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五章 曹嵩出发

第四百八十五章 曹嵩出发

        荀彧看了眼戏志才,眼中也是露出一丝疑虑,但是既然曹操都说了,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志才,这是我的令箭,持它可调动麾下所有兵马。”

        荀彧答应了,曹操直接拿起一个令箭,交到了戏志才手上。

        “主公,那我就下去安排了。”

        戏志才拿着令箭向曹操行礼,然后缓缓退了出去。

        “主公,我陪志才一起出去吧。”

        荀彧看了眼曹操,也跟着戏志才退了出去。

        “文若,你怎么不多陪主公一会?”

        戏志才看了眼跟过来的荀彧,不由地微微一笑。

        “志才,你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荀彧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戏志才,态度很严肃。

        “我能打什么主意?不过是想接老太爷跟主公团聚罢了。”

        戏志才却是邪魅的一笑。

        “我警告你,主公虽然不是老太爷亲生的,但是他对老太爷可是异常敬重的,你不要拿他老人家做文章。”

        听到戏志才再三提起老太爷,荀彧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文若,我能打什么主意?你想多了。”

        戏志才没有多说话,只是加快了脚步朝前走开。

        “最好不要打什么歪点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看了戏志才的背影,荀彧只是默默的说了一句话。

        荀彧离开,戏志才却是死死的看着他的背影。

        “文若啊文若,我是该说你太善良呢还是说你傻呢?

        其实在我说接老太爷来团聚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许多,而现在他又将接老太爷的任务交给了我,那就是默许我想要执行的计策,

        用老太爷当诱饵,换取一个进攻徐州的借口,想必老太爷也不会拒绝的,这个恶人就让我来做吧。”

        心中默诵了几句话后他也是摇了摇头,朝军营走了过去。

        “父亲,还望您能体会我的苦衷,希望您能安然无恙。”

        两人走后曹操却是双膝跪地,抬头看着天空,眼角不由地流下了两行清泪。

        戏志才拿着令箭直接进到了大营之中,安排了一下之后就看到一个一百人中队策马狂奔,朝沛国方向奔去。

        几天之后曹操的老爸曹嵩接到曹操的信息异常兴奋,一是自己儿子终于有了自己的地盘,二是他能接自己去过去颐养天年,也算孝心可嘉。

        很快曹嵩便收拾好了金银细软,套上许多驾马车,浩浩荡荡的朝兖州进发。

        曹嵩的车队没有选择直接前往兖州,因为南面的任城和泰山郡全部在刘备手中,所以只能绕道徐州,再前往济北郡。

        “州牧大人,曹操到父亲曹嵩进到徐州界面了。”

        曹嵩的车队刚进徐州界面,就被那里的太守得知,然后快马加鞭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徐州牧陶谦。

        “什么?曹嵩进徐州了?”

        听到手下传来的消息,陶谦直接站了起来,曹操是什么人,现在兖州的半个掌控者,如果他老爹在徐州界面出什么意外,后果他都不敢想象。

        “嗯,确实进徐州了。”

        负责传信的斥候重重的点了点头。

        “主公,曹嵩不容有失,必须吩咐沿途太守派兵守护,最好是您派兵亲自护卫,只要出了徐州地界,否则他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后果不堪设想。”

        糜竺站了出来,向陶谦陈述曹嵩的利害。

        “嗯,说的有道理,曹嵩绝对不能在徐州出事,张恺。”

        “在。”

        一名身材高大的将领站起身来,半跪在陶谦面前。

        “命你率本部两千兵马前去迎奉曹嵩,只要能护送他出徐州地界,我就算你大功一件,另外我会亲自写一封书信给曹公,到时候你帮我转交。”

        看了眼张恺,陶谦微笑着冲他说话。

        “大人请放心,张恺定当完成任务。”

        张恺冲陶谦重重的点了点头。

        “嗯,去吧,早点接到曹嵩我的心才能早点落下。”

        “诺。”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糜竺却又单独折返了回来。

        “子仲,你为什么又回来了。”

        看到糜竺,陶谦一脸疑问。

        “主公,我认为派张恺过去有些问题。”

        “张恺有什么问题?”

        听到糜竺的话,陶谦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主公,张恺是黄巾降将,曹嵩又是一方豪强,所带金银细软肯定不少,如果他半道起了歹心,一切就都完了,所以我想请主公换个人去迎奉曹嵩。”

        糜竺想了一下,将自己的担心全都说了出来。

        “子仲啊有些事不能只看过望,张恺以前是黄巾不假,但是现在既然已经被我招安我们就不能区别对待,

        我之所以派他过去其实也是要做给别的黄巾士卒看的,那就是我陶谦对他们就像我的亲信,绝对的一视同仁,再说事已至此,

        我在临时换将张恺会怎么想,黄巾旧将又会怎么想。”

        陶谦却是有自己的想法,迎奉曹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现在他却派张恺这个黄巾降将去办,这不正说明自己对黄巾的重视和信任吗?

        “可是主公,此事太过重大,一旦。”

        糜竺还是不放心。

        “好了,子仲与其想那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倒不如多帮我筹集些粮草军械,天下大乱,我徐州不能坐以待毙啊。”

        陶谦开口打断了糜竺的话,现在在换人那不就是挑明了我陶谦不信任你们黄巾人吗?

        “糜竺知道了,我这就去筹集粮草军械。”

        事已成定局,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他现在只能奢望张恺不会爆发贼寇的劣性,做出些天怒人怨的事情,否则徐州就真的完了。

        “陶顶。”

        糜竺走后,陶谦冲门外一声呼喝,只见一名身着铠甲的男人缓缓来到他的面前。

        “家主。”

        陶顶是陶谦的家臣,直接单膝跪地。

        “你带五十名亲卫现在就去寻曹嵩,然后默默护卫在他身边,一旦有变,无论无何也要保住曹嵩的性命,只要他们出了徐州界面便可返回。”

        “诺。”

        陶顶领命,然后缓缓退出了房门。

        时间一天天过去,兖州的局势也变得异常紧张,刘备和曹操双方都在尽最大能力征兵备马,增加自己的实力,而曹嵩的车队也在徐州境内缓缓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