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86章 父与子(中)

第186章 父与子(中)

        “你父皇最近茶不思夜不能寐的,担心你的不行,哀家就不打扰你们父子俩叙旧了……”

        孙太后其实明白这个时候应该是人家父子之间的名场面,自己一个老太婆不应该喧宾夺主,再说了也一把年纪了,有个位子,有人尊着,也就行了。

        孙太后很是知情知趣的顺便让人把朱见深的亲生母亲周妃周夫人叫来。

        然后是旁边眼睛早就不好使的钱皇后,上前拍了拍朱见深的手,说了两句祝福的话,再模模糊糊看到一行人走来,便知道那应该人家朱见深的亲生母亲周妃周夫人,便和孙太后一样,知趣的离去。

        说是她还有点线没有纺,还有自己帮太子做了一件衣服,全是她自己个纺的线织的布,说是穿着舒服。让他过两天来取……

        说这些干嘛啊,朕好歹也是他爹,是曾经的正统皇帝,是太上皇,你这般的作态,不是让朕难看么?

        好在太上皇朱祁镇对于自己这个妻子还算是感情深厚,赶紧让人搀扶着伺候着回去。

        这时,朱见深也见到了,一个少女盈盈而立的跟在一个妇人身后,那妇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满脸复杂的从后面慢慢的走上前,正好帮尴尬的太上皇朱祁镇给解了围。

        “惠庆来,快来见见你弟弟,出息了,连你奶奶都夸他有宣宗之姿呢……”

        惠庆公主走上前,施礼间低声说道:“见过太子殿下……”

        朱见深赶紧上前,把自己姐姐给扶起来,这可是自己同父同母的姐姐,真让她把礼制施全了,那他背后不知道被人说啥呢,顺便上前赶紧给自己的亲生目前周妃周夫人施礼,这才故作随意的上前逗了那怀中的孩子朱见泽一下,却发现这个孩子竟然牙牙学习的模糊的喊道:“哥哥……”

        也不知道是笑着“咯咯”,还是叫的哥哥,但朱见深、朱祁镇还有周妃都是松了一口气,尴尬的气氛这才缓和许多。

        惠清公主看到这里,也才放下心来,这才是一家人应该有的样子嘛。

        刚才那叫什么啊,那气氛连她都感觉出来不对劲呢,也真是难为他三人,竟然还能装作无事。

        一家五口就这么簇拥着一个身材忻长的黑瘦小太子走进了慈宁宫,守护在守卫的十团营的兵卒也只是看了几眼,没有多说什么,很是顺利的放行了,保持了气氛的持续。

        或许是因为这个气氛还算不错,几人选择了院子中花树丛中的一个小亭子,团团围坐,倒也显得其乐融融,至少朱见泽很懂事,没哭没闹,自己的姐姐惠庆公主也知书达理,温柔贤淑,自己的亲生母亲固然是有几分志得意满,可终究身份现在还跟尴尬,也没太多的作妖,至于旁边的父皇……

        朱见深一边装作很高兴的招呼着姐姐、母亲的询问,一边装作无意的看着太上皇朱祁镇,并且四处的打量着这个院落。

        忽然,一个梯子若隐若现的出现在树木的墙边,被一些花盆遮挡了一部分。

        这是,爬墙用的?

        本就心虚的太上皇朱祁镇这个时候忽然看到朱见深的眼光,眼神中慌乱了一下,便给朱见深倒上一杯茶之后,笑着说道:“深哥儿看这些花花草草的怎么样?”

        朱见深这才正大光明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缓缓的说道:“树不错!”

        树?

        这些树,原来可是没有的呢!

        太上皇朱祁镇尴尬的一笑,沉声说道:“朕左右无事,寄情花圃园林,这才叫了人,送些花木前来,每日里剪剪花,浇浇水,施施肥什么的,日子过的好不快活!”

        就似乎是要刻意的彰显什么的,朱祁镇站起来身来,伸了一下老腰的说道:“感觉身体都年轻了许多,干事也有劲了,深哥儿以后不妨多进宫陪陪你姐姐,你母亲还有朕……”

        朱见深没有说什么只是微笑着连连点头称好。

        时间不久,还是惠庆公主很是有几分担忧的说道:“深哥儿,你是刚回京城就进宫了吧?”

        朱见深点点头。

        惠庆公主想要劝朱见深回去休息,却也知道这里没有发说话的份儿,只能看向太上皇朱祁镇。

        朱祁镇装作无奈的样子,白了一眼惠庆公主,这才没好气的说道:“深哥儿,看到没,说到底还是血浓于水,你姐姐都担心你在这里陪我们坐会,累到你了呢……”

        “去吧,朕也知道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就不多留你了。”

        朱见深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终于要离开这个不知道该说啥,却又不得不上说点啥的地方。

        对着自己的亲姐姐惠庆公主颔首笑了笑,朱见深起身施礼之后转身离去。

        佛堂内,对于辞行的朱见深,孙太后竟然难得起身,来到他的面前,装作和蔼可亲的给他整理了一下衣领才略微带着几分轻描淡写的味道说道:“深哥儿啊,那王骥好歹也是你父皇请出来的,又经过了皇上的允许,现在闲在北京城,不是个事,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你可得办的漂漂亮亮的,毕竟这王骥也算是你先帝和你父皇在位的时候,有大功之人呢……”

        朱见深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便告辞离去。

        走出慈宁宫,离开好远之后,感受着天上还带着暑气的烈日,朱见深抬起头,搭着手看了一眼太阳,这才摇摇头,向着冷宫走去。

        哪里住着的是景泰帝朱祁钰的废后汪皇后。

        和钱皇后不同,钱皇后固然是眼睛坏了,但是无论是景泰帝朱祁钰还是太上皇朱祁镇都是敬佩的很,严格说来也没受多大的罪,但汪废后是真真吃过苦,确当年在万难之间还把朱见深当亲儿子一般照顾的存在。

        她与景泰帝朱祁钰之间的感情,也是朱见深见识过的,现在景泰帝朱祁钰病重,固然是住在唐皇贵妃处,可朱见深觉得,自己有必要跟汪废后汇报一下,如果她没意见,其实朱见深想把汪废后也请到长春宫。

        有汪废后这么一尊大佛坐镇,他才勉强能稍微安一下心。

        有些时候,道德清高之辈,真的是震慑宵小的利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