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公孙瓒被打崩了

第二百九十九章 公孙瓒被打崩了

        公孙越双膝猛的跪在了地上,溅起了一片尘土。

        “想起年少之时我们在边塞放鹰牧马,好不快活。”

        “想起您被太守看中,招为快婿,乘风破浪,一飞冲天。”

        “想起您被举为太守,招募兵卒,杀的蛮夷惊为天人,有您在便不敢南下牧马。”

        “如今您大事未成,却要折戟于这小小的渔阳城中,我既然不能祝您扭转乾坤,那唯有先行一步,在去地府的路上为您开路。”

        “大哥,我先去了。”

        公孙越泣血一般发出了最后的嘶吼,然后噗通一声,整个人栽到了地上。

        徐荣缓缓来到公孙越身边,脱下自己的披风,轻轻盖在了他的背上。

        “公孙越已死,降者生,抗者死。”

        公孙越死了,剩下的几千兵马也没有了战意,纷纷丢下手中的兵器,跪地乞降。

        “徐荣,西凉军好样的。”

        文丑带着虎威军终于赶到,看着满地的降卒,他不由的冲徐荣发出了恭喜的问候。

        “惭愧,惭愧,要是换成虎威军,想必早就结束了。”

        徐荣向文丑抱拳,同时甩了一句恭维的话过去。

        “不说那些没用的话,主公有令,拿下豁口之后,反向包围城墙,围歼城墙上的公孙瓒。”

        文丑却是微微一笑,没有多话,直接将袁术的军令点了出来。

        “徐荣尊令,但是西凉军损失颇巨,就请虎威军打头阵,我们掠后把。”

        徐荣果然不愧是久经军旅的老油条,这一战西凉军的功劳已经拿到手了,再去抢功多少会遭受别人的红眼,况且他们是降军,更要大胆拼命,小心做人,以免惹恼了别人,与自己不利。

        “呵呵,徐将军,咱们冀州的没有那么多花花道子,有多大本事使多大劲,勾心斗角,争权夺利还有见死不救乃是主公的大忌,这次你们损失确实不小,接下来就看我们虎威军的吧。”

        文丑冲徐荣微微一笑,一马当先带着虎威军朝楼梯冲了过去。

        “主公,楼梯方向出现敌军。”

        公孙瓒还在城墙鏖战,根本不知道公孙越身死的消息,但是随着兵士的报告,他便知道自己的族弟可能凶多吉少了。

        抹了把眼眶中的泪水,公孙瓒咬紧牙关,既然公孙越那里也被突破了,他在坚持就不是打仗,而是送死了。

        “白马义从,随我冲杀。”

        “诺。”

        公孙瓒一马当先,持枪朝楼梯冲去,他身边是仅剩的千余白马义从,不离不弃。

        “公孙瓒,可还记得文丑。”

        文丑冲在第一线,抬眼就看到了充下楼梯的公孙瓒。

        “区区文丑也敢拦我,死来。”

        看到文丑出现,公孙瓒先是一愣,但是马上便战意勃发,如果能杀了文丑,他就杀出重围的机会就大了很多。

        “能杀我文丑的人不少,但是你公孙瓒却不在其中,纳命来。”

        看准公孙瓒的枪势,文丑也是一枪击出,跟他硬碰了一招。

        “铛。”

        刚一接触,公孙瓒就知道要坏,如果之前他还能跟文丑过上几招,甚至有希望将其斩杀,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鏖战,他的气力早就耗费的七七八八了,面对生龙活虎的文丑,对了一枪他都差点没把持住。

        “放箭。”

        借着枪劲公孙瓒直接闪回了白马义从之中,然后一挥长槊,命令白马义从放箭射杀文丑。

        “保护将军。”

        一队队重甲步兵欺身向前,竖起偌大的铁盾,将文丑围在中间。

        白马义从的弓箭落在重甲步兵的盾牌和甲胄上犹如雨打芭蕉一般,叮当作响。

        文丑听着外面的响声,心中也是一阵后怕,如果真的被公孙瓒暗算成功,他死是小事,要是让公孙瓒趁机跑了那就成罪人了。

        既然你不讲武德,那就休怪文某人给你来更狠的。

        “短矛。”

        文丑一声大喝,虎威军手中全都出现了一柄短矛。

        “放。”

        一声令下,千矛飞星,犹如雨点一样砸向了白马义从。

        “盾牌,防御。”

        楼梯就这么点地方,想要闪避根本不可能,所以他们只能依靠那可怜的马盾了。

        一连串的惨叫声响起,白马义从的马盾在短矛之下就是摆设,几百名白马义从当场被钉死在了楼梯之上。

        “冲。”

        自己的弓箭射不穿对面的防御,自己的防御也挡不住对面的短矛,在这么下去他们只有死路一条,想要活命唯有以死相拼了。

        公孙瓒又是一马当先,朝着重甲步兵就挑了过去。

        “铛。”

        一杆长枪从斜里刺来,直接将公孙瓒的长槊挑开,不是文丑又是何人。

        “公孙瓒,束手就擒,还能活命,否则我的长枪可是不长眼的。”

        文丑持枪而立,直视公孙瓒。

        “袁术杀我两个族弟,屠我公孙一族兵马,我与他不共戴天,想要我投降,做梦。”

        公孙瓒一槊扫来,直击文丑脑袋,却被文丑用枪荡开。

        “既如此,纳命来。”

        荡开公孙瓒的长槊之后,文丑的长枪如闪电一般直刺公孙瓒胸膛。

        公孙瓒见势不妙,硬是使了个铁板桥避过了文丑的攻势,然后长槊棒使,借着高势猛砸文丑头部。

        “铛。”

        文丑长枪横举,硬挡住了公孙瓒的攻击。

        “公孙瓒,这才多少时间不见,怎么你的气力变得这么小了。”

        一边打着嘴炮,一边双手用力一挺,将公孙瓒的长槊顶飞了出去,然后一击直刺,直接刺向他的下盘。

        公孙瓒赶紧倒退两步,避开了文丑的枪势,但是这里是楼梯,他一个不稳正好踩空了一截台阶,竟然一个踉跄直接坐到了地上。

        “杀。”

        趁你病要你命,战场之上不讲武德,看准空隙,文丑再次一枪刺出,这次秒的正是公孙瓒那颗大好头颅。

        “保护主公。”

        一名白马义从飞扑了过来,用自己的身体将文丑这一枪拦了下来,但是他的性命也随着这个动作,随风飘逝。

        “杀。”

        文丑不想放过公孙瓒,长枪一挑,将那名白马义从甩飞,继续攻向公孙瓒。

        “保护主公。”

        “保护主公。”

        “保护主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