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54章 陛下,我去……

第154章 陛下,我去……

        王骥复出?

        这话让吏部右侍郎李贤一愣。

        怎么可能!

        要知道李贤可以算是老太师老天官王直的弟子了。毕竟,从李贤宣德八年,登进士第,授吏部验封主事,那个时候的王直就是吏部侍郎了!而后这么多年,兜兜转转,虽然跟王直王老爷子没有太亲密的关系,可实际上两人还算是有点联系的。

        比如,王直王老爷子给朱见深说的“小心土木堡之变重演”这便是李贤偶然拜见王老爷子的时候随便聊聊的话语!

        所以,一个为了太上皇朱祁镇能够舍家支持的老人,你觉得他拿了军权之后会如何?而且宣大距离北京城太近了!

        “臣不同意!”

        李贤这个时候走了出来,虽然他的做官原则告诉他,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出来,可他还是在心中有几分热血,他不想土木堡之事再重演,或者他不想大明朝的皇帝之位再一次出现不正常的变动。

        就正如王直王老爷子说的那样,大明看起来花团锦簇,其实已经经不起一次试错了!

        李贤只是恭恭敬敬的说道:“王骥已经被陛下剥夺了一切官身,现在只是一介庶民,而且是永不叙用,现在陈郎中提议王骥,这是让陛下如何自处?”

        景泰帝朱祁钰当然知道不可能复起王骥,可现在这种情况,却由不得他不作出反应啊!

        “于少保,你看此事怎么处理,你们兵部有什么条陈?”

        这话是首辅陈循陈阁老说的话,因为他已经看出来皇帝的难处。真以为自己这个纸糊首辅是什么都不管,整天和稀泥啊。

        于谦想了想,缓缓的说道:“陛下,阁老,臣的意见其实是想等等看,毕竟鸡鸣驿距离居庸关八达岭和宣府镇都不远,又处于内长城,兀良哈就算是再猖狂怕是也不敢驻足许久,怕也只是一次突袭而已,这样的话,只要太子殿下的府军前卫能抵挡一天的时间,大约也就能平安无事!”

        王文这个时候想了想,却是慎重了许久,才淡淡的说道:“那于少保觉得府军前卫能撑一天吗?”

        这话问的有点让人心疼!

        当年王文也曾这么问过当时的兵部侍郎于谦,只不过当时他问的不是府军前卫,而是明英宗正统皇帝的禁军三大营!

        要知道当年的三大营战力犹在,是任何人都放心的军事力量!

        现在的府军前卫呢?

        成军才半年,人数也只有数千,全步兵,没有骑兵更没有车兵!怎么一只全是新兵的部队,在相对平坦的空旷地区遇到四万的兀良哈骑兵,你问他能不能撑一天……

        就算能!

        那如果兀良哈骑兵围住太子部队,能吃下偏偏不吃下,就这么一点点消灭来救援的部队,这就变成了添油战术,结果还是一样。

        于谦想了想那严整的军姿,那威严的军貌,原本想点头称是的,只是却被身旁的商辂给拉了拉。

        这种事你也敢打包票?

        这万一真的是陛下想要借刀杀人,那最后肯定出事,出事了你现在打包票,怎么算?

        又或者这真的是意外,可是老朱家的皇帝有几个能打仗的,他爹太上皇还有现在的太子,都是生长在深宫之中,有个毛的军事能力,真瞎鸡儿指挥,就跟八年前御驾亲征的正统皇帝,到最后还是输了,怎么办?

        于谦当然知道商辂的意思,只是轻轻的一笑,缓缓的说道:“本部曾见过府军前卫,而且在出发的时候曾经于太子有过交谈,初期二十多天才从门头沟赶到居庸关,这事,我知道,当初太子的意思便是练兵……”

        这话一出,朝堂上所有的人都愣了!

        要知道那个时候群臣激愤,没少弹劾太子!

        现在兵部尚书竟然说他知道,而且他也认同,这事没法干了!

        这时候现在的户部尚书萧镃出身,一抱拳说道:“启禀陛下,此事太子曾经知会过臣,而当时于少保也曾出具了兵部的行文,臣与首辅陈阁老商议过,便同意了。”

        这事竟然内阁和户部也知道——

        景泰帝朱祁钰这个时候只是点点头,才缓缓的说道:“现在朕就问你,于少保,你也是老兵部了,这府军前卫战力如何,可能抵挡兀良哈骑兵一天的进攻?”

        于谦想了想,点点头,缓缓的说道:“以臣对太子殿下的了解,他一定能!”

        “呼——”

        站在景泰帝朱祁钰身旁的商辂甚至能听到皇帝轻轻的呼吸声,就像是胸口一块大石头放下了一般。

        “可是陛下,兵部的军报昨日是不是说过,在宣府附近出现了鞑靼的骑兵?那宣府还能不能抽出援军救援殿下啊,再说了,整个宣府总共也不过才三万的部队,居庸关八达岭一线也只有不到两万,那兀良哈的可是四万骑兵呢……”

        武清侯石亨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当然是目光刁钻的很。

        可他的话,却让人不太舒服。

        毕竟,忠言逆耳啊!

        景泰帝朱祁钰刚刚放松的心又一下子提了起来,试探的问道:“那会不会深哥儿退守到鸡鸣驿,会好点?”

        石亨摇摇头,缓缓的说道:“鸡鸣驿说到底只是一个小城镇,只有几丈的土墙,守卫起来,并无多少的地利,反倒可能因为撤退导致部队混乱,军心散乱,实为大忌!”

        “那定襄伯郭登和保定侯梁珤都是当世名将,难道不能……”

        对于景泰帝朱祁钰的话,虽然石亨很想告诉他点好消息,让皇帝安安心,可他知道他不能!

        摇摇头之后,武清侯石亨缓缓的说道:“一力降百会,这实力差距太大,定襄伯和保定侯也未必有什么办法,以步制骑,人数这么少,那外长城一线的驻军真的该死,该杀,竟然没有上报兵部!”

        这话一出,大殿内的人似乎找到了突破口,虽然他们不懂军事,虽然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但是,他们可以拿外长城守军说事了,还有沿途那么多的卫所,都是可以弹劾的对象啊……

        一时间,大殿之内又沸腾起来,犹如一个巨大的菜市场。

        忽然一个硬硬的声音,掷地有声的传来:“陛下,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