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多幹忽

第六十七章 多幹忽

        不怪林福皱眉,要知道袁逢为官多年又是袁门族长,即使这样他的私人势力也没有多少,而袁逢手书上所写的内容已经是他全部的三分之一了。

        “林福,这一切都是家父的意思,难道你敢质疑?”

        袁基说完直接把金锁砸在了林福身上。

        “奴才不敢,只不过主人这次手笔太大,一时间有些震惊罢了,请小主人放心,我马上就安排,一月之内必将送达~”

        金锁砸在身上,林福马上跪在了地上行礼。

        林福震惊,袁基又何尝不震惊呢,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这么慷慨,一次性给了袁术这么多东西,想到这里他的内心不由的酸了一下。

        看了眼林福,袁基直接甩身朝外走去,他可没功夫在这里磨蹭,袁逢还等着他回话呢。

        当晚,一骑快马从袁府奔出,朝常山郡飞去。。

        时间流转,日月如梭,孙芳经过十几天长途跋涉终于逃回了草原,但是刚进来他便一病不起,倒在了自己的营帐里面,无奈之下这两千鲜卑骑兵只得就地安营扎寨,等待孙芳恢复。

        这次寇边,一来一回二十多天,纵使草原的汉子都累的够呛,更何况孙芳一个久居汉地的汉人,休养了三天直到晚上才缓了过来。

        “总领,你好些了?”

        孙芳刚恢复,肯帕就赶了过来。

        “我好多了,肯帕族长有劳了~咱们在这里休养几天了。”

        孙芳看了眼肯帕,又看了眼外面满天星斗。

        “总领,咱们才休息三天,没事时间还早~”

        “三天?不能再耽搁了,夜长梦多,马上就赶回草原。”

        听到已经耽搁三天了,孙芳不由的眉头一皱。

        “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不如休息一夜,明天在赶路吧~”

        肯帕也是眉头一皱,哪有大半夜还赶路的,这特么不是扯淡呢吗?

        “肯帕族长,所谓兵贵神速,咱们已经耽搁三天了,再拖下去我怕家里有变~”

        孙芳满目忧愁,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总有一丝不妙的感觉,这该死的感觉虽然只有一丝,但是却让他心悸。

        “总领,你们汉人的话我不懂,我只知道天这么晚了,我们草原的汉子们不愿意熬夜赶路,您还是好好休息吧~明天一早咱就出发。”

        肯帕说完直接甩门而出,留孙芳一人在那发傻。

        “哎~罢了罢了~”

        没办法,谁叫自己没有兵权呢,孙芳拗不过肯帕,只得休息,但是这一夜不知道为何他总是梦到孙家祖宗的排位,搞的根本没有休息好。

        就在孙芳和肯帕休养的时候多幹达和呼莫尔丝毫没有停留,两人一先一后被沮授放走,日夜兼程,终于赶在了他们前面回到各自族中。

        “大哥,你怎么回来了?”

        夜半时分,多幹忽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多幹达,心中不由的一阵疑惑。

        “多幹忽,先别说那么多,孙芳的家人呢?”

        多幹达状若疯魔,使劲摇着自己的兄弟。

        “孙芳的家人还在族中,怎么了?”

        多幹忽满脸懵逼,自己大哥这是怎么了?

        “好好好,还在就好,马上派人把他们给我抓起来,然后吊死在五里外的敖包上~”

        多幹达的话彻底把多幹忽雷的外焦里嫩,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谁来跟他解释一下。

        “大哥,有话慢慢说,孙家之人有恩于我多幹部,咱们怎么能恩将仇报呢?”

        “多幹忽,孙芳就是一个背信弃义的混蛋,他背叛了我,背叛了这次的同盟,背叛了鲜卑,还害我差点死在汉境之内,

        这次出兵完全是他的一个诡计,目的就是图谋我们的家园和牛羊,他想当这片草原的王~”

        多幹达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更是抽出了弯刀,一刀斩在了桌案上面。

        听到多幹达的解释,多幹忽更加傻眼了。

        “兄弟,你不信我?”

        看着傻乎乎的多幹忽,多幹达一副便秘样,这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信,一个人忽悠整个草原去送死,然后再上演王者归来?难道不是跟天书一样?

        “干~我怎么可能不信大哥呢,这个孙芳真是死有余辜,我这就派人抓孙家人过来剥皮扒骨,为大哥泄愤~”

        多幹忽突然拔出手中的弯刀,然后一刀将多幹达砍翻在地。

        多幹达倒在血泊之中,满脸都是惊恐和错愕,他从来就没想过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弟弟,竟然会向自己挥刀。

        “大哥,自小你便是阿爸阿妈的眼中的骄傲,而我呢?就是一坨屎,从来都没正眼看过我。”

        “每次打仗我都冲锋陷阵,舍生忘死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为了能追的上大哥你的脚步吗?

        为的不就是摆脱你的阴影,让别人知道多幹部不光有多幹达,还有我多幹忽吗?”

        多幹忽说完一脚踩在了多幹达的身上,将脑袋低到了他的耳边。

        “大哥,从今天开始再无多幹达只有我多幹忽~”

        “啊忽,你~”

        多幹达看着眼前的多幹忽满是陌生。

        “放心,是孙家人杀了你,我会给你报仇,用孙家所有人的命给你陪葬,还有你想成为草原的王,我也会帮你做到的~”

        多幹忽说完再次猛的一刀刺进了多幹达的胸膛。

        “啊忽~在我眼中你一直是我的骄傲,去吧,踩着大哥的尸体去吧,你要成为这片草原的王,大哥会在天空看着你的。”

        多幹达说完眼角流出了一丝眼泪,然后扭头看了眼外面,带着世间的满是眷恋和不舍,缓缓闭上了双眼。

        “大哥~啊~”

        在这一瞬间多幹忽终于忍不住了,抱着多幹达的尸体大声痛哭,就好像一个孩子没有了乳娘,从此没了生的希望。

        守在帐篷外面的都是多幹忽的亲信,听到里面的动静,都像石头一样定在原地,没有动弹。

        “忽木儿~”

        帐篷突然被掀开,多幹忽满身是血的冲了出来,怀中还抱着被自己亲手杀死的多幹达。

        “主人~”

        一个身材高壮的草原汉子猛的站到多幹忽的身前。

        “你马上去把孙家的人都给我抓来,我要把他们抽筋扒皮给我大哥陪葬~”

        “诺~”

        “坎虎~”

        “主人~”

        又一个草原汉子跪在多幹忽的身边。

        “你马上派人将我大哥的亲卫抓起来,割掉舌头明天一起为我大哥殉葬。”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