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91章 谁是我们的敌人?

第191章 谁是我们的敌人?

        所谓的御门听政,在朱见深的心里曾经向往了很久,只是没有想到这第一次的御门听政竟然就这么平平无奇的度过了,没有一点的波澜,也没有一点的生气。

        嗯,最大的工作就是宣布太子监国,行双龙符令!

        其他的?

        怎么可能!

        昨天晚上该知道的就已经知道了,该表达自己意见的也都暗中进行了交换,甚至有什么事情需要御门听政上处理也都提前妥善的进行了适当的处理,为的就是一个顺利。

        嗯,得给小太子面子,让他知道这大明在咱们的治理下,国泰民安,没啥事,你一边歇着去吧。

        大明皇太子监国朱见深殿下只是走了一个流程,便在天刚刚亮,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次大朝会,这让他的心里很是不开心。

        谁让我一时不痛快,我就让谁一世不痛快!

        于是回到自己的东宫的时候,早就已经等候多时的老太师王直王老爷子丝毫不避人的已经在等着他了。

        望着朱见深那不高兴的脸色,王老爷子很是悠然自得的喝了一口蓉儿给他沏的茶,然后淡淡的说道:“怎么,选好地儿没?”

        王直王老爷子问的自然是太子监国办公的地方,这个地方也是朱见深需要选择的,原来毕竟皇帝是景泰帝,太子虽然是太子,也不好太过于流连权力,于是朱见深根本就没有在宫城内有个落脚的地儿,当然说太子东宫本身距离宫城不远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但现在不同了,他现在监国了,那就不是落脚儿的地方,而叫办公的地方。

        “我选了文楼,那里距离东华门不远,距离内阁的文华殿也不远,正好!”

        朱见深其实也没有过多的选择,毕竟,后宫是不能选的!景泰帝朱祁钰经常使用的宫殿也不能选,可供选择的本身就不多,好在这文楼在奉天殿前面的广场东侧,面对着广场,始建于太宗皇帝永乐十八年。

        事实上朱见深选择的文楼在后世叫做体仁阁,体仁阁东面便是后世大名鼎鼎的文渊阁,当然现在还没建,有的只是文华殿。文华殿,本来为皇帝常御的便殿,因为景泰帝经常生病,这里便默认的成为了内阁的办公场所。

        朱见深选择文华殿来作为太子观政之处才算是合乎规矩,毕竟在历史上,朱见深在他父亲明英宗朱祁镇复辟的天顺朝便是在这里观政的!

        但是,朱见深偏偏摆出一副尊贤重士的模样,很是谦虚的谢绝了内阁首辅陈循陈阁老提出内阁腾挪的意见,大度的选择了较为狭窄的文楼,姿态摆的不可谓不高。

        王直王老爷子也是点点头,很是满意。自己这个学生没有志得意满,也没有嚣张跋扈,更没有仗势欺人,而是选择了看似憋屈实在以退为进的招数,这让他有了一丝成就感。

        辅佐或者叫教导这样的君主,才是我辈文人的理想啊。

        这才帝师应该辅佐的明君啊。

        老夫虚度一生,临了半截入土的时候竟然有这般的境遇,老天待我不薄啊!

        想到这里,王直王老爷子更加稳重的说道:“殿下,按照一般的管理,无论是太子监国还是皇帝登基,基本上第一道重要的令旨都不会被封驳,殿下有何打算?”

        朱见深想了想,觉得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再说了,老太师王直王老爷子对自己也算不错,便把自己思量的三个问题说了出来,其实归纳起来,无非就是铲除异己、抵御外侮,掌控军队。

        王直王老爷子没有想到小太子在这个时候竟然想到的是这三个问题,不由的看向朱见深,脸色微微一变,颔首点头的说道:“殿下真是天纵奇才,这三个事情,都是大事,也都是能展开,并且帮助殿下掌控朝政的重要手段,只是殿下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你到底想要自己的敌人越来越多,还是想要自己的朋友越来越少……”

        呃,这不是一个意思么?

        朱见深有些愕然的坐在老太师的旁边,然后端起那茶壶给老太师倒上一杯热茶,这才说道:“愿闻其详,还请老太师不吝赐教……”

        “大明朝的政事,殿下觉得是在朝堂还是在地方?”

        朱见深想了想,没有说话。

        王直王老爷子也没有打算听他的认识,毕竟太子就算是再聪明也才十几岁,而且这些问题都需要浸染在大明朝朝堂之上多年的人才能有一定的认知。

        “那殿下觉得大明朝堂是掌握在内阁手里,还是掌握在六部手里?”

        朱见深的神情越发的肃穆起来。

        “那殿下觉得现在大明的卫所军队不能应付现在的局面了么?”

        三个问题让朱见深忽然觉得自己来到这个时空的时间都成了毫无意义虚度年华的岁月,自己对于大明朝的认识还是太少了,他一直以毛教员的话来作为自己的指导思想,比如掌握兵力,比如在军队中又掌控后勤,在经济中又以国家社会主义模板来生产以至于以计划性的生产来推动科技的发展……

        这不能说不对,

        一如后世对大明的认知——文官个个都该杀;仕绅个个都该抄家;江南豪绅家族没个好的;对付北方蒙古等部族就要喊打喊杀,以及等等……

        但现在老太师的三个问题让他忽然觉得,除了照搬毛教员的指导思想以外,他忘记了最重要的原则——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也就是建设有大明特色的封建国家主义!

        王直看着朱见深那陷入到深思的神情,不由的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殿下其实这三位问题都是好问题,但是你忘记了一点,这三个问题的出发点都是你作为皇太子监国……”

        “可要是万一,你不监国了,甚至你还能不能是太子都两说的时候,你觉得这三个问题还是问题吗?”

        “殿下难道忘记了你是因为什么才回到北京城的么?”

        王直王老爷子说道这里,便端起茶盏,淡然的喝着茶,等待着朱见深的反应过来。

        朱见深的后背一阵发凉,终究他还是低估了权力对于人的吸引力,他觉得自己已经是太子监国了,别人就会死心了……

        太想当然了。

        不然,景泰帝朱祁钰只是生个病,就要密旨口谕的把他招回来干什么?

        还不是因为……

        王老爷子看着朱见深那变幻的脸色,这才说出了今天最重的一句话:“殿下啊,你现在首先要搞明白的是——”

        “谁是我们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