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34章 扯平了

第134章 扯平了

        叫我一声殿下,就这么难吗?

        朱见深就这么看着王骥王尚德,说真的,这么多年来,王骥第一次感觉到心底里有些发虚,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

        因为他面对的不是正统皇帝朱祁镇,更不是景泰皇帝朱祁钰,而是一个在他看来之后十二岁的孩子!

        童言无忌!

        不是说大家以为的孩子说什么都是说着玩,别当真的意思,而是——

        孩子从来都不知道忌讳,想说什么说什么,直接,干脆,从不知道避讳,更别说潜台词之类的东西了。

        就像是现在,如果换个成年人,怕是对方会顾及自己的年龄,资历,功绩,以及背后代表的一大批人,从而说话会收敛几分,即便是想要问,也是试探。

        可刺刀见红般的问话让王骥想起了永乐四年他考取状元,第一次见到永乐皇帝的时候,那位威震大明周围,力压诸夷来朝的男人!

        “太子怎么会如此之想?草民今日已经古稀之年,古来为君者,礼贤下士不说,尊老爱幼是必备之品质,太子的心……太功利了!”

        “难道一个称呼,就能让太子你获得天下臣民的认可不成?”

        “没有尊称您为太子,就说明草民看不上您,这确实是让草民心寒——”

        “太子以小人之心度长者之腹……”

        “殿下天资聪颖,天纵奇才,远在草民之上。草民学识浅薄,无以教之!”

        “告辞!”

        虽然说终究在这个老头子的嘴里听到了“殿下”这个称呼,可看着这个即便是躬身也仅仅不过一个15度角的样子,让朱见深有种说不出去的堵。

        文官们这般的行径,不是一次两次。

        文官们的这般态度,也不是一次两次。

        可从来没有人像眼前这个人一样,这般的让朱见深感觉到藐视,就像是后世校长在网络上看榜一大哥舔网红一样!

        那种犹如贾府看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的眼神,深深的让朱见深明白一点——

        文官们怕是觉得自土木堡之后,大势已成了!

        朱见深望着那要走的王骥王尚德丝毫没有要喊住的意思,让那边走了几步微微一顿的身影只好这么果决的离开了大厅,继而离开了东宫太子府。

        “殿下,这样怕是不好吧……”

        面对自己勤务兵张杰的关怀,朱见深却只是微微一笑,缓缓的说道:“如果你是我叔叔……”

        “微臣不敢!”

        朱见深的话没有说话,前年的小勤务兵张杰就直接跪倒在地,然后直接就磕头在地上急忙打断他的话,很是惶恐的说道。

        朱见深只好苦笑了一下,把自己的小勤务员给拉起来,才继续说道:“王骥为什么被废为庶人的?你觉得这种人,我如果真的用了,我叔叔会怎么看我?”

        我太难了!

        小勤务兵张杰也是一楞,这个时候才想起来,眼前这个皇太子其实不是当今皇帝的儿子,人家家里的事,自己门清呢!

        只要自己的小领导心里有数,就好了!

        望着从后面摇动着袅袅的身形走了过来的小丫鬟蓉儿,小勤务员张杰同志也是很识趣儿,急忙转身离去。

        “殿下怕不只是因为这个吧……”

        蓉儿若有所指的问道。

        朱见深只是轻轻的一笑,缓缓的说道:“不然呢,我还能因为什么?王骥王尚德,大明名将呢,前兵部尚书呢,连于谦于少保都仰慕的人呢,我能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殿下这是信不过奴婢?”

        朱见深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土木堡之变,在内不在外,可真要说起来,大明的这些文官们,或许没有参与,但却不能不说他们每一个都希望看到这个局面,包括于少保!

        至于这个王骥王尚德,尽管是大明少的名将,可实际上这个人人品在朱见深看来,不咋地!

        永乐的进士,宣德的尚书,正统的总督,到了景泰一朝,最后成就一代名将,按理说,景泰帝没少给他支持和信任,简在帝心不为过,可实际上呢?

        最后人家在夺门之变的时候没少出力!

        难道他真的是为了正义?

        屁!

        看看他后来给自己儿子要功名利禄的那个劲儿,你很难把这个人的行为当成是为了正义和所谓的正统!

        政治投机而已!

        所以,朱见深不待见他,这是一个很主要的原因。

        自己有太多的秘密,也有太多的自制外挂,对这么一个人,能不惹的尽量远离……

        甚至他知道,这王骥王尚德从自己这里走了之后,肯定要去皇宫的,不但要去见自己的亲爹太上皇朱祁镇和孙太后,自己的叔叔景泰帝朱祁钰他肯定也会去见。

        只不过朱见深不知道,这只政治鬣狗会选择先去见谁。

        也正如朱见深所猜测的,从东宫太子府出来的王骥王尚德上了接他来京城的马车,只是轻轻的说道:“去皇城!”

        那马车夫甚至都没用王骥再多说半个字。

        御书房,景泰帝朱祁钰望着眼前这个他十分不想见,恨不能拉出午门凌迟三百六十五回的老家伙,没有说什么,就是这么冷冷的看着他。

        王骥王尚德当然不会把景泰帝朱祁钰放在眼里,要知道他爹朱瞻基在位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是兵部尚书了,那个时候你朱祁钰算个什么?

        我王骥根本就看不上你好不好!

        拱手简简单单的施礼以后,王骥甚至都没有等到景泰帝朱祁钰的声音便直起腰,很是淡然的说道:“陛下,臣老迈,恐不堪趋使,巡边一事,一路奔波劳苦,臣怕是不能担任太子帝师之职,还请陛下收回旨意……”

        呃?

        帝师?

        朕特么脑袋都被驴踢成什么才会给你这个旨意?

        景泰帝朱祁钰脸色难看的看向旁边的舒良,递了一个相互都熟悉的眼神,那意思很明确——我有下过这种旨意,让这老匹夫当太子的帝师?

        舒良也是一脸的懵逼,神特么帝师,你咋不上天呢?

        不是说好的幕僚么?

        算是孙太后和太上皇朱祁镇给自己亲儿子保驾护航的定海神针啊。严格说起来,你王骥王尚德只能算是太子的私臣!地位在大明朝廷这里,甚至连曹斌都比不上。至少人家曹斌是大明朝廷的命官,在府军前卫中任职。他首先是大明朝廷的官,其次才受皇太子朱见深的辖制。

        景泰帝朱祁钰巴不得你王骥赶紧滚蛋,滚到他的老家保定去。这样大明朝的朝堂上也能少很多事,但他不能说这个话。

        甚至他也知道,王骥知道他知道他不能说这个话!

        所以,人家依仗的就是这个!

        谁让你是皇帝呢?

        这叫一个专业!

        文官们总能找到皇帝的软肋,这特么的就叫他么的一个平衡!

        你想当明君,就得靠我们这些文官们给你记载,所以,只有我们文官告诉你什么叫明君,你按照做,就是明君!你不这么做,肯定是昏君啊!

        比如现在,我们要求你的就是礼贤下士,尊老爱幼,是谦虚纳谏,是虚怀若谷,你就得这么干,不然,呵呵,我们就不是黑你这么简单了……

        黑人,从来都是最低级的!

        虾仁猪心,才是我们文臣们喜欢玩的。

        “尚德先生的才华,朕还是认可的,必然当年西南之乱,朕也不会全权委托于卿啊……”

        景泰帝朱祁钰笑着说道,那潜台词就是,要不是朕,你坑定背锅,你们文臣那拉帮结派的套路,朕还不知道?当年多少弹劾你的奏章,你心里没点数?

        “后来朕体谅先生年老体衰,这才恩允先生荣归故里,定期朝见也是为了能聆听先生的真知灼见。先生也算是一门忠烈,下面还有个谁来着,叫王祥是吧……”

        这话让景泰帝朱祁钰说的那叫一个君恩似海深的味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又是一段君臣佳话,可事实上呢,王骥心里也明白,说的就是你王骥老匹夫不地道,朕没亏待你,你却不干人事,现在咋样,玩砸了吧,你儿子王祥现在受到你牵连,一辈子就是个庶人,永不叙用呢,呵呵……

        王骥的脸色有些发苦。

        自己景泰朝为什么激流勇退,别人不知道,你景泰帝还不知道?

        臣王骥王尚德跟正统皇帝朱祁镇关系太密切了,不但如此,跟哪位“战死”在土木堡的王振王公公也密切,甚至自己一直在朝廷的支柱就是人家王公公。

        臣王骥王尚德只能一心忠于正统皇帝。

        原因自然和你景泰帝朱祁钰一样——身后名而已!

        王骥王尚德只是在景泰帝朱祁钰说完,默默的承受了他的嘲讽之后,傲然的施礼,然后转身离去。

        去的地方也正如朱见深所想的,也一如景泰帝朱祁钰的猜测,他要去慈宁宫,去拜见他真正的主子——孙太后和太上皇朱祁镇。

        只是他望着这个身形竟然有几分落寞佝偻的老臣,油然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可惜了……”

        可惜什么,景泰帝朱祁钰身边的大太监舒良没有问。只是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的皇爷,眼中流露出无限的坚定。

        “王先生真的决定了?”

        孙太后有些遗憾的望着这个老人,要知道年逾古稀还依旧一顿吃几斤肉,闻鼓而起,日夜操练,乃是大明少有的文武兼通的重臣,可现在却已经自己孙子的一句话,无法去辅佐,心中不由的就生了几分担忧。

        儿行千里母担忧,自己的这个孙儿也是一样,一如多年前正统皇帝御驾亲征一样。

        要知道,无论是自己,还是自己的儿子正统皇帝的太上皇,所有的所有,出发的基础其实都是因为现在的皇太子是朱见深!

        毕竟,景泰帝都已经登基八年了!

        王骥只是轻轻的摇摇头,缓缓的说道:“这不是臣能决定的,显然太子对臣有抵触,无论太子是处于对郕王的忌惮,还是别的,臣都不适合在出现在巡边大军之中,但是,有定襄伯郭登还是保定侯梁珤在,又一路在长城九边防线之内,太后尽管放心,应该没什么大事。”

        王骥当然知道孙太后的担心,所以,他要做的只是安慰而已。

        孙太后揉了揉自己胀痛的眉心,自己真是太难了,这爷俩每一个让她省心的,于是很是无奈的摆摆手,缓缓的说道:“那劳烦王先生去跟太上皇解释一下,让他安安心,好吧……”

        王骥自无不可!

        “陛下,可愿屏退左右,臣有一言……”

        太上皇朱祁镇望着身旁抱着孩子的周贵妃,心中有些不耐,但是想了想,好歹眼前这个老者也算是自己手中难得的一张王牌,只好让周贵妃抱着孩子想闪退,这才懒洋洋的说道“王先生不去辅佐太子,让他扬威边军,夯实登基之路,前来觐见我,作甚……”

        王骥望着太上皇朱祁镇,忽然注意到称呼——“我”!

        心中大震,却脸上不显露分毫。

        毕竟,如果朱祁镇真的认命了,那岂不是所有的付出都白费了?

        王骥心一横,直接跪倒在地,俯首叩拜道:“太子登基何如陛下登基乎?”

        “陛下风华正茂,身体康健,前有正统十四年执政,后有景泰九年蛰伏!”

        “正所谓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陛下乃是真龙,亢龙有悔又那及潜龙腾渊鳞爪飞扬?”

        “现如今就有一良机,天时地利人和,俱在陛下,陛下意欲何为,还请示下,臣纵然粉身碎骨,亦要让陛下重登大宝!”

        王骥跪在地上,叩首在地,默然不语,静静的等着太上皇朱祁镇的决断。

        可朱祁镇却是有些愕然了,伸出手没有搀扶王骥,呆呆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老人,一时之间,竟然感到自己的心脏嘭嘭的猛烈跳动起来。

        是啊,儿子登基哪里有自己登基当皇帝来的爽?

        朕也曾执政大明十四年,乃是真命天子,尽管有错,现如今也受到了惩罚,幽禁南宫八年呢……

        如果真的想王骥王先生说的那样——

        朕,还有机会重登大宝?

        顿了顿,太上皇朱祁镇急忙把王骥给搀扶起来,甚至还给对方弹了几下衣袍上的尘土,热切却又带着几分矜持的说道:“朕一直觉得先生忠肝义胆,乃我大明朝臣只楷模,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只是不知,先生何以教朕?”

        “日后,朕定当不负先生之恩,共同谱写我大明君臣典范……”

        王骥等的就是太上皇朱祁镇的这句话,微微一笑,收敛了一下内心的得意,心中不由的想到,刚才你对我带搭不理,现在我要取你狗命,咱们一报还一报,扯平了!

        想到这里,王骥很是傲然的说道:“就看陛下舍不舍的太子这个血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