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53章 汝言大事

第153章 汝言大事

        兀良哈的骑兵部队是哪里来的?

        这个问题不但是朱见深再问,其实在他之前就有人问了!

        当日,兀良哈骑兵突袭的时候,不但有求援的书信,也有军中文书、锦衣卫乃至东厂的人各自将信息传回。当求援的信使到达居庸关和宣府的时候,事实上到达京城的也就比他们稍微晚了一些。

        因为夜晚的北京城是关闭城门的,报信的人只有兵部的人才能通过吊篮进入北京城,进而递到皇城内!

        第二日,也就是居庸关援兵出发的时候,也是居庸关被鞑靼围攻的时候,大明王朝的皇帝景泰帝朱祁钰将军报直接扔到了大殿之上……

        兵部尚书于谦甚至越过内阁首辅陈循和王文直接就上前捡起军报迅速的看了一眼,脸色骤然一变,而后便是愤怒的问道:“他们是从哪里进的长城?”

        然后顺手就把军报递给了商辂!

        商辂看了一眼前面想要尽快了解情况的内阁首辅陈循陈阁老还有一心想要内阁主导权的次辅王文,无奈的接了过去。

        那意思很明显,看见没,这是于少保给我的,不是我不懂规矩啊!

        但人家商辂好歹也是混了多少年的官场,资历有不够深,再说了,这也就是军报在加上是于少保直接给他的,他才敢提前看,可看完之后,想也不想的就直接双手递给了内阁首辅纸糊阁老陈循。

        陈循只是看了眼,便递给王文。

        王文是老炮了,谁也不怕!于谦已经算是朝堂的老头铁了,王文虽然是于谦拉了一把才有了今天,可是他觉得这事他的才能所致,所以比于谦还头铁,简直就是头铁中的铁锤。这个时候已然是勃然大怒,直接就骂道:“武将无能,被人突破了长城竟然没人奏报,难道都死绝了吗?”

        这话有点狠!

        身为军方的一号首长,武清侯石亨自然是坐不住了,直接就上前抱拳说道:“王阁老说话注意,毕竟真的打仗还是要靠那我们这些武人呢?我们怎么就无能了?长城被突破了?这事我怎么不知道,也没见兵部的通报啊……”

        这个时候户部尚书萧镃刚刚看完奏报,便叹了一口气,顺手递给了石亨。

        石亨冷着脸接过奏报只看了一眼,便连声说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景泰帝朱祁钰这个时候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要知道现在太子被围困,压力最大的在自己身上,真出了事,百年之后,别人怎么看他?

        会说他景泰心胸狭窄,心狠手辣连自己侄子都不放过,借刀杀人啊!

        “嘭——”

        他直接一拍桌子,直接就生气的说道:“怎么不可能,难道等到他兀良哈的骑兵跟也先一样也到了这北京城下,你们才信?”

        “臣等有罪!”

        景泰帝这话一出,所有的人都急忙跪倒在地!

        这话,代表的意义太大了,这要是认下了,那就代表着八年前的那一幕重演啊,问题是,那个时候皇帝被俘虏,他们可以找个皇帝顶上去,现在皇太子被俘了,怎么办?

        难道也要立马就换个太子?

        没这么个兑子的办法!

        于谦这个时候却是抬起头对着景泰帝说道:“陛下,这件事透着蹊跷,事先边关并无这般的情报说鞑靼要侵略我朝,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时节不对!现在正式草原上放牧生产的好时节,他们召集壮丁成军,那就必然耽误了收成,入冬之后怎么办?”

        “这不合常理啊!”

        “于少保,下官有不同见解,”这个时候兵部郎中陈汝言忽然发言说道:“于少保觉得这种战事一起,难道还会短时间能结束?到时候只要继续劫掠我大明,他鞑靼自然是不惧的,再说了,太子被围,万一身陷于此,难道朝廷还能不够太子殿下的安危?那收益自然比他们正常的生产要多的多……”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景泰帝朱祁钰就差点敲着桌子告诉他们,朕现在担心的不是这个事?朕现在是关系大明边关被劫掠,鞑靼冬日里如何过冬吗?

        朕关心的是我的侄子,大明的皇太子朱见深的性命啊!

        甚至我特么还要担心他被俘。

        事实,大家都是明白人,只不过是他们都不想担这个责任而已!

        就说是救援的话,谁去?从何处调兵?到了的时候如果太子殿下还在坚持的话,那自然是好事,可如果万一到时候太子殿下已经战死或者被俘……

        谁来担这个责任?

        更重要的是,现在整个鞑靼近乎是倾巢而来,甚至不顾自己的农牧生产,也正打中了大明边关的心理弱点,因为大家都不觉得他们会在这个时候叩关!这个规模的战事,大约也和八年前土木堡之变差不多了。这种规模的战事,能够有本事指挥的就更少了……

        数来数去,也不过只有于谦和石亨能驾驭。

        但这两个人又恰恰是现在朝堂之上不可或缺的俩人!

        兵部郎中陈汝言这个时候却上前一站,抱拳说道:“臣请陛下启用靖远伯王骥王老将军……”

        这话一出景泰帝朱祁钰脸色一变,猛地站起来,从御台之上走下来,来到陈汝言的面前,很是有几分不满的说道:“你是谁?”

        陈汝言却是沉静的说道:“臣,兵部郎中陈汝言!”

        事实上按理说陈汝言是没有资格来这理的,也不怨景泰帝朱祁钰不认识,但偏偏今天一早景泰帝再通知的时候特意的交代了一下兵部的人员,结果便让没有事先得到情报的兵部诸人感到意外,便多带了几个比较不错的苗子,这其中便有这个陈汝言。

        可谁能知道,这个时候,这个小小的郎中竟然胆子这么大!

        你难道不知道王骥是因为什么被贬的么?

        也就是摊上了景泰帝,你换个其他皇帝,就王骥许彬这样的,诛九族都不为过。你现在要启用王骥,你还知道你说的什么话吗?

        可陈汝言也是心中一搏的想法,一抱拳朗声说道:“陛下,靖远伯王骥王老将军初战亦集乃便是与蒙古作战,想必对蒙古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而后守御宁夏,与九边诸将多有相识,此次指挥起来定然更加默契、再说了后来三征麓川,更是作为统帅诸军的大帅,经验资历都在,无论是九边还是宣府大同乃至辽东,多少人是王老将军的部下,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

        “臣以为,为今之计当为驰援,只不过是谁做统帅而已!”

        “如果不对,还请陛下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