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应劭上钩,袁绍辩谋

第三百九十九章 应劭上钩,袁绍辩谋

        陈宫却不想跟应劭多废话,开口就是王炸。

        “公台这是何意啊?”

        听到陈宫的话,应劭也是收敛了脸上的笑意。

        “无他,既然仲瑗兄已经决定解甲归田,颐养天年了,我还在这里有什么意思?难道等曹操派人抓我吗?”

        陈宫的话说的一点都不给应劭留面子。

        “公台,说的是哪里的话,正如你所言,我应劭怎么也是一方太守,怎么可能任由别人宰割,还请回复玄德公,就说我应劭一定力挺他做那兖州刺史之位,同时我泰山郡一应兵马,也愿配合玄德公的安排,共同击曹。”

        应劭的脸先冷后笑,既然你曹操看不上我应劭,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直到这一刻应劭才是真正的做出了抉择,三天的时间,如果曹操有心早就该来人了,现在他只能选择刘备了。

        “那好,还请仲瑗兄亲自写一封举荐信,由我带给我家主公。”

        听到应劭的话,陈宫这才彻底放下心来,果然这应劭打的是待价而沽的想法,还好自己先他一步拿下了曹操派来的于禁,否则鹿死谁手就真的难说了。

        “那是自然,我这就手书。”

        应劭点了点头,既然决定了,那就没什么好害怕的,不就是一个曹操吗?他应劭没必要恐惧什么。

        “仲瑗兄,为了防止曹操的偷袭,你最好将兵马布置在钜平,博县这两地,如果有需要我家主公也可以派兵马过来支援。”

        终于拿到了应劭的举荐信,陈宫这一行终于圆满了。

        “嗯,我手上现在还有精兵三万,可分置于两地,公台不要挂牵。”

        应劭却是摇了摇头,拒绝了陈宫的好意。

        “如此,我就告辞了,仲瑗兄,保重。”

        “保重。”

        一番寒暄之后,陈宫带着关羽离开了太守府,将于禁放到陈宫的马车上之后,在关羽的保护下出城去回合自己的兵马。

        “将军,卑职无能,被敌人跑了。”

        两人来到城外,自有在那等候的骑兵队率凑了过来。

        “无妨,现在马上返回东平国。”

        “诺。”

        相比区区曹操的骑兵,拿下了泰山郡才是最重要的。

        陈宫事成,程昱那里也是不差,袁遗此人出了名的心贪胆小,当听到程昱说只要刘备能当上兖州刺史便将任城郡给他,他便完全倒向了过去,虽然说任城郡不大,但是能多控制一点土地谁又不愿意呢?

        在程昱的建议下,袁遗不但写了举荐刘备成为兖州刺史的举荐信,还给袁绍写了一封代表刘备意思的共牧兖州的书信,由快马送向南阳。

        很快曹操和袁遗的信全都出现在了袁绍的书案上面,而他则是盯着两封信眉头大皱。

        “主公,何事如此忧虑。”

        作为袁绍手下第一谋士,许攸很自然的站了出来,向袁绍发问。

        “无他,这不是曹操和袁遗都来信了,曹操的意思是让我支持他成为兖州牧,而后他则支持我成为豫州牧或者扬州牧,而袁遗的意思则是要我支持刘备位兖州刺史,刘备也答应了,只要他能坐上这个位置,愿意与我共牧兖州。”

        袁绍很干脆的将两封信的内容说了出来。

        “主公,这有何愁?”

        许攸还没说话,旁边的阎象却是站了起来,冲袁绍抱拳说话。

        “阎象,有话快讲。”

        袁绍马上将目光盯向了阎象。

        “主公,兖州之变天下皆知,现在兖州一共有两股势力,其一便是曹孟德,鲍允诚和张孟卓这三人,另一股势力便是刘玄德,应仲瑗还有袁伯业和吴业和四人,

        曹鲍张三人早在讨董之战的时候就多有较好,现在肯定也会支持曹操,成为兖州刺史

        另外刘备四人则是毫无瓜葛,我要是他绝对会联络泰山太守和济阴太守二人,先礼后兵,拿下他们就等于兖州你已经握在手中。

        而我们接下来的行动确实需要一个被人承认的名头,如果真如曹操所言他当兖州牧,支持主公为豫州或者扬州牧,那这笔买卖干的。”

        阎象的的分析让袁绍听到了直点头,说实话他也看好自己昔日的好友,对于刘备是什么角色,什么势力他就不得而知了。

        许攸看到阎象竟然抢了自己的风头,将自己想说的说了不由的皱了皱眉,眼珠一转一个念头涌上心头。

        既然你想拿功劳,那我偏偏要做那拦路虎。

        “主公,我有话讲。”

        袁绍听到许攸的话,不由的眼珠一转,将目光瞄向了自己的第一谋士。

        “子远,有话就讲。”

        看到许攸站了出来,阎象却是没有说话。

        “许子远啊许子远,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灵丹妙药。”

        “主公,我认为阎主簿的话有问题。”

        许攸顿了一下,然后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何解?”

        袁绍也是提了提精神,毕竟他也感觉阎象的话没有问题。

        “敢问主公以为曹孟德跟主公相比如何?”

        许攸直接说了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曹孟德跟我相比,伯仲之间吧。”

        袁绍想了一下,给出了一个很中肯的答案。

        “主公自谦了,曹孟德虽然厉害但是跟主公比还是要差上那么一点,但是我为何这么问呢?

        曹孟德枭雄也,偏居东郡一隅尚能育将养兵攻略兖州,如果主公真的支持他成为兖州刺史,那么坐拥一州之地的曹孟德会壮大到什么程度?

        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敢问如果曹孟德拿下兖州,他真的会容许主公攻略豫州吗?

        所以我的意见是打压强势的曹操,支持势弱的刘备。”

        许攸说完轻捋髯须,满脸得意,虽然他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打压阎象,但是说出来之后他自己也感觉这事就该这么做。

        “主公,子远所言曹操是枭雄,那刘备谁又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呢?

        如果他跟曹操一样,拿下兖州之后出尔反尔,又当如何?

        更何况刘备到底有多大的能力,谁又知道?

        如果主公支持刘备都被曹操打败,那就等于彻底得罪了曹孟德,到时候我们真要取豫州,曹操岂会善罢甘休?

        平白添上一个强敌,是亏是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