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席卷

第七十九章 席卷

        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不用多幹忽说什么大道理,麾下骑兵直接就是双目充血,这么长时间下来,双方的矛盾已经到了我生你死的地步了。

        “勇士们,拿出你们的钢刀,向前,击溃他们,今天不死不休~”

        肯帕抽出马刀,直接冲了出去,三千多鲜卑骑兵紧随其后也冲了出去。

        六千余骑兵犹如两群狂飙的公牛,直接撞在了一起,一时间人仰马翻,弯刀,长矛,大斧,狼牙棒,每一把武器都在肆意挥舞,每一寸泥土都饱食了鲜血。

        到处都在厮杀,到处都是喊叫,这一刻人性荡然无存。

        他们厮杀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头顶的山丘上几个人影闪烁,然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将军~他们打起来了~”

        一个斥候疯跑一般冲进隐丘。

        听到双方已经战起来了,赵云不由的紧了紧手中的长枪,对方可是有六千余骑,自己只有千人,所以他出兵的时机很重要。

        去早了敌人实力尚存,自己过去就是找死,去晚了敌人已经战罢,自己过去就晚了。

        “好,吩咐所有人整装,半个时辰后出兵~”

        半个时辰一晃而逝,真平丘下还在激战,哪怕各自死伤过半也是一样,因为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不击溃敌人,等待自己的就是灭亡。

        “不对劲~”

        看着多幹忽拼死的劲头,孙芳不由的皱了皱眉,自己拼死一战是为了生存,按理说他们援兵将至,根本没必要拼命,为什么?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从这次出兵,他那该死的预感又出现了,杀到现在他的预感更强烈了,这种感觉只有遇到汉骑才可能出现,所以他要走,再不走非得死在这里不可。

        “东里应,快,咱们马上逃~”

        喊过来东里应,孙芳再次准备跑路。

        “恩主?为什么要逃?”

        看着东里应,孙芳也是无奈。

        草原人崇敬勇士,讨厌逃兵,除非事无可为,一般都是死战,他们根本不懂什么叫留得青山在。

        “这里面不对头,我怀疑汉骑已经杀过来了,再不跑非得折在这里不可~”

        “汉骑?”

        听到孙芳的话,东里应直接吓了一跳,虽然他没有经历过盘蛇岭之战,但是对汉骑的恐惧却是一点都不少。

        “对,汉骑马上就来了,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孙芳说完直接一扯战马便朝战场外撤去,东里应看了眼还在死战的同胞,摇了摇头带头,紧随孙芳而去。

        孙芳一行人刚离开真平丘,赵云带着麾下的一千精骑也赶到了真平丘。

        扫了眼战场,预估了下敌人的数量,赵云不由的微微一笑。

        看来自己预估的时间刚刚好,两三千丧家之犬正好拿来练手。

        “常山骑军~有我无敌~杀~”

        赵云长枪一挥,一骑绝尘,直接冲了出去。

        “常山骑军~有我无敌~杀~”

        “常山骑军~有我无敌~杀~”

        “常山骑军~由我无敌~杀~”

        赵云身后的常山骑兵爆发出海啸般的喊杀声,然后犹如山洪一般狂泻而出。

        千骑卷天宇,狂躁的马蹄震荡四方,正在交战的多幹忽和肯帕一阵惊疑,然后不约而同的下达了一个指令。

        “撤~”

        “撤~”

        有了先前得到的消息,现在赶来的只能是他们对手的援兵,鉴于现在的情况,唯有撤退一条路可走。

        双方首领虽然竭力呼喊,但是想要让自己的族人迅速脱离战斗却是没那么容易,三十里的距离对于骑兵来说根本不算距离,他们还在乱哄哄的分离,赵云他们已经冲到了跟前。

        “汉骑?是汉骑~”

        “不是草原骑兵~”

        “汉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草原骑兵和汉家骑兵还是有很大不同的,最直观的草原骑兵都是弯刀而汉骑则是环首刀,其次汉骑基本都是皮甲而草原骑兵则是一身布衣,一般人都能一眼分辨出来。

        “什么?汉骑?”

        多幹忽满脸疑惑,他不明白为什么汉骑会出现在这里。

        不同于多幹忽的疑惑,肯帕则是满脸惊恐,亲身经历过盘蛇岭之战,他很明白这些汉骑的恐怖,现在他们来这里不为别的肯定是为了复仇来的。

        “总领~”

        “孙芳~”

        “孙芳呢~”

        喊了两三声却没有得到孙芳的回答,肯帕的脸黑成了锅底,这家伙不会是见势不妙已经开溜了吧。

        “族长,总领大人刚才就跟东里应离开了~”

        “靠~”

        肯帕不由的爆了一句粗口,早在盘蛇岭的时候他就看出来孙芳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是用的到他,早就一刀给砍了,没想到竟然又摆了自己的一道。

        “族长,现在咱们怎么办?”

        “怎么办?跑~”

        肯帕没有迟疑,孙芳都跑了证明这场仗根本没得打,再不跑就是个死~

        几十名亲卫护着肯帕,开始往外突围,但是由于他处于战场中心,一时间也突出不去。

        “弩击~”

        赵云一声令下,数不清的弩箭组成一片死亡之云。

        “啊~”

        “救我~”

        “阿爸~我中箭了~”

        一声声惨叫,一朵朵血花,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此凋零,一波弩箭四五百名鲜卑人落马,死的死伤的伤,原先挤成一团的鲜卑人,瞬间变得稀松了许多。

        看着一团乱的鲜卑人,赵云嘴角露出一缕微笑,长枪一甩直接将身前的两名鲜卑人扫到了马下。

        然后长枪如同暴雨一般,倾泻而出,五六名鲜卑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挑到了马下。

        放下手弩,一柄柄环首刀出鞘,常山骑军犹如一头头疯虎,紧跟着赵云杀进了鲜卑军中。

        环首刀竖劈,一名鲜卑骑兵挥刀抵挡,但是却听一声脆响,不堪重负的弯刀直接被环首刀斩断,然后顺势将那名鲜卑人一分为二。

        “阿哥~你去死~”

        又一名鲜卑人大声呼喊,挥舞着弯刀斩了过来。

        “铛~”

        包铁盾竖起,稳稳的将那柄弯刀挡了下来,然后环首刀再斩,将那名鲜卑人也斩为两截。

        这一幕不是个例,而是发生在战场的每个角落,以逸待劳的常山骑军以一敌二,甚至以一敌三都不在话下。

        狼骑要有头狼带,赵云现在就化身成为了最狡猾的头狼,每当鲜卑人有聚伙反抗的迹象,他总能第一时间出现,将其杀散。

        鲜卑人的损失越来越大,三千人变成两千人,两千人又变成一千五百人,到最后仅剩下不到千余人,而突袭他们的常山骑军死伤仅有区区几十骑。

        “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