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93章 这很刑啊

第193章 这很刑啊

        事实上这里是朱见深的内书房,能随意进来的人本身就不多,毕竟里面有很多机密,比如朱见深口述,小丫鬟蓉儿手书的各类人民上仙赐下的土法秘笈!

        除了小丫鬟蓉儿以外,能够在没有通报的情况下,出入这内书房的人,绝对不超过三个人!朱见深第一时间便想到了是谁,不由的转身看去——

        好尴尬啊,他猜对了!

        来者正是万贞儿,只见她端着一盅汤缓缓的走进来,看着两人之间的亲密动作,不知道为什么,便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有心想要提醒一句:小郎,门都没关呢?

        但是看到朱见深那尴尬的表情,心里只有他的万贞儿又温柔的一笑,没有说什么。

        轻轻的来到桌子前,放下那一盅炖品,笑着说道:“小郎,来,秋干物躁的,又刚从塞外归来,这是我刚刚让人对你炖的秋梨膏,喝点润润……”

        朱见深也正是知道自己的大姐万贞儿不会说别的,所以才尴尬。这种包容、温柔编织起来的大网网住了朱见深内心里最深处的羁绊,让他这个从后世穿越而来的优质青年一点都不在意那小二十年的年龄差。

        这算什么,大水鱼那种推姨狂魔都没啥,何况自己只是喜好个御姐?

        端起秋梨膏,朱见深用旁边托盘上的小勺子一边吃一边对着万贞儿问道:“大姐,那门头沟的西山基地建设的怎么样了?还有焦炭和炼钢高炉什么的有什么进展么?”

        事实上大明朝对于高炉早就开始应用了,生铁铸造产量并不低,即便是熟铁产量也还算是可以,只是咱们认知里的工业钢没有严格的划分而已。

        因为中国工匠心目中的“钢”事实上已经无限接近特种钢的地步!

        万贞儿看了一眼小丫鬟蓉儿,小丫鬟也是懂事,很快便对着朱见深道了个万福,便退了出去。

        这个时候万贞儿才对着朱见深汇报着西山钢铁复合生产体的进展,至于玻璃,朱见深只需要知道利润就可以了。身为跟随朱见深时间最长的人,万贞儿很是明白朱见深想要知道什么……

        土法高炉加转炉的建设其实在朱见深获得了门头沟的煤矿开采以及玻璃生产厂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现在大约也就能做到基本满足火枪枪管和一些火炮的需求,至于其他的……

        再等等吧。

        毕竟煤钢复合体从来都是复杂的,当年德国之所以能崛起,鲁尔工业区被称为德国工业的心脏,是德国发动两次世界大战的物质基础,可见从工业革命开始到二战这段时间,煤钢复合体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

        朱见深了解这些之后,从书架中找到了两本小册子,递给万贞儿,缓缓的说道:“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很多,单一个玻璃怕是力有不逮,这个叫肥皂,也叫香皂,也可敛财……”

        “还有这个,是白糖的制备……”

        万贞儿接过来只是扫了一眼便点点头,慎重的说道:“我会安排可靠的人去做,只是小郎,这几个月来,咱们皇家供销总社在你手写的借粮条的基础上,为了你的北巡所发行的抵账券现在已经被那些大商人还有大地主们炒的比黄金白银还抢手,并没有多少人真的来兑换金银,你看怎么办……”

        怎么办?

        凉拌!

        大明朝的纸钞又不是没有,只是没人用而已,因为他没有货币信用,现在好不容易误打误撞的搞出来一个白条到代金券再到一般等价物地步的债券,那不是好事么!

        用怎么办,当然是且行且珍惜了!

        朱见深第二天下午便见到六部尚书中存在感比较弱的刑部尚书俞士悦和刑部左侍郎刘广衡。和闹脾气的工部尚书江渊不同:江渊是进过内阁当过阁老的,因为一心想要谋求兵部尚书,却被人委托了工部尚书而心存不满这才磨洋工存在感弱。

        俞士悦不同,他是可以的弱化自己的存在。

        这人你说有能力么?

        当然,到了六部尚书,又是多年的大司寇,俞士悦本身在刑部的能力和威望都不弱,可是偏偏吧,运气不咋地,干点啥破事都容易露馅,然后又一直被人弹劾,所以从景泰六年开始,已经算是活明白的俞仕朝便要辞职,可惜,景泰帝也知道他是个干实事的主儿,一直不允!

        下手坦然坐着喝茶的俞士悦,朱见深有些意外这个黑脸的老者,这是南方人?

        进来的时候身高就让朱见深有些意外,在加上这黑脸,说话声音亦如洪钟,这特么是南直隶苏州府长洲人?

        “大司寇的名声,孤王也是早有耳闻的,陛下一直不允您致仕,也是看中您的本事,毕竟这刑部一大摊子,少了您可不行……”

        朱见深这话一出,就知道说错了,毕竟旁边还坐着一个刑部左侍郎刘广衡呢,人家可是被景泰帝召回担任刑部左侍郎过渡,下一步就是刑部尚书呢,你这张口就说刑部少了俞士悦不行,把人家置于何地?

        “呃……”

        朱见深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看向另一侧的刑部左侍郎刘广衡,略带歉意的说道:“少司寇,刘中丞,刚才是孤王说错话了,您这不要生气啊……”

        刘广衡:?(′???`?)

        刘广衡微笑的颔首点头,似乎没生气,那神情的意思是说:您可以当我不存在!

        俞士悦也是觉得今天这小太子不对劲啊,明知道老子闹辞职,接任者就是刘广衡,还这么说,这事故意的吧?但是人家是皇太子,年纪又小,你能怎么办?

        只能他来打圆场的把这事揭过去。

        三人便这么尴尬的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话过三遍淡如水,更何况这小太子还一直都在恭维俞士悦,甚至还用废后汪氏来攀交情,只是这个手段吧,有点太……

        俞士悦:╮(╯▽╰)╭

        你特么能不能不要搞我啊,老子要退休,继任者是刘广衡,这大家都要留一线的,这样继任者才会尊重前者,前者也能留一丝香火情,现在小太子你这么搞,老俞我怎么办?

        等到茶彻底的淡如水之后,朱见深这才示意两人可以告退了,于是这个时候刑部左侍郎刘广衡站起身来,一躬身施礼,就在所有的人都以为他要告退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他说:“敢问殿下,那定襄伯郭登是怎么战死的,殿下可否让微臣调查清楚,毕竟……”

        说道这里,刘广衡直起身子沉声说道:“大明朝多少年没有战死过勋爵了,这事大有蹊跷……”

        呃——

        正要离去的俞士悦心中一激灵,忽然就明白了小太子朱见深的想法——

        卧槽,这很刑啊……

        连刑部的人都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