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43章 意思意思

第143章 意思意思

        如果说幼军好,那岂不是说兵部之下的其他部队连只娃娃军都不如?

        可如果说幼军不好,说殿下您的幼军啊,虽然看起来很是威武,但是和锦衣卫的大汉将军们一样,貌似威武,有个毛的战力,都是花架子!

        那太子殿下会不会编个半夜有猛兽袭击,叼走了大明兵部主事邝仪,在然后明天过峡谷的时候,找个没人的地方一扔,说不定自己还能落一个因公牺牲的名头,再给自己的儿子得一个承袭官职?

        邝仪邝主事也不敢想很久,生怕这小太子立马就翻脸,看着那一个背着火铳井然有序的府军前卫,不由的眼前一亮,对着朱见深说道:“殿下,这幼军的战力当然是无敌的,当年宣宗皇帝就有带领幼军三千破五万的战绩,这幼军的优良传统自然是会传袭的,更况且还有如此犀利的火铳,要是我大明所有的兵卒都能个装备此火铳,那这世间还有什么能阻挡我大明兵锋的……”

        啧啧啧!

        看看人家这话。

        战力是无敌的,还有啥传统,然后又扯火铳……

        真是一个滑头啊!

        当年你爹要不是如此滑头,又岂会落得跟着身陨土木堡的下场?

        说白了,不过是被人卖了而已!

        反正大明的文官们从不断层,三年一次的科举乡试、会试以及殿试,源源不断的给文官集团造就后备力量,前面的这些人如果不“牺牲”,那利益又如何够分的呢?

        朱见深摇摇头,没有再继续聊下去的心情,只是缓缓的说道:“兵部啊,装备不起的……”

        安营扎寨,安安稳稳的休息了一夜,然后第二天跨过永定河,甚至朱见深还跟户部主事,也就是土木堡战死的户部尚书王佐的儿子王道,指着那一片峡谷,笑着说如果将一些缺口堵上,然后在此地蓄水,建一座水利工程,既可以人为的在居庸关和八达岭外围再建一道护城河,还能浇灌农田,将这一代变成富饶的良田,至少能惠及上万户,十几万亩的良田……

        王道只是轻轻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心里却在腹诽,你别说你一个太子了,就算是现在的景泰帝,你问问他敢这么作吗?照你这么说的规模,固然收益极大,可是这工程得多少银子?

        甭管他工部敢不敢造,反正我户部没钱!

        且先记下,朱见深也不以为意,文官们这一副谁都看不起的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习惯就好了。反正我作为一个大明皇太子殿下,心胸旷达,大度,能容人!

        当晚住在怀来县城,定襄伯郭登作为资历最深,又是在宣大一线升的爵位,自然是如鱼得水,甚至还招呼了一桌酒席来宴请太子殿下。

        可太子殿下以家教甚严,年幼不擅饮酒,且有太后,周贵妃等人的嘱咐不得流连女色为由拒绝了出席。后来据说,让万定襄伯郭登那叫一个煊赫,歌舞升平,热闹非常。

        翌日清晨,府军前卫全部穿上了专门携带而来的大明兵制礼服,威严异常的一路急行军到了土木堡,并在早就到达的礼部和工部人员的指引下,简单的祭奠了一下当年土木堡战死牺牲的英烈们!

        一切都很正常,除了匆匆赶来却迟到的定襄伯郭登。

        土木堡的一切都很正常,毕竟这里本身就是大明的卫所之一,现在周围又驻扎着上万人的部队,一如当年带着十几万大军的正统皇帝一样,谁敢捋虎须?

        所以在朱见深以大明皇太子的名义上奏朝廷要在此地建立英烈祠的奏章送走以后,朱见深便重新开始了自己的巡边之路。

        过土木堡,下一站便是鸡鸣堡!

        其实说起来,所谓的京北三大堡,应该只是个称呼,应该说来,无论是土木堡还是鸡鸣堡,又或者榆林堡,都只是一个驿站!

        尤其是鸡鸣堡,被称为最大的驿站最小的城,甚至现在的鸡鸣堡和土木堡一样,都没有筑城,只有一个土夯的堡墙,简陋的很!

        望着前方的鸡鸣堡,朱见深转头看了看雨化田。

        雨化田很是勉强的笑了笑,点点头,然后悄悄的指了指东北方。

        朱见深的脸色顿时有些严肃,可这一切看在定襄伯郭登等人的严重便是太子殿下对鸡鸣堡的环境很是不满!

        “殿下还请委屈一二,马上就过去了……”

        作为一个老将军,在行军中愈发有话语权的定襄伯郭登当然不让的直接越过英国公张懋和成国公朱仪劝道。

        似乎是觉得自己这话有点歧义,他又有点心虚的解释:“毕竟这鸡鸣堡离宣府已经不远了,咱们很快就能到宣府了!”

        朱见深只是勉强的笑了笑!

        他心中总觉的有些慌张,有些忐忑,有几许害怕,还有一点点的渴望和期盼……

        这马上就是我皇太子朱见深的第一战了,甚至在以后的历史中会记载这一战——全火器装备部队对战古典骑兵部队的第一战!

        如果赢了,甚至历史上还可能给一个真正开启火器时代的名头,又或者给古代骑兵部队一个什么最后的余晖之类的称呼。

        可如果输了——

        呃,历史上我可是真命天子,是明宪宗成化皇帝呢!

        应该不会死在这里吧?

        “这回来的是谁?”

        昏暗的灯光下,朱见深对着雨化田问道,“什么时候大明的长城这么好进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雨化田脸色也是不好看,因为这个消息人家锦衣卫除了给他,还要给在居庸关坐镇的锦衣卫指挥使朱骥!

        这句话打击范围太广了,直接就把整个边军甚至是大明军方都给涵盖了!

        严格说来,锦衣卫其实也是大明军方的。

        雨化田想了想,才低声的说道:“这回来的是兀良哈三卫的人,背后可能是蒙古鞑靼部的支持!”

        朱见深一楞,这不对啊,不是应该是大明的文官集团暗中策划这一切的吗?怎么扯上了鞑靼部了?

        哦,合着我跟我父皇叩门天子俩人就跟着蒙古结缘了呗,我爹被瓦剌袭击,闹出来一个土木堡之变,我大明皇太子朱见深,被鞑靼部袭击,在闹一个鸡鸣堡之变?

        “你确定这里面就没有其他人参与了?”

        朱见深的问话让雨化田的脸色一变,缓缓的说道:“情报上没说!”

        “呵呵——”

        朱见深忽然诡异的一笑,缓缓的说道:“什么时候锦衣卫也开始和稀泥了?这鞑靼部这么厉害吗?竟然能把我大明外长城的各处关隘控制了,让这兀良哈三卫的人马能悄无声息的跨过外长城,到达这怀来地界?东西距离居庸关和宣府都不到一百里吧……”

        雨化田也不是那愚钝之人,顿时就明白过来了,有些惊讶的说道:“殿下的意思是……”

        朱见深依旧笑着说道:“我没有什么意思,我只是想看看朱指挥使的意思,看看这锦衣卫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