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96章 太上皇帝の心

第196章 太上皇帝の心

        骑墙而来……

        她看到了!

        太上皇朱祁镇顿时就像是被人抓奸在床的西门庆一般,有点燥得慌,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说你儿子我又在策划政变呢,想要重新当皇帝,你赞同?你反对?

        这不像话。

        可如果说别的,自己母后这般聪明人,又是政坛上的老手,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破绽?如果她要是掺合一手,无论是他,还是那个孽畜的景泰帝朱祁钰都落不下好。

        当初自己登基为帝,后来朱祁钰监国变皇帝,朱见深为太子,以及现在自己这个太上皇,这种种的局势,又哪一样不跟她有瓜葛?

        明明想骗,却又怕骗不过,适得其反,这让刚刚还志得意满的太上皇朱祁镇很是为难,我该怎么狡辩,呃,错了,划掉,是朕改如何解释呢?

        “母后,朕……”

        就在太上皇朱祁镇不知道找什么理由来糊弄孙太后的时候,阙听到孙太后又继续说道:“皇帝啊,你当年可有深哥儿这般英武?”

        甚至没有等到他回到就继续说到:“就算是先帝宣宗陛下也没有这般的武功,这是天佑我大明!你想怎么样,哀家已经管不住了,但是——”

        “深哥儿是我看着长大的,他是哀家认定的大明皇太子,他是国本,你明白吧?”

        明白吗?

        自然明白,就是说自己的儿子,自己管教不了了呗,而且还是您老人家钦定的大明皇太子。

        更重要的是,自己想要复辟,法理大义上还需要自己的母亲孙太后得支持,他还真不敢得罪……

        但,他要复辟,实质上要对付的是病怏怏的景泰帝朱祁钰吗?

        是皇太子朱见深啊!

        自己复辟要抢的可是他的皇位!难道自己去跟自己儿子商量——儿啊,你爹我想再当两年皇帝,给自己洗白平反一下,你看,要不,你晚两年再登基?

        这是人话吗?

        ……

        孙太后走了,留下一地鸡毛……呃,是一脸忧伤的太上皇朱祁镇,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为自己的弟弟景泰帝朱祁钰的病情而担忧呢。

        事实上,大家不知道的是在经过了大国手汪渭的治疗之后,虽然身体还是很虚弱,连床都起不了,却已经基本上恢复了意识清醒。

        至少他能躺在床上看着唐贵妃和汪废后两人再为他忙忙碌碌。

        他能有什么可料理的?躺在床上,无非就是需要人颠来倒去的给他擦拭身体。据大国手汪渭说,最近这两天景泰帝虚汗会很多,要注意不能受凉,也不能虚脱,要注意补水也要注意身体的干爽……

        总之一大堆太医院御医没有交代过的事项。

        唐贵妃和汪废后甘之若饴。

        只是苦了御花房的李惜儿,毕竟她虽然受景泰帝宠爱,可是没名没份,现在又摊上自己男人病重,想要探望都不允许!

        只是,她所能接触到的两个男人——景泰帝朱祁钰和皇太子朱见深现在都已经没有什么精神顾上她了。

        景泰帝朱祁钰固然是幡然悔悟一心要调养身体,甚至还有心在大国手汪渭的调养下,准备病好之后再生个儿子继承香火。皇太子朱见深更是忙忙碌碌的陷入到了大明政事中去。

        内阁拟好条陈,朱见深再去披红,最后用印,看起来犹如后世领导签字审批一样,事实上,工作量却不可同日而语。

        天下万般系于皇帝一身,怎么可能就朱笔一点,草草了事?

        但,大明的很多事从当年太祖高皇帝开始,就已经把皇帝变成了一个蓝领职业,而非是一言决断天下的九五至尊。

        太祖高皇帝是从苦日子过来的,对于国家大事有着刻骨铭心的执念,总觉得这天下为官的就没个好东西,所以他信不过,事必躬亲。

        这,可为难坏了监国的小太子朱见深,毕竟他才十三岁,明年才成年呢!

        于是文楼之中,南书房中便出现了几个身影——老天官老太师王直王老爷子、大明少保于谦于尚书、以及被王直王老爷子拽过来的吏部右侍郎李贤。

        恩,李贤其实不想这么早暴露自己太子党的信息,奈何,王直王老爷子只一句话就打消了他的计划——内阁是景泰帝的内阁,文楼南书房是皇太子得南书房。

        李贤一想,也对,现在不占位置,等人家登基了,这位置就不好占了!

        于是便出现了这么奇怪的一幕,大明六部的奏章固然一如文官闷希望的那样到了内阁,可内阁也仅仅只是有草拟条陈的权力,然后这个奏章又去了文楼南书房,经过太子的“审议”之后,加盖太子双龙符之后,再下发六部……

        你说皇太子懒政吧,偏偏政事处理的都还不错,也没耽误啥,可你要说他勤政吧,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就是南书房的作用。

        这特么跟景泰帝还有正统皇帝哥俩完全不一个路子啊!

        至于你想弹劾——

        对不起,南书房大臣之中还有个右都御史李实!

        这是什么路数?

        这让一直再等着朱见深出招儿的太上皇复辟集团的大军师王骥王老爷子很是郁闷。甚至他都没有发现,他们阵营的话事人已经和双花红棍曹吉祥私底下运作藩军入皇城一事。

        太上皇朱祁镇默默的计算着,过了足足半个多月以后,藏在皇城之中有曹吉祥打掩护的藩军足足有了三四千人,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这个时候的太上皇朱祁镇却又开始有点踌躇了,说白了就是心虚,内心里没底儿而已。

        说一千道一万,你也是一个已经退位了八年的太上皇而已,还能有多大的影响力,谁也说不清楚!

        万一,自己坐上了龙椅,满朝文武不同意怎么办?

        就想当初太宗文皇帝靖难成功,兵临南京城下,不是一样有方孝孺这般的人盖不奉旨,连你登基的诏书都不给拟!

        自己可丢不起那人!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当初徐有贞和许彬被撵出北京城,流放三千里,自己没有去维护一下是何等的失策。

        因为现在,再想找个人替自己说话,第一个站出来支持自己复辟,好像有点困难啊!

        怎么办?

        朕原以为我只是担忧,不是真的心虚,现在看来,朕手里自以为一手的好牌是真的虚啊!

        可朕满脑子,整个心房都已经被复辟登基为帝给占满了啊……

        谁来给朕当喉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