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江东二乔

第三百二十七章 江东二乔

        许攸顿了一下,看了眼全神贯注的袁绍,嘴角一泯,继续说话。

        “我的目的就是利用奇珍异宝,美人美姬来腐蚀其心志,一只老虎一旦没有了称霸山林的野心,那他也就是只猛兽罢了,称不上万兽之王,主公,您感觉呢?”

        许攸一番话让袁绍茅塞顿开,杀人还要用软刀子,腐蚀袁术的心志,这招够高,够损,但是他袁绍喜欢。

        “好,那就寻最好的珍宝,最漂亮的美姬送到冀州去,桥蕤。”

        袁绍直接点了手下的大将桥蕤。

        “末将在。”

        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站出来,向袁绍行礼。

        “我听闻你桥家出了姐妹两个绝色美人,生的俱都是花容月貌,闭月羞花,可有此事?”

        听到袁绍的话桥蕤一个哆嗦,虽然他跟随袁绍没有多少时间,但是却知道袁绍此人秉性并不纯良,甚至还很厚黑,

        他既然这么问肯定是动了二乔的主意,如果自己不应承,后果可想而知。

        “确实是有此二女,乃是桥公之女,大女名乔莹,二女名乔倩,并称二乔,也有叫二姣的,示意他们乃是我桥家的皎月。”

        想了一下,桥蕤只能如实禀报。

        “好,你马上前往桥公家中,让他将二乔一起送到冀州去,我那好兄弟刚结婚,不能只有蔡文姬一个正妻吧,再多两个从妾也是应该的,只希望他能多多耕耘,早日开花结果,延绵子嗣,哈哈哈哈。”

        袁绍说完直接大笑了起来,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办法简直太秒了。

        “主公,我再出一个主意如何?”

        听到袁绍要送二乔过去,许攸不由的眼珠子一转,又一个念头涌上心头。

        “子远,你说。”

        袁绍盯着许攸。

        “主公,一定要把二乔的父母家人把握住,到时候说不定会是一张好牌。”

        许攸嘿嘿一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子远所言甚是,如果二乔真能得宠,那她们的家人也会身价倍增。”

        袁绍点了点头。

        “主公,我认为不该只送二乔前往冀州而扣住他们的家人。”

        看到主臣二人的欢乐样,杨弘不由的摇了摇头,再次站了出来。

        “杨弘,你说。”

        听到杨弘又有意见,袁绍不由的皱了眉头。

        “主公,虽说您送两个美姬给袁公路没什么问题,但是所谓做戏做全套,如果只把二乔送过去,而扣下他们的家人,那就算二乔绝色以袁术的精明也不可能动她们,如果不能得宠,那我们送二乔过去又有何意义?”

        杨弘能看清楚情况并不是他比许攸聪明。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许攸和袁绍已经陷到里面了,杨弘身为旁观者,才敏锐的发现了这个问题。

        “主公,杨弘所言不错,试问如果是袁术送来两个美姬,父母兄弟却在冀州,您会放心吗?”

        阎象也是站了出来,向袁绍觐见。

        “臣复议。”

        陈纪也是起身。

        袁绍看了眼脸色铁青的许攸,很显然这很致命的问题他没想到。

        “如此我知道了,桥蕤,你安排一下,二乔一应家属全都同往冀州,违令者斩立决。”

        “诺。”

        听到袁绍下了斩立决,桥蕤只能内心一叹,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个任务。

        “如此各自准备去吧。”

        “诺。”

        桥蕤从袁绍那里出来,便招来战马,带着三千骑兵朝庐江奔去。

        一连几天风餐露宿,终于桥蕤进到了皖县县城之中。

        “老朽恭迎桥将军。”

        乔公也就是二乔的父亲带着家里子弟在门口迎接桥蕤。

        “乔公高义,折煞我了。”

        桥蕤是有求于人,也不太好意思摆什么谱。

        “哪里哪里,将军请。”

        乔公低身迎桥蕤进府。

        “同请,同请。”

        桥蕤伸手拦住乔公,然后跟着他一起进到了乔府里面。

        主宾入座,桥蕤和乔公对视而饮,相谈尽欢。

        “乔公,可知我来此所谓何事?”

        饮完一爵酒,桥蕤缓了缓神,脸上露出了一丝难意。

        “老朽不知,将军有话便说。”

        乔公活了这么久,擦眼观色自然是一流,一看桥蕤的脸色,他就知道自己家摊上事了。

        “乔公,幽冀两州州牧袁术袁公路马上就要大婚,您可知晓?”

        本来乔公已经做好准备了,但是没想到桥蕤竟然说了这个世人皆知的大事。

        “略有耳闻,蔡大家之女确实也是良配,但是这与老朽又有何干?”

        乔公想了一下,向桥蕤回复。

        “确实跟乔公有干系,而且干系还很大。”

        桥蕤再饮一杯酒,借酒压了压自己的心虚。

        “还请将军言明。”

        桥蕤越这么说,乔公越是心虚。

        “袁州牧跟我家主公一奶同胞,虽然马上要娶蔡大家之女为妻,但是到现在却没有子嗣,主公担心自己兄弟,所以才让我来找乔公,想要将您的两位女儿送往冀州,为袁家开枝散叶,延绵子嗣。”

        桥蕤终于把自己想说的话全都说了出来,眼下就看你乔公怎么决断了,是要吃敬酒还是吃罚酒。

        “不可,将军,这万万不可啊,我那一对女儿不过十三四岁年华,尚未及笄啊。”

        乔公虽然想到自己摊上事了,但是没想到竟然有人要打自己女儿的主意,这可是他的掌中宝,心头肉啊。

        “乔公,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且听我细细道来。”

        桥蕤早就猜到了乔公会有反应,但是却没想到反应这么大。

        “袁术袁公路何许人也,幽冀二州之州牧,雄踞北方的大诸侯,您的两个女儿如果嫁过去,哪怕是从妾也不会辱没了二位千金,如果到时能为袁术诞下一儿半女,将来乔家可就飞黄腾达了。”

        桥蕤将自己在路上想的说辞说给了乔公听。

        “那也不行,就算是老朽死,也不会同意小女嫁过去的。”

        虽然桥蕤说的很好听,但是送自己两个女儿过去做从妾,他这个当爹的怎么可能会同意。

        “乔公,我跟你说一下我家主公这个人吧,他是什么样呢?就是所说所做之事必须要完成的人,如果您不同意的话,那我只有将你们全家绑了送到冀州亦或者更简单点,全都杀了,将二乔送过去,也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