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65章 跪什么?

第165章 跪什么?

        事实上次蒙古入侵大约要追溯到正统十四年的土木堡之变,不过当时瓦剌阿剌知院部也是一样从独石堡进入长城内之后,转到走的马营防线,所以这么多年,大明的防御重点也是马营防线,谁知道这一次的兀良哈三部的骑兵竟然走的是东线……

        东线固然也以后战堡,可只要远远的绕过,也就没有危险了。

        可重点是,这一次他们是拐道去了西南的鸡鸣驿,那下一次直接南下,过了龙门河之后那可就直接到了延庆,所以,朱见深不知道与兀良哈三部合作的人有没有讲这个告知,他要做的就是就赶紧追击对方,尽可能做到的歼灭,减少对方的有生力量。

        和大明相比,蒙古这边最大的缺点其实是人。

        只有打疼他们,他们自然段时间不敢再来进犯。

        这就是他的帝师——毛教员教给他的: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所以朱见深对于独石堡这个地方没有任何的想法,甚至连进去彻查兀良哈是如何渡过长城的心思也没有,径直的就追击着兀良哈的溃兵约过长城,进入到了茫茫的草原之中。

        “他们怎么往东北方向跑啊……”

        朱见深对着身边的雨化田问道,雨化田现在带着斥候队,更重要的是朱骥在回北京城之前,已经把一部分锦衣卫的指挥权交给了他。但,雨化田毕竟年纪不大,对于很多事,做不到很了解。但这个时候身边跟着一个资深的大明老牌勋贵,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保定侯梁珤立马上前一抱拳的回答:“启禀殿下,兀良哈三部当年永乐帝的时候就提出过南迁到大宁地区,只是永乐帝没有同意,可是随着宣德帝后期军事上的收缩,兀良哈三部逐年南迁,虽然现在他们还没有到公然侵犯到大宁地区的胆量,可事实上也已经距离不远了。所以,按照方位来说,他们想要尽快的回到部落,整兵再战的,东北方向是没有错的。”

        朱见深点点头,当初自己谋划的时候,还曾想到联系开平卫半路狙击兀良哈呢,结果他才知道开平卫已经大部分都内迁到了独石堡一带,在开平的驻守兵卒撑死了也就是一千多,根本就没有当年太宗皇帝永乐帝北征蒙古时期开平卫的巅峰战力。

        很是叹息了一番。

        结果现在才知道,按理说应该在黑龙江、大兴安岭一代的兀良哈三部竟然都已经迁移到了松江一代,甚至逼近了辽河的上游以及潢河一代……

        这大明的战略啊!

        就这么乱,也难怪到了中后期之后只能守着长城,甚至到了后金崛起之后,与蒙古和流民的配合下,一步步的丧失了主动权,只能被动的去各种裱糊,最终吊死在煤山上的歪脖树。

        “怎么就到了这么一步?”

        朱见深叹了一口气,对着身边自己的勤务兵张杰说道:“你看看现在我大明对于整个蒙古草原,哪里还有什么主动权,当年我太宗永乐皇帝北伐蒙古,想怎么打怎么打,为什么?就是因为占据了战略的优势,无论是从东向西,还是有南向北,或者有西边出击,从蓟辽大宁开平卫,到宣大一线,再到陕西一线,然后西边是甘肃和宁夏两镇,旦有皇命,整条战线一起联动,蒙古岂能抵抗?”

        “现在呢?”

        张杰经过最近的战斗也算是成长起来了,轻蔑的说道:“那咱们就再打回来!”

        朱见深虽然年纪小,可却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看了一下张杰,轻轻的一笑,缓缓的说道:“不错,有这个志气,这才是我太子幼军出来的兵……”

        说到这里,朱见深忽然脑中灵光一闪,缓缓的说道:“你们说,如果孤王能够带你们直接从南往北,凿穿朵颜、泰宁、福全三部,能不能做到燕然勒石?”

        封狼居胥,燕山勒石,自古武将最高的荣誉。

        谁不想?

        可是除了雨化田没有动弹意外,勤务兵·重装火铳统领·未来的法国公张杰可是英国公府出来的,当然明白朱见深的身份,听到这句话,立马就跪倒在地。

        于是身后跟着的永顺伯薛辅、恭顺侯吴瑾也立马跪倒在地。

        反倒是曹斌很是得意的砸吧砸吧嘴,闷声闷气的说道:“殿下这个主意好……”

        话都没说完,就看到周围已经跪下一大片了,不由的就呆住了。

        啥情况?

        但是他不傻,这个时候虽然不明白什么道理,可是跟大家一样,先跪下再说!很是干净利索的翻身下吗和其他人一样跪倒在地。

        朱见深当然知道他们为什么跪下,因为自己的身份乃是大明帝国皇太子,这般长途跋涉的突袭,还要凿穿兀良哈三部,然后燕然勒石,谈何容易?

        一旦出点事,他们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朱见深同样翻身下马,站在曹斌身边,这个最早跟随自己的武将,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勉强算是一个合格的基层指挥官,如果说让他指挥单一兵种,比如鸟铳兵,撑死了三千人,便是他的极限。

        他在军事上的天赋不如张杰,但——

        “我说曹斌,你跪什么啊?”

        曹斌连头也没抬吗,只是低声的说道:“殿下,他们都跪了,俺老曹不敢不跪啊!”

        朱见深只是轻轻的一笑,缓缓的说道:“你们都起来吧,这封狼居胥、燕山勒石,孤王岂能不知道难度,从秦朝开始,到我大明,两千年间,也没见几个!但是你们要记住——”

        “从古至今,我中原王朝同北方草原就历代厮杀,从匈奴到鲜卑,从突厥到契丹,从女真到蒙古,你们身为我大明的将领,要时刻警惕……”

        “西面我们已经失了居延海的亦集乃,中部我们的东胜卫也在收缩,东面的开平卫又已经內迁到了独石堡,这以后,我大明就要龟缩在长城一线之内,你们可心甘乎?”

        “兀良哈只是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后面还有鞑靼和瓦剌,还有亦力把里,还有帖木儿,当年大蒙古汗国的地方你们难道不想?既然蒙古人能去,我大明人为何不能去收复?”

        “想想汉唐!”

        “我情愿我大明以强亡,也不想国恒以弱亡!”

        “煌煌大明,日月山河永在,且等我辈探手取之!”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

        “你等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