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斥候绞杀战

第九十五章 斥候绞杀战

        百米的距离也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看着越来越近的鲜卑人,高览脸上满是冷酷的杀意。

        “杀~”

        狂暴的杀意直接令鲜卑人的战马发狂,人力而起。

        “噗~”

        寒铁枪猛击,枪头刺穿战马的脖子,去势不减,将马上的鲜卑人也穿在了枪杆上面。

        “杀~”

        一名鲜卑人舞者弯刀直接斩来,他要趁高览不便,将敌人斩掉。

        “去死~”

        寒铁枪猛的抽回,然后犹如钢鞭一样硬砸了过去。

        “铛~”

        刀枪相撞,弯刀直接爆碎,寒铁枪去势不减,将那名鲜卑硬生生砸飞了出去。

        虽然高览连杀两人,但是鲜卑人却并不惧怕,一左一右两名鲜卑策马疾驰而来。

        “杀~”

        高览又是狂暴的一扫,两柄弯刀被砸碎,两名鲜卑人好像风筝一样也被砸飞了出去。

        连杀四人,高览身上的杀气彻底绽放,手中寒铁枪犹如一柄重斧,连劈带斩再次将五名鲜卑骑兵劈成了几半。

        眨眼的功夫十几名鲜卑骑兵就被高览杀的只剩下寥寥几骑。

        兰达突然弯弓朝高览射出一支狼牙箭,然后策马狂奔朝高览急冲而去。

        “铛~”

        高览一枪挑飞射来的羽箭,微笑着看向奔驰而来的兰达。

        “杀~”

        刀如流星,电闪而至,先是斩向高览的脖子,但是最后却又突然转向,斩向了高览的战马。

        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兰达深知高览的厉害,所以根本没有想一刀毙敌,而是先砍杀他的战马,在利用战马的速度,将之杀死。

        “铛~”

        高览长枪一挑,兰达只感觉虎口一疼,弯刀便如流星般倒飞了出去,他自信无比的一刀在高览眼中不过是个屁罢了。

        “救百夫长~”

        “杀了那个汉人~”

        “乌拉~”

        剩下的几名鲜卑人看到兰达危险,马上奋不顾身的冲了过来。

        “杀~”

        高览策马而动,寒铁枪不负原先的沉重,而是洒出枪花朵朵,将剩下的几名鲜卑人全都刺死。

        做完这一切后,高览驱马来到兰达身边。

        “兰达百夫长,我这个区区军候怎样?”

        兰达听到高览的话,只感觉气血上涌,羞愧难当。

        “汉人,今天我认栽,要杀要剐随便,要是皱一下眉头,我就不是男人~”

        事已至此兰达也没别的可想的了,大不了就是一死罢了。

        “绑了~”

        高览也懒得跟他说那么多废话,直接吩咐左右绑了。

        傍晚时分,高览撒出去的斥候全都回归,除了他俘虏的兰达外,程勤竟然也带回来了一个俘虏。

        “裕泰,你怎么也被抓了~”

        看到被绑的严严实实的裕泰,兰达只感觉自己的天要塌了,两百骑精锐斥候竟然一个都没逃出去,还真是够讽刺的。

        “兰达,别说了,刚跟你分开,我就被汉骑偷袭,根本没机会赶回大营报信啊~”

        裕泰也是一阵郁闷,从军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这么憋屈。

        “哎,现在只能期盼大帅不要喝酒,能够警觉起来~”

        也许是兰达的祈祷应验了,夫蒙赤这次还真是没有喝酒,一天的时间斥候竟然没有任何消息,没有一个人返回。

        “贺兰,还是没人回来吗?”

        不由的再次呼叫门外的贺兰波。

        “主人,没有一人回来,他们是不是出意外了~”

        贺兰波也感觉这里面透着一丝异常。

        “吩咐下去,暂缓行军,安下大营,晚上警备的兵力提高一倍,另外把肯帕和孙芳给我叫来。”

        又在大帐中走了一阵,夫蒙赤决定叫孙芳二人过来问话。

        “诺~”

        一会的功夫孙芳和东里应就被带到了夫蒙赤的大帐,看着焦虑的夫蒙赤,两人对视了一眼,知道肯定有事发生了。

        “肯帕,孙芳,你们肯定是汉骑突进我们草原?”

        看着孙芳和东里应二人,夫蒙赤焦虑尽显。

        “大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派出去的二百骑斥候,无一人回来~”

        夫蒙赤此话一说,孙芳的眉头也拧成了川字,两百斥候一个都没回来,难以想象这次的敌人到底会有多少,自己是不是又该准备跑了。

        “大人,兴许是斥候走的远了,说不定晚些就回来了~”

        “我的斥候乃是军中最精锐的勇士,当天回返乃是斥候的基本要则,你认为他们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吗?”

        东里应的话让夫蒙赤大怒。

        “是我鲁莽了,是我鲁莽了~”

        东里应赶紧道歉,特么自己也没说什么过格的话啊,怎么就生气了。

        “大人,敌人现在实力未知,为今之计唯有吩咐兵士加固营盘,我怕今天晚上他们会来夜袭,明天再派出斥候,一定要把敌人的虚实打探清楚了。”

        孙芳突然开口,眼角处流转的精光,不知道他在思考些什么。

        “嗯,孙芳所言不错,贺兰~”

        夫蒙赤点了点头,对孙芳说的话很是肯定。

        “大人~”

        “吩咐下去,加固营盘,警戒人手提高五倍,谨防敌人夜袭~”

        “诺~”

        就在鲜卑人使劲捶大营的时候,沮授和赵云的大军也终于赶到。

        “军师~您终于来了~”

        高览带着麾下赶忙来迎接沮授的到来。

        “伯玉,不用客套,现在鲜卑人是个什么情况,在哪里扎营~”

        沮授没有客套,直接切入主题。

        “军师,鲜卑人有五千五百骑,不对现在还有五千三百骑,乃是草原大部六里溪部之兵马,现在他们还安扎在徐水河岸。”

        “好~没走就好~”

        听到六里溪部还驻扎在徐水河岸,沮授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军师,你知道吗,那个孙芳现在也在六里溪部~”

        虽然不知道沮授什么意思,但是高览还是将孙芳的信息提了出来,毕竟他们这次来草原孙芳就是目标之一。

        “孙芳吗~他的命还真大啊~”

        听到孙芳,沮授不由的一愣,这家伙的命还真不是一般的硬。

        孙家被灭他逃到了草原,捡了一条命,煽动鲜卑寇边常山,盘蛇岭上率军逃跑,又捡了一条命,真平丘上他又机敏的在自己出现前提前逃跑,第三次捡回了性命。

        三次身临绝境,又三次死里逃生,不知道他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说他运气差吧,他却每次都能全身而退,说他运气好吧,又接连三次差点身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