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韩馥怂了

第一百五十三章 韩馥怂了

        何旭看着自己的两个小弟,心中一片凄凉。

        “老大,别说那么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对,保命要紧,保命要紧。”

        两个小弟根本不听他的,还是扛着他往外跑,但是鞠义犹如杀神一样紧随其后,沿途但凡有人抵挡,都是一枪挑死。

        一个闪步挡在了何旭的身前,持枪目视三人。

        “何旭,还不速降。”

        看着杀神一般的鞠义,扛着何旭的两个小弟小腿一颤,直接跪在了地上。

        “鞠义,我乃主公之别部司马,只有死的何旭,没有降的森耀。”

        何旭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拔出小弟身上的钢刀,遥指身前的鞠义。

        “好,何旭,就冲你这话,我给你留个全尸。”

        鞠义也挺起长枪,看着身前的何旭。

        “杀。”

        何旭一声爆喝,大跨步朝鞠义杀了过去。

        “噗、”

        鞠义长枪直击中宫,一下将何旭刺了个对穿。

        “鞠义,这些都是冀州兄弟,还望善待。”

        看着身上的长枪,何旭反而笑了起来,终于解脱了。

        说完何旭直接躺到了地上,偌大的枪口喷出了三丈鲜血。

        “父亲,孩儿来了。”

        “何旭已死,降者不杀。”

        鞠义看着早已溃散的冀州兵丁,张口大喊。

        熊吼一般的声音,响彻整个战场,听到鞠义这话,早被打怕了的冀州兵丁全部投降。

        “传我军令,朝信都缓慢行军。”

        此战鞠义方伤亡不过百人,何旭带来的两万战兵战死四千,被俘一万五千,只剩下几百人丧家之犬逃向信都。

        “诺。”

        逃回来的溃兵一夜的时间就跑了五十里,回到信都城之后又大跑着跑向州牧府。

        “什么?何旭战死,两万州兵全军覆灭,废物,废物。”

        听到属下汇报的消息,韩馥大惊失色。

        “大人。”

        荀谌和辛评得到了消息,直接赶到了州牧府。

        看到荀谌和辛评赶到,韩馥好像看到了救星,直接拉着两人入座。

        “二位,何旭战死,两万州兵被鞠义打的全军覆没,又兵发信都而来,现在该怎么办。”

        看着韩馥焦急的样子,两人不由的对视了一眼。

        “大人,如今北有公孙瓒南侵,西有鞠义叛变,正是内忧外患之时,当请贤入信都。”

        荀谌感觉时候差不多了,直接切入正题。

        “请贤入信都?袁术?”

        听到荀谌的话,韩馥喷着的火也不由凉了下来。

        “没错,冀州虽大,但是能压服鞠义,抗衡公孙瓒的也唯有此人了。”

        韩馥怎能不知道袁术厉害,但是他是真的怕袁术,万一要是鹊巢鸠占,他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来了。

        “大人,公孙瓒南侵各郡反响不一,鞠义又从扶柳攻来,携大胜之师反攻信都,如被其攻破,大人恐难幸免。”

        看到韩馥犹豫,辛评也开始加码。

        “可是袁术势大,真要来了我怎能抵御。”

        知道两人说的是实话,但是韩馥还是舍不得自己这州牧之位。

        “大人,论宽厚仁义,令天下诸豪归心,您可比袁术?”

        韩馥听了之后不由的摇了摇头。

        “比不上。”

        “那,论临危不乱,遇事果敢,大将之风,您可比袁术?”

        “比不上。”

        韩馥再次摇头。

        “论家世名望,声名地位,您可比袁术。”

        “比不上。”

        韩馥再次摇头。

        “论军队兵马,战将英勇,您可比袁术。”

        “也比不上。””

        荀谌将荀攸问他的四比又转问了韩馥。

        “大人,袁术乃是当世豪雄,人中英杰,您样样都比不得他,却又长期位居他之上,短时尚可,长此如往那袁术必然不会屈居您之下,

        就算这次打退了公孙瓒,剿灭了鞠义,如果袁术发兵攻打,到时候大人又拿什么抵挡呢,此之一战冀州肯定生灵涂炭,大人也难免惨遭刀兵之苦。

        本来您便为袁家之故吏,如果不是袁家竭力相助,也难登州牧之位,

        况且他跟袁术乃是旧识,又一起合兵讨伐过董卓,

        如果能让冀州给袁术,便是有了让贤的美名,

        袁术到时候肯定不会亏待,金银财帛,高官厚禄定然少不了。

        做个平世的富家翁,岂不比做那乱世州牧每天担惊受怕来的更好?”

        既然话已经说到这里了,荀谌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直接和盘托出。

        “容我想想,容我想想。”

        荀谌所说道理很多,韩馥也知道这一切说的都是对的,但是他就是过不去那个坎。

        “报,大人,紧急军情。”

        韩馥正在思考,再次听到斥候的喊声。

        “讲。”

        “禀告大人,常山太守袁术统兵三万,进驻栾城。”

        “什么?袁术也出兵了?”

        这下韩馥是真的着慌了,袁术出兵非同儿戏,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大人,公孙瓒自北南来,鞠义又兵犯信都,他肯定是怕冀州落入别人手中,这才起兵,这是来取冀州来了。”

        辛评单膝跪地,朝着韩馥报道。

        “大人,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这一起兵便是彻底撕破脸了,如果真被袁术打进信都,不光是您,信都满城百姓都难以幸免。”

        荀谌也是一样,单膝跪地。

        “好吧,好吧,就依你们所言,我这就写信飞往常山,请他来信都。”

        事已至此,韩馥也是无奈,正如两人所说,真要被打进信都,他的小命也就玩完了。

        “大人,还有一事,且要说明。”

        韩馥同意让位,两人便是相视一笑,但是荀谌想了一下之后,又张嘴一话。

        “说。”

        “此次禅位,事关重大,我们知晓便行,如果被他人知晓,恐有为一己之私阻拦大人,尤其是那些武人,他们攥兵权可是紧着呢,到时候出什么差错就麻烦了。”

        听了荀谌的话,韩馥想想倒也是个麻烦,

        “文若,我现在就封你为军司马,统领信都三军,如有违抗者,杀无赦。”

        “诺。”

        荀谌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局面,竟然随手得了个军司马,这下可好,掌控信都兵马,他韩馥就算想反悔也没有机会了。

        两人离开了州牧府,荀谌马上便招荀攸过来叙话。

        “公达,我们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通了韩馥,他已经同意禅位于袁公,还请他速速赶往信都,迟恐生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