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袁术不做短命皇帝!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密议

第十章 密议

        “卑职在”

        “你护城有功,兼且杀敌无数,功当其次,赏赐你黄金千两,绫罗百匹,同时册封你为左曲军候,协助颜良统摄五曲。”

        “文丑多谢主公。”

        文丑也是一样,辅佐别人他可能不会鸟,但是辅佐自己的大哥他是一万个愿意。

        “周普。”

        “卑职在~”

        听到袁术提自己名字,周普也是一阵惊讶,他没想到太守大人竟然会知道自己。

        “你护城有功,功当再次,赏赐黄金五百,绫罗五十匹,同时册封你为右曲军候,协助颜良统摄五曲。”

        “卑职遵命~”

        “袁方~”

        该封的封,该赏的赏,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这才结束,最后又喝了一通酒,袁术回到卧室已经是半夜了。

        “我靠,这酒喝着没感觉,但是后劲还真大。”

        第二天起来,袁术使劲的摇了摇脑袋,昨天刚开始他还有知觉,但是后来是真的不知道了,具体喝了多少酒他是真不知道了,只记得睡前还吐了一次,又喝了一碗玲珑递来的醒酒汤,这才睡着。

        “少爷,你醒了”

        听到里面有动静,早就侍候在外面的玲珑马上带着一群侍婢进来帮他梳洗。

        “嗯,玲珑,现在什么时辰了。”

        看着外面的太阳,袁术直捂眼睛。

        “已经是晌午了。”

        玲珑一边帮他梳洗,一边回答袁术的问题。

        “原来已经晌午了,怪不得呢~”

        喝酒误事,他本来还想今天会见真定令和郡守府的那些草包官吏呢。

        “少爷,真定令孙维已经带着一众官员在府外等了一上午了。”

        继续梳洗的玲珑突然冲袁术说了一嘴。

        “那赶快让他们进来吧。”

        听到玲珑的话,袁术顿时就要召唤他们过来。

        “少爷,莫慌,既然他们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在乎多等一会吧。”

        玲珑去轻轻一笑,把袁术拦住。

        “??”

        看着笑嘻嘻的玲珑,袁术不由的一头问号。

        ”嘻嘻,玲珑看中了一个玉簪,只不过手上没钱。“

        看着疑问的袁术,玲珑却突然扯上了局外话。

        “好你个玲珑,不就是玉簪吗,多少钱,我帮你买。”

        “黄金一千两。”

        玲珑的眼睛弯成了一轮弯月,看起来非常好看。

        黄金一千两,你买的是和氏璧吗?

        虽然被玲珑敲竹杠,但是袁术却丝毫不在意,反正袁家的钱也花不完,何况还是给自己的贴身女婢买,毛毛雨,再说他倒要听听玲珑的话到底值不值这么多。

        ”公子,你可听过官清如水,吏滑如油,这些官吏能爬到这个地位哪个不是人精,再加上他们在真定盘根错节这么多年,如果公子不好好晾凉他们,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呢。“

        袁术很认真的在听玲珑说话,到底是青色资质的人才,虽然是女子,但是却一语中的,一针见血。

        是啊,这些官吏都是属驴的,如果自己真的给他们好脸色,那他们就绝对不当自己一回事,哪怕四世三公的袁门嫡子也不例外。

        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自己也是一样,没有根基他们能让自己在真定府寸步难行,所以自己首先要做的便是给他们来一个下马威,好好杀杀他们的气势,但是该杀那只鸡呢?

        “玲珑,派人去招颜良文丑过来。”

        杀鸡之前自然要先把这些人了解个通透,这样才能一刀毙命,而身为常山人的颜良文丑就是他情报的首选。

        “噗嗤~”

        玲珑却是一笑。

        “你笑什么?”

        “主公,可是喊我们?”

        颜良和文丑听到袁术找自己,马上推门进来。

        “少爷,这二位将军,昨天可是在门口守了一夜呢。”

        原来颜良文丑竟然在自己门外值了一夜的班,还真是好下属啊。

        “颜良,文丑,你们快给我说下这真定府中的形势,比如有几大家族又有多少在官府当值,还有他们之间的关系。”

        “主公,真定府有张孙赵李四家,其中以张孙二家为最,张家主铁器打造,郡府一应军械打造全部出自此家,嫡子张望为军司马,不过已经阵亡。

        孙家主粮食,据说其在真定拥有良田万顷,真定府大大小小的粮商全部仰其鼻息,次子孙维正是现在的真定令,其女婿周昌乃是真定县尉,负责巡守真定城。

        赵李二家在官府当值的人也不少,赵家主马匹,据说他们跟乌桓有说不清的关系,次子赵兵为司曹,负责郡府马匹采购。

        李家主盐业,李家嫡子李林乃是主司民务的属官,与其说是盐商,不如说是私盐贩子,其麾下有一批敢死的盐枭很是凶狠,四邻八乡的乡匪强盗没有不给他们面子的。

        四家之外还有七八家稍微小点的,跟他们比起来就差的远了。”

        颜良不说还好,一说袁术直皱眉,一个主军械,一个主粮食,一个主马匹还有一个主盐业,这等于占全了。

        “颜良,这四大家族里面,哪个家族名声最差?”

        颜良看了眼袁术,脑袋一转,便知道他的意思,这是要找人开刀呢。

        “主公,四大家族如果说名声差,自然是贩私盐的李家,但是如果主公是想杀鸡儆猴的话,我建议这家。”

        颜良说完从袁术的桌子上拿起一个白面饼子,冲天空扔了一扔。

        听到颜良的话,袁术不由的陷入深思。

        张赵两家不能动,最起码暂时不能动,军械马匹对专业性的要求非常高,而且无论到哪都是抢手货,乱世之中枪杆子出政权,他还需要这两家的支援。

        李家虽然名声不好,但是私盐也要有其固定的通道,如果自己贸然切断,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去弄盐,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孙家就不一样了,粮食可是自己的命脉,俗话说得好,肚里有粮心中不慌,这东西还是掌控在自己手里的好,而且最关键的是种粮食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对于乱世来说最不缺的就是流民,流民是什么,就是吃不饱饭四处流浪的农民。

        “嗯,颜良,我想吃了这白面饼子,又不想让别人说太多话,你感觉该怎么办?”

        既然颜良想到了动孙家,那么想必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主公,真定令孙维护城不利,疏于防范,单这就是一条大罪,而且战时他还贪生怕死,多次想要逃走,这两样罪按大汉律例足以革官抄家了。”

        话不多说,颜良直接站到了一边,这一切全要看袁术的意思,自己不过是提建议罢了。

        官要革家要抄,但是革官后找谁顶上,抄家要抄到什么程度,是只动孙维还是将孙家连根拔起,这都是自己要考虑的问题。

        ”孙维你最好识相点,好好给我表现,那样我还能给你们孙家留条活路,如果顽抗到底,休要怪我心狠手辣。“

        想了好一会,袁术这才下了决定。

        “颜良,持我令牌速去私骑营地,命他们做好准备,随时出发。”

        “遵命~”

        “文丑,你率二十近卫护卫在门外,听我号令随时准备出手。”

        “遵命”

        “玲珑,时间也差不多了,一个时辰后,招那些人精进府叙话。”

        “是,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