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52章 宣府来人竟然是……

第152章 宣府来人竟然是……

        夜袭?

        其实很多人倒是也不怕,有鹿角,有壕沟,太子的府军前卫又军纪严明,经过了这一天的战争,大约也算是精兵,有了战斗的信心。

        再说了,居庸关的援兵都来了,那宣府的援兵还会远吗?

        只是大家对于朱见深的话有些拿不准!

        太子这是什么意思啊?

        难道因为昨天的刺杀事件,然后生疑心了?

        可是太子殿下啊,你的内心不能这么阴暗啊,你为什么就不能乐观一点,阳光一点呢?

        或许那个刺客只是想来刺杀点高官,制造一点混乱呢?

        对吧,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吧。

        总之只有府军前卫的指挥佥事曹斌和府军前卫重铳部队百户张杰商量之后,开始暗中部署,部署的正是朱见深藏到现在的地雷。

        事实上如果你有了火药,制造一些简单的地雷还是很简单的,除了威力跟不上后世的地雷,当然你不能跟反步兵阔剑地雷相比!可是这个时候,作为防御武器的地雷,在面对夜袭这种境遇的时候,其威力也不过是多布置一些而已。

        只要我布的多,就没有骑兵可以冲破我的防御线。

        这是朱见深的原话。

        曹斌在请示的时候曾经小声的嘀咕道:这次都用完了,以后怎么办?

        朱见深只是轻轻的回了一句——进攻是最好的防守!

        至于到底布置了多少地雷,朱见深不知道数量,曹斌也不知道,只知道在朱见深继位之后,成化十二年还有人因为误入此处被地雷炸伤,在成化二十六年才在兵部行文排雷作业,付出了足足十七个大明工兵的性命后,宣布安全!

        那一夜,不远处的鸡鸣驿无人能睡着,后半夜足足爆炸了三次,直到天明才安静。

        那一夜,在远一点的土木堡工部和礼部的官员,提心吊胆了一夜,因为他们知道太子被蒙古的骑兵围困了。

        那一夜,朱见深也没睡,可早已经熄了灯的帐篷内,他睁着俩眼,望着外面时不时亮起的火光,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这一夜他想了很多……

        第二日,蒙古的骑兵已经撤了,可朱见深没有出帐篷,也没有宣任何人,整个府军前卫都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中度过了他们最为艰难的一个上午。

        比昨天大战蒙古骑兵还艰难,因为谁也不知道太子殿下的心思到底如何!

        “蓉儿姑娘,殿下到底怎么了啊?”

        稍微有点地位的英国公张懋上前问道,毕竟,他们赢了啊!

        以六千从未上过战场的太子幼军,被四万的蒙古骑兵突袭,奋力抵抗一天之后,击退蒙古骑兵,击杀击伤不下万人,这个战果要是放在大明任何一个将领身上,足够封爵了!

        可无论幼军还是指挥,都是人家太子的,谁敢抢?

        小丫鬟蓉儿虽然穿着一身军装,也做男儿打扮,但毕竟大家都不傻,也不会有人真的较真,毕竟太子能让身边的侍女做男装,就是给大家面子。所以对于英国公张懋的问话,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英国公,你这还看不出来,殿下怕了……”

        嘶——

        这话,可是要诛心的啊!

        事实这里面可能只有定襄伯郭登能猜到一二分朱见深的想法,太子殿下无非等的是宣府的援兵!

        居庸关和宣府差不多的距离,而且宣府的边军更加精锐,骑兵也更多,按理说最想驰援的是他们,可结果却是现在这个结局,这让郭登感觉事情似乎向着他掌控不到的局面发展了!

        这宣府的总兵杨信是个笨蛋吗?

        还有那个宣大巡抚李秉也是没脑子吗?

        现在这个局,可不比当年太上皇御驾亲征的土木堡事变,当时可是混乱的多,怎么弄,事后都有可能抹平,现在呢?

        怎么抹?

        人家太子好好的在呢,没出任何问题,而且还特么有不知道谁安排的人刺杀,动点脑子行不行!

        郭登明白,这次怕是要栽了!

        任何一个朝代,任何一个皇帝,都不可能任由这种事不明不白,甚至他都能猜到,别说景泰帝了,就算是太子殿下本人也不会放过他们……

        他该怎么办?

        没人告诉他。

        就连当初信誓旦旦的王骥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局面,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会输!

        过了中午之后,一队只有三千的精锐骑兵呼啸而来,在居庸关骑兵引导下,绕过地雷区,进入营地。令郭登和张懋都感到意外的是来人竟然是镇守宣府少监柏玉!

        都督佥事,左副总兵镇守宣府杨信和佥都御史、宣大巡抚李秉呢?

        柏玉这个时候却是翻身下马,姿势很是潇洒,显出了这位宣府的镇守太监是真的有点本事,急匆匆的和其他人打了一个招呼,便来到朱见深的帐篷前,却没有进去,而是直接跪在地上,高声喊道:“臣镇守宣府少监柏玉启禀殿下,前日鞑靼哈喇慎部领主孛来率军越过长城,突袭宣府,宣府总兵杨信和宣大巡抚李秉正在防备,臣得到线报之后,乘夜出城,疾驰救援殿下,晚来是罪,臣万死!”

        事实上在朱见深面前,他一个少监,勉强够得上用臣。可人家毕竟也是镇守宣府多年,也算是一方大佬,这般作态,已然把朱见深当成了未来的皇帝看待。

        朱见深这才掀开帘子,走了出来,对着张杰说道:“摇旗,孤王要追击蒙古骑兵,大明的土地岂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这才上前搀扶起柏玉,很是温和的问道:“柏太监这话哪里说的,你镇守宣府,有敌来袭,镇守那是本分,何有迟来之说,这追击之事,您看……”

        柏玉一抱拳,很是果断的回答:“臣全凭殿下做主,主辱臣死,他兀良哈竟然敢突袭殿下,那便是罪大恶极。臣只愿为殿下帐下小卒,任由殿下驱使!”

        这话一出,旁边脸色最不好看的自然是心虚的定襄伯郭登,而后便是英国公张懋和成国公朱仪!好歹大家都是要脸的人,虽然说当时事从权宜,他们的确少了几分这番气势。

        看看人家柏玉,虽然是个太监,在边关这么多年,反到更像是统兵多年的百胜将军,更重要是人家那话说得好听啊!

        这般忠心耿耿的,竟然不是忠义无双的勋贵战将,也不是忠孝两全的圣人子弟。

        朱见深这才轻轻的一笑,缓缓的说道,“好,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诸位,你们怎么看?”

        定襄伯郭登看了看英国公张懋,英国公张懋看了看成国公朱仪,成国公朱仪看了看保定侯梁珤……

        这个时候张杰快步跑来,低声的说道:“殿下,居庸关的战马都已经征调而来,另外还有御马监骑兵也留下了两千匹战马,咱们的兄弟可以随时骑上战马追击,还有,御马监刘诚刘公公的人已经追过去了,只留下一些斥候在给咱们指路,您看……”

        朱见深这才笑着点点头,转身看向定襄伯郭登,故意的问道:“定襄伯觉得兀良哈三部的骑兵也是从哪个关口越过长城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