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田丰谋沮授

第三十三章 田丰谋沮授

        七八十名精骑,围着一辆马车在官道上高速奔驰,趁着皎洁的月光,为首之人正是颜良。

        “先生,路程颠簸,可需要休息一会~”

        颜良策马奔到马车边上,冲车里发问,田丰才学惊为天人,所以他才以先生尊称。

        “不用,古有萧何月下追韩信,现在我田丰以明月为灯,为太守访大才,岂不美哉~”

        古代的马车没有减震措施,再加上道路颠簸,坐在马车之中并不比马上舒坦多少,这也是为什么有古话叫做舟车劳顿了,但是田丰却不以为意。

        “那就辛苦先生了,照这样的速度来看,傍晚时分应该就能到广平了。”

        田丰无所谓,军伍出身的颜良更是无所谓,马鞭一拍,再次冲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一路疾驰,就连饭菜都是简单对付了一下,然后又在田丰的催促下再次赶路。

        踏星而出,伴月而至,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他们这才看到广平郡的边界。

        由于半夜城池不会开门,所以他们只能在野外对付一宿,天明才能进城。

        一行人没有过多的动作,二十名近骑直接策马奔出,去外面警戒,剩下的骑士从马上拿下毯子,就躺在自己的战马旁边。

        “颜军候,还请上车一叙~”

        颜良刚来到马车边,就听到田丰的邀请。

        “先生,何事?”

        颜良掀开幔帐,直接钻进了马车里面。

        “颜军候,沮授此人才识惊人,有破天之智更是见微知著,稍微有些风吹草动都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这次咱们要做最坏的打算。”

        看着眼前广平城,田丰的眼中满是凝重,所谓英雄识英雄,英雄惜英雄,他很明白沮授的厉害。

        “一切全凭先生安排~”

        感受到田丰的沉重,颜良也是一凝。

        “八十名近骑,留十人在城外接应,

        剩余七十人,十人布置在城门附近,一旦有变马上抢开城门,

        十人去购置大车二十辆,随时准备绑人上车,

        剩余五十人分散开,分成四组,分别入住沮授府邸四方,如果需要以最快时间冲击府邸,

        颜军候你则带十人随我去拜访沮授,事有不成看我眼色行事,

        一定要第一时间控制住之老母,明白吗?”

        田丰交代的很仔细,从城外接应,到城门控制还有沮授府邸的安排都是一应俱全,甚至就连最坏的情况也交代了主次。

        “先生,难道不应该先拿下沮授,再控制其家人吗?”

        颜良一阵挠头?

        “军候,您是想让太守得到一个活的沮授,还是一个死的消息呢?”

        田丰抬头看了一眼颜良。

        “自然是活的沮授了~”

        “沮授此人才熊且性刚,如其不愿出仕,任凭将军如何威胁都无济于事,甚至可能出现最坏的结果,但是此人最重孝义,如果将军能控制其母亲,那此人定会乖乖的跟我等回常山~”

        这会的田丰完全就是一个混蛋,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

        “诺~”

        颜良沉重的点了点头,同时看向田丰的双眼有了一丝忌惮。

        识人而知心,是没错,但是这些文人却是知心而挖起心,以其为己用,太恐怖了。

        一夜无话,除了近骑们的换班轮岗,完全没有任何异动。

        天色刚亮,一行人便各自换装进城,一进城就好像游鱼般按着田丰的布置奔向各自的方位。

        日夜轮转,经过一天的休息,田丰也已经恢复了元气,经过仔细的梳洗之后,带着颜良,郑斌和十名护卫朝沮府行去。

        沮授府邸还算不错,半夜时分灯火通明,门口还有两名家丁在站哨。

        “什么人?”

        看到田丰的马车停在门口,还有十来名劲装汉子护卫,他们很警觉的闻询。

        “巨鹿田丰,特来拜见沮授~”

        田丰话音刚落,郑斌就很乖巧的跑上前去,递上了拜帖。

        “田丰?请稍等,我这就去通报老爷~”

        一名家丁接过拜帖,跟同伴交流了眼神,然后开门闪了进去。

        过了一会就看到大门嘎吱一声打开,一个身材高壮的中年汉子大笑着走了出来。

        “元皓来访,为什么不早点告知,我好出城迎接啊~”

        沮授亲自出迎,可见对田丰是极为重视,但是却在不经意间扫到了颜良和郑斌,眉头不由的一挑。

        “则注,许久未见,无恙否~”

        田丰也上前一步,紧握住沮授的双手。

        “这两位是?”

        两人一阵寒暄之后,沮授将目光瞄向了两人,最后定在了颜良身上,无他,这家伙太雄壮了。

        “这是从常山而来的~”

        田丰没有多话,只是介绍了两人来自常山郡。

        “常山?不知贵客前来,多有怠慢~请~”

        虽然田丰只是轻描淡写,但是以沮授之智已经从里面揣摩出了田丰要说的话,干脆利落将三人迎了进去。

        “沮并,将灯笼熄灭,闭门谢客。”

        “诺~”

        “沮或,带这几位军爷下去休息,好生安排~”

        “诺~”

        沮授虽然只是交代下人,但是内中的话语已经说明了一切,尤其是带几位军爷下去,让颜良不由的一阵心悸。

        得到沮授示意,沮并直接将灯笼挑灭,而沮或则安排颜良带来的近骑,进府休息。

        沮授家业不小,毕竟做过两任县令,而且又是当地的望族,穿越亭台,最终来到大厅之中。

        “元皓,不知你这次来广平所谓何事?”

        沮授面色如常,看着边上的田丰。

        “则注,我们的来意想必你应该也清楚,明人不说暗话,我已经决定出仕辅佐常山太守袁术,现在来这里就是邀请你同往~”

        “原来元皓兄已经决定出仕,那我在这里先恭喜了,但我想知道邀我同往是你的意思还是袁太守的意思呢?”

        田丰出仕沮授已经猜到,否则他也不可能专门从巨鹿赶到这里来,而他在收到常山郡的种种消息后也是心有向往,但是他却又自己的顾虑。

        “在下颜良,添为破虏军下军校尉~特奉主公之命前来请田丰和沮授两位先生出仕~”

        这个时刻,田丰说什么都是错的,而在他的示意下颜良一步跨出,向沮授解释。

        “沮某不才,劳烦太守挂牵,但是家中上有老母,下有妻儿,实在是当不得远行至常山郡。”

        沮授的话让气氛瞬间凝固,一时间空气静的可怕。

        “则注,如今天下乱象已起,各地黄巾未平,四方养寇以练兵,

        洛阳更是风暴将至,十常侍同大将军水火不容,早晚必有一战,届时绝对会是你我难以预测的局面,

        果现在不能得遇明主而投之,到时即使你才智通天,也难保沮家之安危啊~”

        “乱世自有定数,我观袁术有枭雄之资,就是这乱世之定数,所以才同颜良一同前来,就是希望则注莫要错过~还请三思。”

        田丰的话其实沮授又何尝不知,但是他却实在不想自己的母亲因为自己出仕舟车劳顿前往常山郡,再加上还有老婆孩子。

        “元皓,你说的我又怎会不知,但是~”

        “授儿~”

        沮授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老妇人在一年轻妇人搀扶下行了进来。

        “母亲~”

        沮授赶紧跑下去,原来这人就是他的母亲。

        “授儿,母亲知道你有大才,袁术袁太守为袁氏贵胄,四世三公之嫡子,这样有名望的人来邀请你出仕,如果只因为老婆子你就要放弃,那么为娘怎能心安,我又怎么能对得起你死去的父亲。”

        沮授的母亲也是深明大义之人,随便一句后就让沮授无言以对。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了,如果你在不答应,为娘现在就死在你面前,也好绝了你的后患。”

        看着老娘的样子,沮授知道他不是说笑,于是只得一阵苦笑。

        “元皓啊元皓,你真是苦了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