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攻城

第三百五十四章 攻城

        陈定投降是个意外,自己击鼓发信也是个意外,这两个意外一发生,竟然让原本有些脱线的战况又转了回来,不得不说一饮一啄,歪打正着。

        “命令军士摆出架势,但是不要攻城。”

        既然黄巾士气起来了,纪灵也不用那么纠结了,直接摆开架势准备开干。

        “全军准备。”

        校尉点了点头,一挥手中长枪,他身后士卒听令之后直接摆成了一个松散的方阵阵型,没办法军事素质在哪呢,想要演戏也演的没那么像。

        “准备滚石檑木。”

        “燃火,架金汁。”

        “刀斧手准备。”

        陈定也是青州黄巾中的老人,攻城战,守城战他都经历过,所以对这里面的套路很熟悉,而且历城以前盘踞过大量的黄巾,里面各种守城物资也很齐全。

        有了士气的黄巾们虽然依然害怕,但是身上却是有了力气,跟刚才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只见他们一个个在城墙上健步如飞,一块块擂石搬到脚下,一节节滚木准备就绪,还有隔几个墙垛就架起的火堆,上面全是烧的沸腾的金汁。

        看着城头上忙碌的身影,纪灵不由的就想笑,等你什么都准备好了,发现我们没有进攻的意愿,不知道会不会被气的吐血。

        “命令一千刀盾手向前,剩余兵马全部弯弓,先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虽然是演戏,但是演戏要演全套。

        “1到20队前突持盾护卫,21到40队换装弓箭,漫射城头。”

        现在校尉是明面上的主角,这些军令自然该他来下。

        军令一出,一到二十队的一千兵马马上持盾上前,他们后面则是一千弓箭手。

        两千人缓步向前,渐渐的逼近到了黄巾军的攻击范围,毕竟他们身居高位,对弓箭的射程有加成。

        “放箭。”

        陈定一挥刀,他麾下四五百名弓箭手纷纷张开弓箭,朝城下漫射。

        所谓弓箭手其实是很难成型的技术兵种,他不同于战兵,战兵只要有把子力气,能提刀砍人就行,但是弓箭手不一样。

        一个合格的弓箭手要经过无数次训练才能自己计算好角度,将箭矢落到敌人头上,不是说只要能开弓就能当弓手的。

        陈定手下的弓箭手其实就是会拉弓的农民,拉开弓后射出去的箭能不能形成合理的箭幕压制住敌军,或者能不能有效对敌人造成杀伤,这些就要看天意了。

        一捧箭雨袭来,有望东的,有往西的,有劲大的,有劲小的,真正撒到纪灵他们头顶的也不过只有七八分之一。

        “防御。”

        原先横列的军阵瞬间散开,每一名弓手旁边都有一名刀盾手进行防御,零伤亡。

        “继续前进。”

        防住这波箭雨之后,纪灵的两千兵马继续前进。

        “接着放。”

        又是一连四波箭雨袭来,但是面对他们的完美防御,别说死者,就是伤者都寥寥无几,只有几个倒霉蛋被射中了胳膊或者小腿,也算是战损了。

        五波箭雨,黄巾城头瞬间哑火,这些黄巾军能连开五弓已经算是不错了,他们现在已经无力在拉弓了,只能抓紧休息。

        “弓手准备,五连速射,压制城墙。”

        终于进到了攻击范围,被动挨打可不是冀州军的习惯。

        “避开城楼,那个黄巾头目不能死。”

        关键时刻,纪灵再次张口。

        “诺。”

        近千名弓手听到军令,纷纷将战功拉满,然后就看到连绵的箭矢好像飞蝗一般从城下飞起,直接将整个城头覆盖。

        “防御。”

        “躲避。”

        “避箭。”

        看到箭雨袭来,陈定不由的连声大喊,自己也在几面盾牌的保护下撤进了塔楼。

        黄巾军虽然说打仗不怎么行,但是逃,避却是一把好手,一个个猫着身子,头上顶着盾牌,简直就是铁乌龟加强版。

        即便如此,连绵的箭雨还是夺走了不少黄巾军的性命,一二百人横躺在城墙的甬道上面,鲜血好像小溪一样,哗哗的流淌。

        “暂停射箭,全军戒备。”

        这一波箭雨之后,纪灵选择了停手,毕竟他们是来演戏的,不是真正来攻城的,弓箭手到可以再射,但是却容易疲劳,甚至拉伤肌肉,那就得不偿失了。

        “准备,他们要攻城了,准备。”

        看到箭雨停歇,陈定在几个亲卫的护卫下冲出了塔楼,指挥兵马准备防御。

        但是很不幸的是,刚刚被激起血气的黄巾军们,直接被一波箭雨又打成了落汤鸡,一个个躲在那里不敢动弹,也不想动弹。

        “没听他们说吗?城破之时尽斩,难道你们想死吗?”

        陈定瞪着眼睛冲手下大吼。

        听了这话,黄巾们才磨磨蹭蹭的出来,来到守城器械旁边,准备防备接下来的攻城。

        “将军,您听,是不是鼓声。”

        一个小校突然耳朵一转,赶紧向徐晃求证。

        “没错,就是鼓声响了,本来还以为要等一会呢,全军准备。”

        现在不是深究擂鼓早晚的事,他相信纪灵不会无的放矢,现在发信号可能是出了什么突发状况,让他不得不做。

        徐晃麾下的一千兵马全部身着布衣,头上缠着黄色的条带,这黄带是黄巾的标志。

        “冲。”

        徐晃没有骑马,带头直接冲了出去,他身后是散漫无比的精锐兵士,没办法,这就是黄巾的战法。

        看到自己身后扬起的尘土,纪灵的嘴角不由的斜了起来,徐晃来的很快吗。

        “将军,徐晃将军来了。”

        校尉也看到了后面的扬土,低头冲纪灵说话。

        “准备,演戏演全套,谁要是演砸了,我罚他三月俸禄。”

        “小帅,你看那是什么?”

        城头上的黄巾本来士气就低,看到徐晃弄出来的烟柱,他们第一时间认为那是纪灵的援兵,绝望,无助好像一只大手,笼罩了所有人。

        “横也是死,竖也是死,给老子顶住。”

        这时候陈定的血性也起来了,两千人是杀,再来两千人也是杀,就算死他也要城外的官军磕掉满嘴牙。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