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83章 武清侯石亨这人,能处不

第183章 武清侯石亨这人,能处不

        顺着潮白河,浩浩荡荡的官船经过密云、怀柔、顺义,达到了了通州!

        这样的速度虽然说快,而且部队也能到休息,可前提是自己的行踪也暴露了,于是在通州码头上,不但是顺天府的人在,掌管京营的武清侯石亨也派了人来询问情况!

        “末将十团营都指挥使石永兴(指挥同知石冲)拜见太子殿下,拜见大司马于少保!”

        两名英姿雄发很是威武的将军站在码头上,身后跟着一对精锐而威武的骑兵,齐刷刷的敬礼到是把站在船头于冕吓了一跳!

        偷偷看了一眼人家身后的骑兵,心中不由的感慨,这才是京营的骑兵嘛,当初那派给自己父亲的都是写什么玩意儿啊……

        呃,这话不能说,现在人家可都是被太子殿下收编之后的精锐战士,都是继鸡鸣驿大捷和新大宁城大捷之后的英雄。

        虽然于冕只是跟对方抱拳之后说自己去请示一下,没有太过于表现自己的气势,可身为太子殿下的幼军,刚刚得胜回朝的幼军,尤其是很多还是当年在十团营还是垫底存在的兵卒们,却是已经不管不顾的挺起胸膛,展现出自己最为威武的一面!

        现在老子是大明最精锐的部队了,是太子亲卫,是英雄了!

        船舱内的朱见深和于谦听到于冕的汇报,相互看了一眼,笑了笑,缓缓的说道:“于少保,你看,十团营这反应不慢嘛!”

        于谦苦笑着说道:“殿下,按制,您这部队的确不能进城!”

        “那既然如此,咱们的大司马觉得孤这部队应该驻扎哪里好?”朱见深略带阴阳怪气的说道。毕竟北京城内到底什么情况他们一无所知,从景泰帝八百里加急口谕宣召他回京到现在已经五六天了,这时间对于政变来说,足够了!

        所以,这只精锐的胜利之师,他可不想放到门头沟大营去,真出事,他哭都来不及呢!

        于谦当年知道这个小太子的心思,想了半天才说道:“不如这样,以太子得胜归朝,不日将祭天告祖,得胜之师便驻扎在天坛以西,宣武门以南的崇福寺如何?”

        朱见深的脑海里大约的浮现了后世北京的地图,想了一下,不就是后世右安门内西城的法源寺么……

        如果再延伸一下,再往南,那不是就是丰台么!

        嗯,这个地方好!

        朱见深点点头缓缓的说道:“就依少保的,咱们出去见见这两位武清侯的麾下!”

        朱见深和于谦走出船舱,走上码头,然后身后一队亲卫横冲直撞的就向前冲去,把十团营石永兴和石冲的随从给隔开,警戒上,而后,身为府军前卫指挥佥事的曹斌曹大个走到两人面前,居高临下的问道:“你们有什么事吗?”

        那石冲看了一眼石永兴,石永兴只得抱拳说道:“大帅又指示,说殿下大胜归朝,当走安定门,还请殿下允许我十团营的兄弟在前开道,护卫安全……”

        安定门?

        安定门在北京城的北面,而他们现在在北京城的东面!

        可这是规矩!

        出征走德胜门,归朝走安定门!

        朱见深却是摇摇头,他对这些倒是没有太多的兴趣,只是觉得无论是从水路直接到东便门还是陆路直接走朝阳门都要更快,为什么非要绕个大圈走安定门呢?

        “安定门就算了,兄弟们很多还在大宁卫跟鞑靼人奋战呢,怎么能走安定门,马放南山呢……”朱见深缓缓大的说道,“直接去东便门吧!”

        事实上,朱见深想的是,如果全面不下船,那么这只部队是不是就可以跟着自己到达东便门了!

        丰台大营……呃,划掉,是崇福寺距离北京城还是没有就在城门下的东便门近啊!或者从东便门的崇北坊玩西去,正阳门入京,立刻面对的就是六部和大都督府,权力中枢啊!

        石永兴想要劝,可是也知道自己没啥资格劝,只能把眼光投向于谦于大爷,就像是后世传习社的小伙子们嘴瓢了,被小黑胖子逮住,想要于大爷在郭班主面前美言几句一般。

        于谦身为兵部尚书当然知道这个规矩,可是他也知道现在的时间对于朱见深来说至关重要,想了一下,才缓缓的说道:“这样吧,既然太子殿下说北征鞑靼之战尚未结束,那就算是没结束吧,咱们折个中,走朝阳门吧!这样太子殿下也能先回东宫安顿一下,换一下装束,在前往皇城于皇后娘娘哭丧……”

        是的,朱见深回来的名义就是奔丧。

        杭皇后乃是他名义上的母后!杭皇后殡天自然是邸报传天下,可大家也心知肚明的景泰帝朱祁钰怕他尴尬,孙太后也怕这事从继统变成继嗣,自然是喝景泰帝一拍即合的下了懿旨,让其以军务国事为先……

        但是太子要尽孝,回来了,这也没人敢说不行啊!

        石永兴也是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只能给石冲一个眼神,然后躬身称是,闪到一旁,给皇太子殿下让出道来。

        王命旗牌开道,太子龙旗居中,然后是兵部尚书于少保的旗牌,具有骑兵持撑,马蹄生生的快速通过……

        按理说,朱见深身为皇太子,车马仪仗多得是,只是他赶时间,又从军务实戒虚!自身带了三四百人的侍卫便拍马快速通过,同时让府军前卫指挥佥事曹斌和于冕对接部队的驻扎。

        看到这里,石永兴和石冲才放下心来!

        因为武清侯石亨说了,只要不讲部队带进城,那就都好说,这个北京城就还是十团营最大,尤其在御马监的勇士营和四卫营被大太监刘永诚派出精锐救援太子和保护于谦之后,石亨更是在北京城内成了首屈一指的“权臣”。

        整个北京城,尽在掌握啊!

        拍马跑在前面的石永兴一边鸣锣开道,一边让石冲去汇报石亨,自己俩的任务完成了,至于剩下的事情,就不是他们能参与的了……

        朱见深早已经今非昔比,至少骑在马上,还算是游刃有余,望着那早已经消失身影的石冲,朱见深对着落后他半个马身的于谦于少保说道,“于少保,你觉得……武清侯石亨这人,能处不?”

        石亨这人,能处不?

        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