有走远,很轻易就被张济将护卫的禁军杀散,然后带着老太监返回到了军营之中。

        后面的事就如贾诩所言,当着全军的面老太监被砍头祭旗,而后再李傕的许诺之下,全军响应,西进长安。

        王允得知之后惊慌失措,派人前往眉邬去请吕布率军讨伐郭汜等人,但是吕布气还在头上,谎称的病没有出兵,无奈之下只能派遣董卓旧将胡珍率兵前往新丰迎敌,

        结果便是胡珍兵败,率部投降,李傕郭汜等人士气再涨,浩浩荡荡朝长安杀去。

        李傕郭汜犹如蝗虫过境,行一路,掠一路,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

        “怎么办?怎么办?”

        得知胡珍兵败,李傕郭汜兵峰直指长安,王允是彻底慌了。

        “尚书大人,现在唯有让吕布率兵出击,方能平定李郭之叛。”

        士孙瑞看着王允,不由的一阵郁闷,本来想着那些西凉旧将为了活命肯定选择散兵自救,鬼知道他们却能击败朱隽,而且还敢反攻长安。

        “上次召吕布出兵,他就装病不出,这次能来吗?”

        听到士孙瑞的话,王允也是皱眉,他也知道现在唯吕布是希望,但是这家伙却在眉邬发脾气呢。

        “那也没办法,该去也要去的,否则只能眼看长安落于贼寇之手了。”

        士孙瑞也是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他们只有听天由命了。

        “好吧,那就派人在去眉邬走上一遭吧。”

        王允这里将相不合,李傕却是突飞猛进,沿途收敛董卓旧部,又回合了樊稠等人,实力大涨,行至长安后兵马已经达到了十万人。

        吕布率兵三万赶到长安布防,但是面对李郭等人的大军还是有心无力。

        “嘎吱。”

        城北大门缓缓落下,吕布单骑而出,看向面前的叛军。

        “吕布在此,谁敢跟吾一战。”

        看到吕布单枪匹马出阵,整个叛军的士气都是一滞,毕竟吕布的大名天下皆知,乱世雄兵所惧者唯猛将也。

        “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