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23章 兄弟情深名场面

第123章 兄弟情深名场面

        事实上李贤在给景泰帝出主意的时候就已经让人给太上皇朱祁镇带信儿了!

        但是现在的皇宫已经不是当年的南宫,更别说这里还不是南宫,在多出来一个掌管东厂的王诚老祖宗,以及掌管司礼监的舒良老祖宗,兴安又被撵出皇宫,曹吉祥也被边缘化的现在,朝堂上大臣们想要给太上皇朱祁镇递个话,真的很难!

        怕是这种情况,朱见深以及其他人谁都没有想到。

        所以,太上皇朱祁镇接到这个信儿本身就晚,再加上他跟自己亲妈孙太后商量之后,觉得景泰帝不会真的让朱见深巡边,也就没当回事。

        可现在,景泰帝朱祁钰已经下了圣旨,就算是太上皇朱祁镇的消息来源再迟钝,不是还有皇宫老油条……老祖宗的孙太后么?

        于是他气冲冲的来到了这里!

        甚至直接冲开看似护卫实则禁锢他的大汉将军们,气冲冲的找到自己的弟弟,那个夺了他皇位的曾经的郕王,现在的景泰帝朱祁钰!

        “朱祁钰,你要让深哥儿去巡边……”

        面对着自己哥哥气势汹汹的逼问,早已经心态放平的景泰帝朱祁钰很是淡然的点点头,缓缓的说道:“他是太子,巡边是理所应当的事,咱们的父皇当年不也是这么做的么?朕给了他幼军,不就是为了这么?”

        太上皇朱祁镇听到这里,脸色骤然发青的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景泰帝朱祁钰说道:“那你怎么不去,天子巡边不是更理所应当么?”

        景泰帝朱祁钰沉声说道:“所以,你去了,结果呢……”

        太上皇朱祁镇沉默了。

        许久之后,他才缓缓的说道,“朱祁钰,你是不是早就想骂朕了?是不是早就想冲着朕发火了?”

        “朕知道,不单单是你,甚至朝堂上多少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土木堡一役,朕是败了,可是朕也付出了代价,皇位都给你了,你还要什么?”

        “现在的深哥儿可是太子,如果他出个什么好歹,朕看你怎么对天下臣民交代!”

        景泰帝朱祁钰却缓缓的摇摇头,这一刻,他看不上自己的哥哥,一个皇帝怎么能这般的没有一丁点的长远眼光,怎么就这么斤斤计较,只想自己的付出,却从来不想着进取?

        想了想,他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曾经的正统皇帝,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一下的,省的让他们兄弟之间的间隙变成天堑!

        “咱们的父皇曾经也巡过边,三千铁骑破数万兀良哈大营!”

        “咱们的曾祖也曾数次北伐蒙古,打的北元残部丢盔弃甲!”

        “那深哥儿身为我大明朝的皇太子,他如何不能去巡边?国之大事,在戎在祀,朝堂之上,想要站得住,没有威望如何能成?这巡边便是最快的知兵之事,再说了,有长城,有宣大,有武清侯和安远侯在北方,这巡边又怎么就变成了朕要谋划废立太子之位了?”

        景泰帝朱祁钰直接就把层窗户纸给捅开!

        你们不就是认为朕在借刀杀人,想要谋害太子,废了朱见深么?

        朕至于用这么一招么?

        当年,朕立足未稳的时候,都敢直接废立太子,更何况是现在?

        都已经景泰八年了,你们还没有习惯朕的景泰朝么?或者你们觉得自己的皇兄太上皇朱祁镇还有复辟的可能?

        朝堂上的这些人心中的弯弯绕,他朱祁钰多少知道一点。

        “朱祁钰,你别太过分,他是我儿子!有什么事,你冲着朕来!”

        “什么巡边,什么立威信,他才十二岁,有本事,这九边你去!”

        这话让景泰帝朱祁钰的脸色一变,缓缓的站起来,微微的皱着眉看着太上皇朱祁镇,冷冷的说道:“来人,送太上皇回宫,好好的反省!”

        门口的大汉将军忽然就推门进去,左右站在太上皇朱祁镇的面前。

        太上皇朱祁镇这个时候也是有些色厉内荏,微微的低声说道:“陛下,你能不能不让深哥儿不去巡边,朕愿意……不做这个太上皇……只做一个庶人……朕去守皇陵,好不好……”

        “呵呵,皇兄,这话,您可说了不是一回两回了啊……”

        景泰帝朱祁钰还想要再讽刺自己的皇兄太上皇朱祁镇两句,却发现朱见深正站在门口,望着他俩……

        脸色一变,面对微笑,犹如春风拂面一般的说道:“皇兄这是说什么话呢?朕岂能这般做,你让世人如何看朕,再说了,太后那里还需要皇兄尽孝呢……”

        “哦,深哥儿来了啊……”

        听到这话,太上皇朱祁镇缓缓的转过身子,一脸和煦的笑容,就像刚才差点跟自己弟弟闹翻的不是他一样。

        “深哥儿怎么来了,有什么事么?”

        朱见深的内心其实是感动的,虽然自己亲爹的确不成器,说话吧,多少也不算数,但刚才能说出那种话来,要说自己没感动,那真的是有点假。但如果要说有多深的感触,其实也说不过去。

        毕竟,自己亲爹什么人,别人不清楚,他爹他娘他兄弟,也就是自己的爷爷奶奶叔叔不清楚,自己难道还不清楚?

        那历史上干的那事……

        “咳咳……”

        “那个,那个,我刚才好像听到……”

        “我们没有吵!”

        景泰帝朱祁钰和太上皇朱祁镇异口同声的急忙说道,只是说完之后,又尴尬的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又讪讪的笑了笑。

        景泰帝朱祁钰这个时候急忙解释的说道:“我跟你父皇能有什么事呢,我们可是亲兄弟,不过是聊聊天,叙叙旧而已,是吧,皇兄?”

        “是,是,是,深哥儿你可别多想,朕怎么会跟……跟他吵架呢……”

        太上皇朱祁镇也是一般无二的反驳,甚至还对着自己最讨厌的人一笑,这才又重新转头看向朱见深,转移话题的问道:“对了,别说我们了,深哥儿你来这里是要做什么呢,找朕,还是找……”

        朱祁镇是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朱祁钰,叫弟弟?还是叫陛下圣上?

        叫弟弟,人家景泰帝都皇帝八年了,肯定是不合适,怕是对方可能直接就翻脸。可如果叫陛下圣上,不用别人,他朱祁镇自己就能翻脸。

        所以,虽然两个人看起来兄弟情深,但是这个称呼……

        呃——

        各论各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