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章 陈宫解惑

第三百九十章 陈宫解惑

        陈宫也是蒙了,他看不出自己的计策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首先说第一策肯定没问题,但是这第二策拿下泰山郡有何目的?”

        刘备也不是什么傻人,泰山郡毗邻徐州,陈宫这是想对徐州用兵啊。

        “玄德公以为我有何目的?”

        陈宫却是微微一笑,他倒想知道下刘备怎么想的。

        “公台可是看徐州陶恭祖年老气衰,便想趁机攻伐徐州?这点恕刘备不能苟同。”

        刘备的言语之中带着一丝怒气,别人可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但是自己绝对要有自己的底线。

        陶谦在徐州能让徐州百姓安居乐业,这样的好人好官他刘备断然不可能派兵去攻打的。

        “玄德公,你是高风亮节的士君子,难道陈宫就是行那小人之径的伪善之人吗?”

        虽然陈宫这么说,但是眼中却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难道公台另有所想?还望先生为刘备解惑。”

        听了陈宫的话,刘备也是愣住,他想要占据泰山郡和鲁郡难道不是为了攻伐徐州。

        “是也不是,徐州刺史陶恭祖年事已高,其下二子并无甚大才华,而徐州文官以陈登为首,武将以曹豹为尊各自支持一子,导致现在徐州争斗不休,

        一旦陶恭祖撒手,那么徐州定然会陷入内乱之中,如此苦的便是那数百万民众,

        我之所以要拿下泰山,其实也是为了这可能出现的情况而考虑,

        如果陶恭祖西去之前,能立下公子,徐州如常倒也罢了,

        如果真的手足相残,骨肉对立,说不得要去拿下徐州,救一州百姓。”

        经陈宫如此解释,刘备不由的点了点头,所谓大义者天地安泰,不义者自可取之,陈宫此举在他看来就是合乎自己道义的君子之道。

        “刘备在这里向公台兄道歉了,难为您能为徐州百姓如此着想。”

        看到刘备向自己道歉,陈宫再次点了点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无妨。”

        “既然第二条我错怪了公台,想必那所说的第三条也是另有深意,为何要跟袁本初共牧兖州,还请解惑。”

        吃过一次亏,刘备决定不在吃第二次亏,直接让陈宫解惑答疑。

        “玄德公,曹孟德有多少兵马想必您也知晓,我想请问一句以您现在的实力,有把握击败曹操吗?更何况济北相鲍信跟陈留太守张邈乃是曹操的至交好友,三方合力之下你又能胜算几何?”

        “没有胜算。”

        陈宫这句话直接点透了刘备现在所属的状态,虽然前期他占了点便宜,算计了下荀彧,但是真正论在兖州的实力,他还是比不上曹操。

        “所以我才会帮玄德公选了袁本初,他现在的实力有目共睹,有他出兵帮助想要击败曹操三人的联盟并不难。”

        陈宫说完之后却是紧盯着刘备,他倒要看看你会怎么选择。

        “公台,袁本初此人早在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时候我便看出其并非明主,如果跟他共治兖州,我怕是引狼入室,后患无穷啊。”

        刘备说实话其实挺恐惧袁术和袁绍两兄弟的,前者现在是幽冀二州州牧,还杀了自己的同窗公孙瓒,后者则是依托南阳郡,招兵买马,威慑周边郡县,并且连江东猛虎孙坚都有跟袁绍联合的趋势,不得不让人恐惧。

        “不用担忧,袁绍的根据地在南阳,在江淮地区,虽然他大有出兵北上豫州的趋势,但是到底对兖州还是鞭长莫及,我推测哪怕袁绍答应,也只是派一部分兵马配合袁遗共同出兵,想要共治兖州,先等他袁本初占了豫州再说吧。”

        不得不说陈宫这一手玩的秒,袁绍远在南阳郡,距离兖州并不近,而在眼中里面他唯一的代言人就是山阳太守袁遗,袁遗是什么角色他跟刘备都知道,真想要共牧兖州,对于袁绍来说不过是一种镜花水月的称诺罢了。

        “公台兄,都这样了,那还等什么,收拾一下我护送你出东武阳。”

        刘备说罢一把抓住陈宫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玄德公,玄德公,虽然我为你谋策,但是我并没有说要辅佐于你啊。”

        陈宫也是蒙逼了,这刘备难道要霸王硬上弓不成。

        “公台,不管你是否出仕于我,但是此地已经不能留了,如果曹孟德知道我来找过你,以他那猜疑的性子,你以为自己能幸免吗?”

        刘备的话倒是提醒了陈宫,曹操是什么样的人,那个杀吕伯奢一家的狠人,要是真知道刘备来找过自己,那以曹操的性格,很可能会直接带兵过来。

        “玄德公啊玄德公,你这是要害死陈宫啊。”

        “那快走吧,等到我护送先生除了东郡,先生是去是留便自行决定吧。”

        虽然说陈宫没有没有明确的说要辅佐自己,但是就凭他给自己出的三策,自己也有义务保他平安。

        “现在不能走,最起码不能明目张胆的走。”

        陈宫却是摇了摇头,其实早在他给刘备出纳三策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出仕的心,只不过他还想进一步考察一下刘备的心性是否如一。

        “为什么?你是怕曹孟德追你?”

        刘备瞬间就明白了陈宫的意思。

        “我不是为自己担心,而是为你担心,如果我们就这么出走,肯定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曹孟德乃奸雄也一个陈宫并不重要,但是要被他得知玄德公在此,哪怕拼尽所有也会将你留在这东郡之内。”

        陈宫也是不错,一个陈宫可能曹操还不慎在意,但是刘备的行踪要事透露了,那就炸了天了。

        “那现在该怎么做?等到天黑在行动?”

        刘备也明白这次的风险。

        “如此,玄德公你马上出城,前往城外三十里处的裕丰亭等待,陈宫自有方法前去会和。”

        “好,那刘备就在裕丰亭恭候先生。”

        刘备也知道在县城中多待一会就多一份危险,这份危险不光是对自己的还有对陈宫的。

        刘备不动声色的带着张飞离开了东武阳县城,然后带着自己的二十名亲卫奔马赶往三十里外的裕丰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