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姜太公钓鱼

第三百二十五章 姜太公钓鱼

        关羽这番话说的有前有后,有理有据,就算刘备和程昱听到都不得不点了点头。

        “二将军,我来给您分析一下,你感觉对与不对。”

        程昱点头是点头,但是并不是说关羽分析的对。

        “军师请讲,关某洗耳恭听。”

        听到程昱要分析,关羽双手抱拳。

        “二将军,首先你说的便是擒下曹操,以他之命换东郡之地。”

        “嗯。”

        “曹操跟主公不同,主公虽然婚配已久但是尚无子嗣,曹操发妻刘夫人为其生下长子曹昂,卞夫人为其诞下二子曹丕,而且其麾下还有荀彧这样的智者,

        如果二将军真拿曹操去换东郡,不说曹操同意与否,荀彧绝对会出言拒绝,因为现在东郡就是他们的根基,如果失去了东郡,没有了根基,何谈希望。

        如果我们率大军进攻,东郡兵马必定同仇敌忾,而且济北相鲍信乃是曹操的至交好友定然会带兵前来支援,

        所谓哀兵必胜,二将军有几成把握能战胜曹操和鲍信的联军,拿下东郡一地?”

        关羽听到程昱的话第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开始细细思量。

        “其二,您说舍了阳平,前往东郡,先不说东郡地小能否支持大规模养兵,且说以曹操现在的威望,主公想要平复东郡就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内乱不平何以平外。”

        “其三,曹操无论是打的什么主意,我们劫杀他都是打了袁州牧的脸面,大婚之时冀州境内出现劫杀旁郡太守的大事,他定然大为恼怒,最有可能的事就是派大军前来,为曹孟德报仇,

        您以为舍弃了阳平便没事了?不说安置在旁边的东郡,就算远在天边也不会善罢甘休,而且这还是他入侵兖州的一个绝佳借口,

        到时候打着为曹孟德报仇的旗号,既能消灭了主公,又能得到曹操余部的支持,何乐而不为。”

        程昱连说三条,俱都是有理有据。

        “还有第四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二位将军可知晓。”

        “军师,关羽愿闻其详。”

        “张飞也愿闻其详。”

        听到这里关羽和张飞一起起身,向程昱见礼。

        “第四点便是兖州,现在兖州事变在即,如果真将曹操劫杀,定然会激起兖州世家豪族的反抗,想得兖州,最根本的还是要得到那些世家大族的支持,如果将他们得罪,主公想要得兖州,便是难若登天了。”

        程昱说完之后便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不在动弹。

        过了良久关羽的脸愈发的红润,而张飞的脸却是愈发的黝黑。

        “军师一番话令关羽茅塞顿开,多谢军师,关某险些铸成大错。”

        关羽起身向程昱躬身行礼。

        “军师,你学识渊博,张飞佩服,我只有一句话想问。”

        张飞虽然也起身,但是却没有行礼。

        “三将军且问。”

        “东郡之仇就这么算了?”

        张飞心里还是对东郡之事耿耿于怀。

        “三将军,袁州牧说过一句话,不知道您听过没有,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东郡之仇自然不能就此罢过,但是怎么报却要有个说法,

        现在曹孟德积极布局其目的就是为了得到兖州,成为天下诸侯之一,我们如果能从他手中将兖州抢下,这东郡之仇可算报了?”

        张飞不同于关羽,关羽虽然在外睿智,但是骄傲却渗透到了他到骨子里,张飞则是个通透人,有什么说什么,眼里不容沙子,但是内在却是粗中有细。

        “算,怎么不算,拿下兖州,让我大哥做兖州牧,这事相当不错。”

        听到程昱的话,张飞不由的乐开了怀,失了东郡事小,拿下兖州才是大事。

        “东郡虽然走了曹操,但是荀彧荀文若还在,此人智谋犹在我之上,所以争夺兖州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啊。”

        “好,军师,就冲你这句话,我张某人无话可说,只要您说的话不要食言,全力祝我大哥,我张飞便任你驱使。”

        程昱都这样说了,张飞也是无话可说,向他点头行礼。

        “关羽也愿听从军师调遣,助大哥全力争夺兖州。”

        张飞都表态了,关羽也不能落后。

        “好,只要我们文武一心,何愁大事不成,军师,此乃我之佩剑,就交由你掌管,执我佩剑便如我亲至,阳平上下全都要依令行事,敢有违背者,可先斩后奏。”

        虽然张飞和关羽已经服软,但是刘备还是从腰间取下自己的龙凤双股剑来到程昱身前。

        “蒙主公信任,昱敢不效死力。”

        程昱一步跨出半跪在地上,双手从刘备手中接过龙凤双股剑,眼中流露出些许泪花。

        刘备赐剑不是其他,只为了危急时刻程昱能够拥有绝对的决断力。

        “好好好,如此,仲德还不速去准备礼物,多备金银财货,袁公路乃是冀州牧,送的东西不能太寒酸。”

        既然解决了两个义弟的问题,刘备的心也轻了一多半,原先黑扯的脸再次变得和煦了起来。

        “主公,金银财货就免了吧,州牧大人身为冀州的主人怎么可能缺了这些东西,挑礼物还是要选些珍稀罕见的珍品,越珍贵越有趣,再挑上几个美姬,只要能让大人爱不释手那就是最好的了。”

        程昱说完之后却是露出了一个邪邪的微笑。

        “何解?”

        看到程昱的笑容,刘备却是一愣。

        “主公,袁公路之盛名举世皆知,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而他现在又执掌幽冀两家,如果袁术一直这样下去,就算我们取了兖州,恐怕也受不住,

        想要改变局面,必须让袁公路做出改变,而想要他改变第一步便是从其性情上下手,如果袁公路能迷恋上这些骄奢淫逸之物,便是好的开始。”

        程昱的眼中闪过一丝冷酷之意。

        “这样真的好吗?”

        听了程昱的话,刘备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主公,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再说我们送的是心意,这乃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袁公路上钩也好,不上钩也罢,全在于他。”

        程昱知道刘备的性子,所以再次开口。

        “大哥,军师说的对啊,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如果袁术沉迷酒色珍玩,那是他天性如此,就算您不送难道别人不会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