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21章 运筹帷幄李原德

第121章 运筹帷幄李原德

        土木堡……

        这算是现在景泰朝最大的忌讳,任何人提起来都要小心翼翼的存在,要知道,就算是于谦于大爷这种头铁的兵部尚书,在上奏章说起明军战斗力的问题时,都不敢提因为土木堡之战,明朝的将领和精锐损失多大,以至于现在的明军战斗力衰弱的太厉害,打个造反的苗民都有点艰难。

        而土木堡之后,因为有石亨等一批新的勋贵起家,让大家刻意的忽略了一个群体——靖难之后屹立在大明朝堂之上的老勋贵!

        李贤,虽然是文官,可却是当年在土木堡之后,逃回北京城的为数不多的人。

        也许,只有亲身经历的那帮人才会记得,大明朝赫赫武功,鼎盛之势,一夜之间,被瓦剌几乎一巴掌打倒在地,懵了好几年!

        朱见深终于开始缓缓的改变了神色,露出了深深的沉思,但他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带着李贤继续解释。

        “殿下,这不是臣一个人的意思,这也是英国公张懋,成国公朱仪,永顺伯薛辅,恭顺侯吴瑾,户部主事原兵部尚书邝壄子邝仪,户部主事原户部尚书王佐子王道,尽皆有此意!”

        “只要您能到达土木堡,事便可成!”

        “就算是仅仅拜祭一下,殿下您在勋贵的眼中,那也是自己人!”

        英国公,成国公,尤其还有永顺伯和恭顺侯,前面两者大家都知道是谁,可后者一听便知道是异族归顺的。能够被封为伯爵和侯爵,可见也是有能力有势力之人。

        李贤说到这里,猛然站起来,很是激情蓬发的说道:“西北有武清侯石亨,宣大有安远侯柳缚以及石彪,再加上从京城带去的十团营精锐,何愁不能一雪前耻?”

        “到时候,殿下您的太子之位就会稳如泰山,何人可动?”

        这话有这莫大的诱.惑性,让朱见深也不由的有些心动!

        正如他的帝师,某位教员曾经不止一次的告诉所有的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只有坚持武斗,才能更好的文斗。

        但这里面有个问题——自己真这么干,你确定自己的亲叔叔、现在的皇帝、景泰帝朱祁钰不会翻脸?

        哪一个皇帝是好脾气的?

        想想那位曾经在自己袖子里的闷死了最喜欢宠物鸟的圣主明君唐太宗李二同学后来不也是把某位现在文臣们学习的名臣给掘了坟鞭了尸么?

        望着朱见深依旧默然不做声的样子,李贤这个时候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忐忑,不对啊,事情的发展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呀!

        难道不是小太子应该把自己当成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左膀右臂,犹如那刘玄德见到了诸葛孔明,一如那前秦苻坚苻天王看到了王猛王景略吗?

        哪里不对吗?

        还是说这个小太子深藏不漏?

        这让李贤心里有点拿不准,可是想想,现在的景泰帝朱祁钰已经三十了,已经当了足足八年的皇帝,太上皇朱祁镇的年龄不小了,想要复辟,现在看来有点难。而老朱家的皇帝,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个,想活的久,有点让人信不过啊!

        如果不是因为太子朱标死的早,皇太孙朱允炆如何能当上建文帝?

        而一代雄主永乐皇帝之后,明仁宗朱高炽登基仅仅几个月,使得洪熙才刚刚有个元年便换成了宣德!

        至于现在景泰帝朱祁钰和太上皇朱祁镇的父亲,明宣宗朱瞻基,也才使得宣德有了十年的年号,但是使的时候也才三十六岁!

        那么现在,大明朝,可以说稍微有点明眼的人都能瞧得出来,这日后的皇明是朱见深的。

        毕竟就算是你景泰帝现在有了一个儿子,你身体又不好,真到时候怕是也就几岁,还能夺得过几次皇太子上上下下,又是宣宗长子长孙的朱见深?

        怕是只有景泰帝朱祁钰还活在自己的梦中吧。

        但现在,自己为他谋划,他不领情啊!

        怎么办,在线等,急!

        朱见深只是继续沉吟,没有说什么。许久之后,他才轻轻的叹了一句:“孤还有选择么?孤不能不去巡边,这是陛下的意思,但是孤也不会轻启战端,你们的主意可能打错了算盘!”

        “孤去,带去的只有眼睛,甚至连嘴都可以不用带。宣大乃至整个北方边境,从太祖到太宗,再到宣宗,无不列为皇明第一要务,孤不可不察!”

        “李侍郎的建议,陛下能采纳,那就是说明,陛下也是想要看看宣大一线的真实情况。毕竟,从土木堡一役到现在,八年的时间过去了,具体我皇明是否能转变战略态势,这是国策,不是孤能参与的,还要依赖各位臣工阁老多多考虑周全!”

        “至于英国公府和成国公府以及诸位勋贵想要拜祭先烈,孤觉得最好还是要去奏请一下陛下,孤是不会私相纳授!”

        朱见深说完便端起茶盏慢慢的饮茶,这个举动,李贤懂,端茶送客而已。

        很是潇洒自若,进退有如的告辞离开。

        站在东宫太子府的门口,李贤微微顿了一下,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上面的紧闭的大门,微微一笑,缓缓的离开!

        他走了,朱见深却有点忐忑!

        这会不会是景泰帝朱祁钰对自己的试探?

        军权,自古都是一个最棘手、最敏感的东西!

        想了想,朱见深无奈的发现,自己还只能选择坦白,原来看那些历史小说,无论是当了太子的,还是那些要做权臣的,哪一个不是把皇帝当成玩偶傀儡的,自己私底下干啥都是理所应当,包括结交将领!但现在他才发现——

        扯淡!

        文武都分治了!你还想啥。

        只是刚刚想要出发的朱见深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一招手唤来已经彻底沦落为小丫鬟的蓉儿,略带疑惑的问道:“蓉儿姐姐,那永顺伯和恭顺侯这两家是什么情况?”

        小丫鬟蓉儿白了朱见深一眼,心想你终于想起来我来了,我的作用不是给伺候您穿衣吃饭,也不是给您沏茶泡茶的,更不是给您研磨燃香的!

        我是老天官王直王老爷子府上出来的,我的作用大着呢……

        “殿下,永顺伯和恭顺侯都是蒙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