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一章 北地之王,落幕

第三百零一章 北地之王,落幕

        袁术不由的冲着公孙瓒一声大喝。

        “我认知中的公孙伯圭乃是堂堂的北地之王,能够压的北方蛮族喘不过气来的英雄人物,不是现在这般贪生怕死的小人。”

        听到袁术这一番话,公孙瓒这才止住了哭泣,痴痴的看着面前的袁术。

        “北地之王,英雄人物。”

        嘴里嘟囔着袁术给自己的评价,公孙瓒还真不知道自己竟然被其如此看重。

        “对,在我眼中你就是这样的人物,否则我也不会这样煞费苦心的谋划,并且出动多半主力,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怕你跑了后患无穷吗?”

        看着公孙瓒,袁术不由的说出了自己对公孙瓒的忌惮。

        “现在这一幕不正好是袁州牧所想的吗?”

        公孙瓒总算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静静的看着上首处的袁术。

        “没错,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袁术点了点头。

        “最好的结局不应该如此,最好的结局应该是袁州牧接纳公孙瓒,公孙瓒真心投效大人,为您开疆拓土,镇压北方蛮族。”

        听到袁术的话公孙瓒又是一个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不不不,伯圭兄,最好的结局就是现在,你是一匹北地的饿狼,如果真的接纳你,我怕跟刘虞一样,等你积攒够力量之后跳出来反噬、”

        袁术确实摇了摇头,公孙瓒此人野心太大,根本无法驯服,所以哪怕他能力再大也留不得,这也是袁术为什么把他安在了必杀名单之上的原因。

        “不,不会的,刘虞那是因为无才无能,所以我才要取而代之,为的是我大汉北地边境的安稳,现在公路你成了幽州牧,以您之才,之德,公孙瓒敬服都还来不及,更别说反抗了。”

        公孙瓒哐哐哐的磕头,原先控制好的情绪再次崩溃。

        “伯圭兄,今天你必死,不要让那些为你尽忠,代你先行的兵马将士看不起你。”

        看着这样的公孙瓒,袁术不由的皱了皱眉。

        “我不要当英雄,我不要当北地之王,我还有妻儿,我要活,我不想死也不能死啊。”

        公孙瓒一边磕头,一边摇头,他不要当英雄,不要当孤魂野鬼。

        “公孙瓒,我答应你,如果右北平安然而下,你之妻儿保他无恙。”

        袁术不知道自己如果到了如此境地会是怎样的表现,可能这就是人性吧,所谓蝼蚁尚且偷生,真能做到视死如归的人,太少了。

        “哎,既如此,那公孙瓒先谢过州牧大人了。”

        看到事情已经无可避免,公孙瓒也收起了原先的那番模样,落寞的坐在那里。

        “你可还有什么遗愿?”

        看着公孙瓒这幅神态,袁术不由的摇了摇头,昔日公孙瓒是何等的威风,仗着麾下精骑无双,横推北方无敌手。

        “遗愿?借我笔墨,我要写一封家书,劳烦公路帮我带给妻儿。”

        公孙瓒眼前一亮,伸手跟袁术要来了笔墨,然后开始给自己的妻儿写信。

        写写停停,一封信公孙瓒足足写了半个时辰,好几页纸。

        “好了,我写完了。”

        既然真的要死,公孙瓒也抛开了刚才的样子,整了整自己的衣衫,捋了捋因哭闹散乱的头发。

        原先他之所以求饶,之所以那般表现,除了怕死还是有野心在,

        他希望袁术看到那样的自己会放松警惕,绕自己一命,哪怕无官无职,自己也可以暗暗积蓄力量,伺机东山再起,

        现在一切都没了,自己又何必再演戏。

        “好你个公孙伯圭,原来刚才都是在跟我演戏。”

        袁术暗叫好险,在公孙瓒提到自己的妻儿时,他的脑海里又出现了那个去坟头挖洞看望自己父亲的小孩,

        也就在那一刻他差点生出恻隐之心,想要放公孙瓒一马,还好自己稳住了,否则真的就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了。

        “呵呵,袁公路,哪怕我演的再像,你不也是不放过我。”

        现在的公孙瓒那还有刚才那般小人嘴脸,虽然脸上脏乱,但是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

        跟袁术对视,公孙瓒丝毫不虚,一个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好怕的。

        “袁公路,我上路前,能不能讨碗酒喝。”

        听了公孙瓒的话,袁术直接起身,左手提着一坛酒,右手拿过一个大碗,缓缓来到公孙瓒身边。

        “伯圭兄,请。”

        袁术单手倒了一碗酒,然后递到公孙瓒的嘴边。

        公孙瓒也算豪爽,看到酒来张口便是吨吨吨,一口而尽。

        “好酒,再来。”

        “好。”

        袁术再次倒出一碗酒,递给公孙瓒。

        “再来。”

        第三碗酒又递了过来。

        “袁公路,公孙瓒会在天上看着你,看着你扫平清宇,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如果你做不到,我保证做鬼也不放过你,哈哈哈哈,

        啊越,啊范,严纲,公孙瓒来了。”

        公孙瓒说完便是放声狂笑,朝门外走去。

        “斩。”

        公孙瓒出去之后,袁术的嘴角崩出了一个字。

        “诺。”

        一会功夫从门外进来一个力士,端着一个盒子。

        “禀报大人,公孙瓒已伏诛,这是首级。”

        “将其首级跟尸身合在一起,连同他的家书,一并送往土垠,大军稍作休整,攻击右北平。”

        袁术大手一挥,便要率军攻伐右北平。

        “主公,您现在当务之急是前往蓟县,接收幽州,右北平有我带领先登军,西凉军和无终的三万民团便可以了。”

        荀谌看了眼袁术,公孙瓒已死,可以说右北平基本上是白给的,根本不用全军压上去,现在最关键的是幽州。

        “公达,你怎么看。”

        虽然荀谌是这次幽州之行的军师,但是荀攸也在这里,也要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主公,友若所言甚是,公孙瓒已死,右北平基本上已经无可抵挡了,现在您确实该前往蓟县,安抚州郡官员,可别让到手的地方在飞了,就不美了。”

        荀攸也是同样的意见,公孙瓒此次出兵五万,基本上已经是右北平的极限了,而且无终那里还有五千兵马防守,在土垠最多也不过万余兵马,这些对于袁术的大军来说真的是杀鸡用牛刀,稳住幽州才是现在的关键。

        “好,友若,命你率先登军,西凉军和三万民团再加上高览的草原骑兵,总计七万五千兵马出兵右北平,占领右北平后率军东进,敢有不服者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