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三百章 公孙瓒被俘

第三百章 公孙瓒被俘

        一名名白马义从前赴后继挡在公孙瓒身前,但是都不是文丑一合之敌,一个个全都被他挑下城去。

        “嗖。”

        一支狼牙箭如闪电般穿过人群,射向文丑的脑袋。

        文丑直接伸手一抓,将那支狼牙箭紧紧握在手中。

        “卑鄙。”

        公孙瓒起身之后直接张弓开弦,想要射杀文丑。

        “杀。”

        公孙瓒再次弯弓,三支利箭上弦,城品字形朝文丑射了过去。

        “铛。”

        文丑单手持枪,直接将三支利箭全都扫飞了出去,紧接着一个箭步朝公孙瓒冲了过去。

        一名名白马义从悍不畏死的扑来,硬是用血肉之躯将文丑拦了下来。

        文丑单人攻不进去,他身后的虎威军第一时间赶到,跟白马义从战到了一起。

        虎威军英勇无双,白马义从也不是善茬,两方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一时间血肉横飞,尸体遍地,但是还是突破不了。

        一声虎吼传来,清剿了城头上的残敌,颜良带着破虏军也来到了公孙瓒的身后。

        “公孙瓒,纳命来。”

        颜良大刀一挥,直接将两三名白马义从拦腰斩断,然后一个突进便扎进了白马义从之中。

        原先还能跟虎威军打的旗鼓相当的白马义从一瞬间便顶不住了,颜良和文丑各自突进,距离公孙瓒越来越近。

        “杀,谁杀了他们,赏黄巾千两,官升五级。”

        公孙瓒犹如疯狗一样,即使如此了他还想用升官发财来刺激自己的亲信。

        虽然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但是现在这情况不是白马义从不给力,而是敌人太强大,破虏军和虎威军都是当世之勇师,想要在两支部队间杀出一条血路,简直难如登天。

        虽然白马义从竭力阻拦,但是文丑和颜良还是距离公孙瓒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杀。”

        颜良从后面杀来,到底占了便利,一个闪跃挥刀便斩向了公孙瓒的脑袋。

        “铛。”

        公孙瓒挥槊挡下颜良的大刀,但是颜良大力又是从天而降,还是逼的他倒退了一些。

        “杀。”

        文丑也冲了过来,一记猛撞将两名白马义从撞开,然后挥枪刺向了公孙瓒的胸膛。

        “铛。”

        公孙瓒挥槊将文丑的长枪荡开,这时颜良的大刀再次斩来,力劈公孙瓒。

        公孙瓒一个闪身,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颜良的大刀,然后提槊猛刺颜良。

        “杀。”

        文丑枪如闪电,一枪刺向公孙瓒。

        公孙瓒见状只能回槊挡下文丑的钢枪,颜良却一个箭步突进到公孙瓒身边,一记擒拿将公孙瓒的长槊给卸了下来,然后又是一个反锁硬生生把公孙瓒拿住。

        “救主公。”

        “快救主公。”

        “杀、”

        看到公孙瓒被擒下,他身边的白马义从好像被捅了马蜂窝,朝着颜良便围了过去。

        “我看有多少不怕死的。”

        文丑挥枪挡在颜良和公孙瓒身前,一杆钢枪犹如丧魂之幡,无论是谁擦着就飞,挨着就死,没人能够前进半步。

        抵挡了一小会,破虏军和虎威军杀到,将他们护在中间。

        “公孙瓒已伏,尔等还不束手就擒。”

        文丑看着所剩不多的白马义从,不由的大声呼喝。

        “救下主公再说。”

        “杀。”

        “冲啊。”

        白马义从,勇烈之士,哪怕身处险境,也是丝毫不肯退缩,大吼着继续冲锋。

        “冥顽不灵,杀。”

        既然如此,文丑也没啥好可惜的,下令格杀。

        白马义从在优势兵力的围杀下如阳春白雪一般渐渐消融,到最后所有的白马义从无一幸免,尽皆身亡。

        至此呼啸北地草原,压的各方异族喘不过气来的白马义从,彻底消失在了历史的舞台。

        “悲兮白马,壮哉义从。”

        看着白马义从,颜良不由的叹了一口长气,虽然他们是敌人,但是却都是勇士,令人敬佩的勇士。

        公孙瓒被俘,白马义从全灭,这场渔阳攻防战彻底落下了帷幕。

        “开城门。”

        当残破的大门被打开时,早已准备就绪的袁术大手一挥,三万骑兵为前,一万卫军为中军,五万从西面赶来的民团为后军,浩浩荡荡的涌进了渔阳城中。

        袁术端坐在太守府中,两边坐的是荀攸荀谌和各部的将军。

        “主公,此役公孙瓒兵马被全歼,战死将近一万五,被俘一万多人,我部损失接近四千兵马,

        折损最大的是颜良的破虏军,有两千五百人的损伤,徐荣之西凉军折损近千兵马,文丑的虎威军损失最少,不过三五百人的损失。”

        “没想到这样损失还有接近四千人,攻城战真是磨人啊。”

        听到荀谌汇报的战损,袁术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主公,这已经是大胜了,四千人的伤亡全歼公孙瓒三万精锐,这其中还有其赖以成名的白马义从。”

        荀谌虽然知道袁术的意思,但是还是冲他劝慰。

        “我知道。”

        袁术点了点头,这些都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只要有战争就会有伤亡,在所难免,他不过是伤感一下罢了。

        “主公,公孙瓒怎么处置。”

        终于到正题了,公孙瓒何去何留,该当如何,这些都是要袁术拿主意的。

        “把公孙瓒带上来吧,毕竟是故人,就算要杀也要见上一面不是。”

        公孙瓒其实已经上了袁术的黑名单,是必杀之人,但是在杀之前他还是想跟这位北地枭雄见上最后一面。

        “诺。”

        “主公有令,带公孙瓒。”

        “主公有令,带公孙瓒。”

        “主公有令,带公孙瓒。”

        随着一声声令传下去,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公孙瓒在两个力士的押解下来到了大殿之中。

        “公孙伯圭,咱们又见面了。”

        看着被五花大绑的公孙瓒,袁术微微一笑,冲他点头。

        “袁州牧,公孙瓒知错了,公孙瓒知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这一刻的公孙瓒那还有北地之王的枭雄之气,完全就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小人,跪在地上的他,眼中,鼻中全都是泪水。

        看到公孙瓒竟然是这般模样,别说满殿文武了,就是袁术也没想到。

        “公孙瓒,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