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于毒心丧,骑兵追杀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于毒心丧,骑兵追杀

        铁戟纵横,刀光血影,黄巾军中无人是他一合之地,一会功夫便将五千于毒军杀了个对穿。

        “不用管其他,直接杀向于毒。”

        在这一刻典韦心中已经没有他想,只有来时袁术交代的命令,杀了于毒,杀了于毒。

        “于毒,纳命来。”

        典韦无所畏惧单骑朝于毒杀了过去。

        “大帅,您派去的五千兵马已经被敌人击破,现在正在朝我们冲来。”

        斥候满身是血来到于毒身边,向他禀报。

        “什么?我的五千精兵配上后阵的五千人马,那可是又近万人呢。”

        这些于毒慌了,特么近万兵马挡不住五千人马,让他难以相信。

        “大帅,如今大势已去,不赶紧突围的话,就晚了。”

        一个小校半跪到于毒身前,向他建议逃跑。

        “噗。”

        于毒一刀挥出,将那小校当场砍死。

        “临战乱我军心者,杀无赦。”

        “李定,你率五千精兵去拦阻后面的敌人,其余人随我冲锋,一定要击破敌人的军阵。”

        这一刻的于毒终于展露出上位者该有的姿态,这场仗打到现在他不能跑,一跑就全完了,不说其他,在外面虎视眈眈的那一千骑兵就能撵的他鸡飞狗跳。

        就在于毒准备全军进攻的时候,一股苍凉的牛角号响彻天地,紧接着是隆隆的鼓声和充斥苍宇的喊杀声。

        “主公,大事不好,北面发现文丑兵马,人数约一到两万,正在朝战场赶来。”

        于毒布置在后面的斥候赶来,向他汇报文丑的动态。

        “李定,郑审”

        “在。”

        “在。”

        “率领精兵护送我向南方撤退。”

        这一刻于毒的心是彻底凉了,想要取胜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文丑的兵马来临之前,逃出生天。

        “诺。”

        “诺。”

        领了于毒将令,李定和郑审一前一后带着精锐开始从侧面撤退。

        “于毒要跑。”

        袁宇在后面统领全局,看到于毒的兵马异动,马上就知道他的想法。

        “骑兵准备,追击于毒。”

        既然你要跑,那骑兵岂能闲着。

        在袁宇的指挥下,一千骑兵明确了目标,快马加鞭朝于毒攻杀了过去。

        “大帅,你们快走,我带人拦住他们。”

        情况危急,李定当即便决定率领本部三千兵马留下来阻拦骑兵。

        “好,这里就交给你了。”

        现在于毒也说不上别的,李定留下阻拦敌人他还是很信的过的。

        “诺。”

        李定停下脚步,他麾下三千精兵也是第一时间停下脚步,掉头遥望远处的骑军。

        “兄弟们,随我阻敌,帮大帅赢得时间。”

        “诺。”

        “敌人留下了兵马阻挡。”

        “直冲过去,不要恋战,我们的目标是于毒,不是这些小鱼小虾。”

        骑兵统率名袁愤,随袁术东征西讨多年,很是英勇。

        “诺。”

        一千骑军在袁愤的带领下如同离弦之箭,朝李定的后军冲了过去。

        “架盾树矛。”

        眼看骑军冲来,李定大声喊出军令。

        一面面圆盾竖起,一柄柄长矛也如草丛一般出现在盾墙之上。

        “越过去。”

        面对眼前的军阵,袁愤是见怪不怪,他行军多年遭遇这样的对待已经不是一次了。

        一提缰绳,只见他麾下战马通灵一样,一跃而起直接飞过眼前的盾阵,落到了李定军中。

        不光袁愤如此,他麾下的骑兵尽皆如此,各个提起缰绳,驾驭战马飞跃盾阵。

        当然有成功的就有失败的,那些没有飞跃过盾阵的骑兵则是连人带马撞死在长矛圆盾之上。

        袁愤落地之后,钢刀横斩,将迎来的两个黄巾军砍死,然后策马继续向前冲锋。

        “再结军阵,拦住他们。”

        李定挥刀指挥兵马结成第二道防线,继续阻拦袁术的骑军。

        “折返回去,绞杀敌人。”

        看到敌人又布起了第二道防线,袁愤也是无奈,特么第一道防线的时候还能借助马速飞跃盾阵,这第二道防线如果硬闯单单他这点人马还不够。

        几百名骑兵紧随袁愤调转马头,开始从后面进攻李定布置的盾阵。

        前后夹击之下,李定布置的第一道盾阵直接撕成了碎片,一千多黄巾精锐在骑兵的攻击下四散溃逃。

        李定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个惨死在骑兵的马蹄之下,心头不由的在滴着鲜血,双眼也满是泪痕。

        “兄弟们,对不起了。”

        李定只能默默的为他们祈祷,别的都无能为力。

        三千兵马一个回合便被打散了一千兵马,只剩下两千兵马的李定真的不知道于毒的任务能不能完成。

        袁愤在歼灭了敌人之后,带领骑军开始缓缓重整军阵,同时将战马撤到了百米之外。

        “骑兵,冲锋。”

        拉开足够的距离,袁愤再次下令骑兵冲锋。

        九百骑兵犹如山河倾泻,朝李定再次发起了冲锋。

        “架盾树矛,这次给我两列战矛,我再让他们飞。”

        所谓再一不能再二,有些招数使一次是妙招,使第二次就会被敌人看出破绽,成为死招。

        “嘿嘿,真以为我冀州骑兵只会飞吗?”

        看到李定有了防备,袁愤却是丝毫不惧。

        战马飞速奔驰,在五十步的距离之时,袁愤再次发令。

        “飞戟。”

        一柄柄手戟出现在骑兵手上,然后借着飞奔的马势将他们投掷了过去。

        手戟相比弓箭简直要强上无数倍,弓箭破不了的盾牌,在手戟下却是如同纸糊的一样。

        一柄柄手戟呼啸而至,将一面面盾牌砸成碎片,连带盾牌后面的步兵也被手戟钉死在了地上。

        李定引为依仗的盾牌阵,就这么轻易被袁愤的飞戟毁了个彻彻底底。

        没了盾牌阵,李定的精兵再难抵挡袁愤的骑兵,一番冲杀之下,李定被袁愤一刀砍下了头颅,剩下的黄巾全都跪地投降。

        “张书,你带一百人收拢俘虏,其余兵马随我继续追杀于毒。”

        看着遍地的降卒,这都是功劳的,袁愤当即命令副手收拢降卒,自己则扬鞭策马带领七百多名卫军铁骑,继续南下追杀于毒。

        不追到于毒,他誓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