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三章 抓脖子,硬杀鸡。

第三百零三章 抓脖子,硬杀鸡。

        听到荀谌的话,袁术睁开了半眯着的眼睛。

        “没错,幽州世家其实最大的便是公孙家,但是眼下公孙家在主公的打击下已经不足为虑,而蓟县也有几大世家,这些世家以郑家为首,同气连枝,势力极大。

        前世刘虞在位时虽然也曾想过压制,无奈实力不够只能放任,最后才造成要兵无兵,要将无将的恶果。”

        荀谌既然作为这次的军师,对于幽州的情况也是知之甚详,刘虞和世家的争斗也是明面上的事,他自然也知道。

        “那你感觉我们该怎么办?”

        听到荀谌的话袁术不由的皱了皱眉,幽州世家对比冀州那些更加丑恶。

        “暂时以稳为主,等到我们腾出手来,再收拾他们。”

        荀谌的计策以稳为主,说完之后抬眼看向袁术。

        “以稳为主?我不这么想。”

        袁术却是摇了摇头,不同意荀谌的意见。

        “还请主公赐教。”

        听到袁术有不同意见,荀谌的眼中放出一缕精光,要知道袁术常常语出惊人,这次他倒要听听有何见解。

        “幽州之癣,还没痛入骨髓,所谓缓病还需猛药医,现在天下尚未大乱,一旦中原大战开启,我们根本就顾不上幽州,如果不趁现在一举扫除沉疴,到时候再扭头回来可能就要割肉疗伤了。”

        袁术的话中带着坚定和冷酷,就好像他在常山的时候,上台第一件事就是拿孙家开刀,这才让他震慑住了那些大族,完全的控制了常山,

        现在他的实力比起初入常山时不知强大了多少倍,对于那些要跳出来的世家,自然不可能姑息养奸。

        如果哪个敢蹦哒,他不介意挥起屠刀做个侩子手,让幽州士族知道他袁术不是刘虞,强龙过海任何地头蛇都要好好盘着。

        “主公是要。”

        荀谌听到袁术的话,挥手在喉咙上比了一个姿势。

        “嗯,如果上道的话还好,不上道的话杀无赦。”

        “荀谌明白,主公如果真的要硬来的话,我建议杀鸡骇猴,灭一家以震幽州。”

        既然袁术想来硬的,荀谌也有了算计,杀鸡骇猴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

        “哪家?”

        “蓟县郑家。”

        荀谌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详说。”

        袁术又恢复了原先的样子,半躺着眯着眼,只不过偶尔闪过的精光,让人惊骇。

        “主公,郑家为蓟县几大世家之首,其老祖郑奎已经年过花甲,虽然为一老吏,但是其门人子弟遍布整个军曹部,几乎掌控了整个幽州的战马,军械乃至粮草的采买,权利虽然不大,但是却极为重要。”

        “嗯,一切就按你说的办,就拿郑家开刀。”

        听到荀谌的话袁术不由的点了点头,荀谌的眼光狠毒辣,挑选郑奎可谓是又准又狠,一招制敌。

        “诺。”

        荀谌称诺之后也开始闭目养神,思考一会袁术会怎么行事。

        五里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一会的功夫大队便来到了蓟县城外。

        一万五千鹰扬军立定,赵云单骑而出后面跟着袁术的马车和五百名袁术的近卫骑兵。

        “田畴携幽州文武,恭迎袁州牧。”

        知道正主来了,田畴和幽州文武不再迟疑,在他的带领下全部半跪在地上,向袁术见礼。

        车帘子被掀开,袁术缓缓从马车中走了出来。

        “都起来吧。”

        袁术站在马车上,看着跪在地上的一众文武,寻找自己的目标郑奎。

        “谢大人。”

        听到袁术的话,一众文武全都起身,而袁术的目标也出现在他的眼中。

        “田畴,难道我幽州无人可用吗?为何会有如此老迈之人为官?发放三月俸禄,回家颐养天年吧。”

        袁术矛头很明显,老郑头郑奎,我出招了,你如何应付,是坦然面对还是揭竿而起呢?

        “大人,可是欺辱老朽?”

        不等田畴回答,郑奎却是勃然大怒。

        “何来欺辱?不过是心疼老翁操劳罢了。”

        袁术却是微笑着看着发怒的郑奎。

        “大人,您初到幽州可能不知道,郑奎郑大人乃是蓟县翘首,曾在四任州牧刺史手下为官,幽州刺史部的战马,军械,粮草全由其负责采买,幽州兵强马壮全赖郑大人辛苦维持。”

        不用郑奎说话,自然有他的马前卒起来为其阐明利害。

        “哦?怪不得刘州牧有此一败,原来都是拜郑大人所赐,子龙,带领鹰扬军抄家。”

        听到袁术的话整个幽州文武阶层全都愣住了,袁术这是搞什么?要开战吗?难道他不知道没有士族的支持,他想坐稳幽州根本不可能吗?

        “主公,这就是你说的绝对力量胜过一切阴谋诡计吗?”

        外人发愣,坐在车内的荀谌却突然睁开双眼。

        他想了许多怎么完美的解决郑家杀鸡骇猴,但是却没想到袁术竟然这么简单粗暴,不需要太多太大的理由和借口,一句我说你有罪,你便是罪人,至于证据,只要想要,总会有的不是吗?

        “哼,老朽在幽州为官几十年,还从未遇过如此荒谬之事,如果州牧大人要以莫须有之罪查抄郑家,恐怕整个幽州士族都会人心惶惶吧。”

        郑奎丝毫不惧袁术,瞪着双眼看着站在马车上的袁术。

        “对,郑大人无罪,幽州士族无罪。”

        “没错,郑大人为官数十年,为幽州鞠躬尽瘁,何罪之有。”

        “就是,难道袁州牧是要跟整个幽州士族为敌吗?”

        郑奎一番话,蓟县跟郑家同气连枝的几大士族纷纷开口声援。

        “刘州牧身死,总要有些人去陪葬,一个公孙瓒还远远不够,幽州这些年来军备松弛究其原因便是掌管采买之职的郑奎,所以我要郑家为逝去的伯安兄陪葬,当然如果你们愿意跟他一起的话,我不介意多砍些脑袋。”

        袁术看着愤慨的众人,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微笑。

        “嘶。”

        听到袁术的话,跟郑奎一起的几大家族都是倒吸一口冷气,袁术这个大帽子扣下来简直是让人无法反驳。

        幽州军备松弛到什么程度,不用袁术说,他们比谁都清楚,

        虽然说郑奎的郑家是其中的主导,但是深究下来他们一个都跑不掉。

        袁术现在话就有点意思了,他认定了郑奎所在的郑家是凶手,只杀郑奎,其他无算,这就给了自己重新战队的机会。

        是紧随郑家跟袁术斗法还是现在投奔袁术旗下,反杀郑奎,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就看他们怎么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