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14章 冰雹不砸你家么?

第114章 冰雹不砸你家么?

        大明朝的事,朕是不是最后一个知道?

        这话一出,就跟后世在漂亮国祭出来肤色来,绝对的是大杀器,刚刚赶来,额头上还有汗水的东厂督公王诚王公公,司礼监掌印太监舒良舒公公直接就跪了!

        那是真跪啊,没有办法不跪啊,而且还是连呼“臣万死”!

        景泰帝朱祁钰却只是轻轻的摇摇头,没有说话。

        倒是舒良知道这里面的一些道道,许久之后才试探的说道:“那皇爷要不要召太子殿下来通一下气?”

        “算了,明天随他去吧,让朕看看,还有多少人不知道朕这皇宫里事的……”

        虾仁猪心呦!

        至少舒良和王诚知道,这大明朝的朝堂上,要换一波人了!

        翌日,御史们很是兴奋的就来到了奉先殿上,按照原来的地方站好,然后等着自己发光发热,为大明朝的小太子上一课……

        正常的处理国家大事之后,司礼监掌印太监舒良很是带有几分怜悯的喊道——

        “有事奏来,无事退朝……”

        “臣都察院左副都御史耿九畴有本……”

        “臣都察院副都御史罗绮有本……”

        “臣都察院御史杨王宣有本……”

        “臣都察院御史张鹏有本……”

        ……

        景泰帝朱祁钰望着前面出来的耿九畴面无表情的说道:“说吧!”

        耿九畴是谁,是因为你皇帝心情不好就不说话的人么?当年耿九畴可是敢直接上书教育皇帝该怎么做皇帝的主,岂能说你不给我脸我就不说了?

        那不行!

        耿九畴自己觉得是一个廉正之人,面对现如今自己看不过的事,怎么能忍,于是一拱手就开始巴拉巴拉的说起来,从当年太祖高皇帝的悲苦人生说起,一直到说道塞王的筚路蓝缕,然后又说道太宗文皇帝对于藩王宗亲的诏书,有条不理,很是清晰,然后转头就说朱见深这事做的不地道!

        因私怨而结仇藩王,是为不仁;

        因贪财而私纳封地,是为不义;

        因位高而威压至亲,是为不孝;

        ……

        这把朱见深说的就差点过盖纣桀了。

        再然后直接又说昨日天降暴雨,冰雹砸坏了奉先殿的鸱吻,这事乃是天意,更是警示,如果太子殿下再不改正,那必将天下大乱,国将不国!

        说完,便是直接施礼跪下,高呼圣上要选派德高望重之中对太子加以管教,巴拉巴拉……

        朱见深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这个头发胡子都白了的耿九畴耿左副都御史,心中却在想一个问题,他是谁,他为什么这么这么说,我哪里的罪他了……

        然后后面副都御史罗绮、御史杨王宣、御史张鹏还有其他人都分别从不同的方面阐述太子缺德,缺管教,必须的严惩,就差一点没有说朱见深这就是个国之妖孽,要圈禁到凤阳去……

        朱见深就这么呆呆的听完他们说完,然后扭头看向自己的叔叔,很是委屈的说道:“陛下,臣委屈,臣冤枉啊……”

        这个时候朱见深虽然是皇太子,上面坐的也是他叔叔,可不敢撒娇,甚至连叔叔都不敢喊,只能以君臣相称!

        “你闭嘴!”

        说完景泰帝朱祁钰望着还站着的内阁以及其他一些德高望重的大臣,还有就是没有弹劾权限的大臣,缓缓的说道:“还有么……”

        下面一片的寂静,没人说话。

        景泰帝朱祁钰这才站起来指着朱见深说道:“你说说吧,朕看看你能说出个什么花来……”

        朱见深真的有点想哭,奶奶的,自己这可是为了大明朝的,怎么就又被弹劾了,再说了那个他们说的“鸱吻”是个什么东西啊?

        偷偷的看了眼景泰帝朱祁钰,朱见深弱弱的说道:“那个,陛下,什么是鸱吻啊!”

        于是那些跪着的御史大臣们便又开始说朱见深不学无术。

        直到太子太师、礼部尚书,老天官,老太师王直王老爷子站出来,就在大家以为这德高望子的老爷子要训斥一番的时候,老爷子慢条斯遛的说道:“殿下,鸱吻说也叫螭吻,即殿脊的兽头之形;为鳞虫之长瑞兽龙生九子之一,口阔噪粗,平生好吞,殿脊两端的卷尾龙头是其遗像。形状像四脚蛇剪去了尾巴,这位龙子好在险要处东张西望,也喜欢吞火。象征辟除火灾。折而向上似张口吞脊,因名鸱吻,又称“龙吻”。”

        呃——

        这真是当自己是太子太师,未来的帝师了?

        难道您老人家还没看出来,这太子他长不了啊,人家圣上景泰皇帝陛下可一心想要自己的皇子呢……

        但这话谁敢说?

        朱见深这才明白过来,这就是大殿上屋脊上的一些装饰品!心中不由的就是有点不耐烦的说道:“这大殿这么高,上面又那么大,昨天下暴雨,下冰雹的,砸坏一点不很正常么?”

        这句话又是惹了众怒,老太师王直王老爷子汀蛋糕这话,笼着自己的双手,缓缓的又退了回去,那意思就一如后世的“我跟他不熟”的意思!

        .

        .

        .直到太子太师、礼部尚书,老天官,老太师王直王老爷子站出来,就在大家以为这德高望子的老爷子要训斥一番的时候,老爷子慢条斯遛的说道:“殿下,鸱吻说也叫螭吻,即殿脊的兽头之形;为鳞虫之长瑞兽龙生九子之一,口阔噪粗,平生好吞,殿脊两端的卷尾龙头是其遗像。形状像四脚蛇剪去了尾巴,这位龙子好在险要处东张西望,也喜欢吞火。象征辟除火灾。折而向上似张口吞脊,因名鸱吻,又称“龙吻”。”呃——

        这真是当自己是太子太师,未来的帝师了?

        难道您老人家还没看出来,这太子他长不了啊,人家圣上景泰皇帝陛下可一心想要自己的皇子呢……

        但这话谁敢说?

        朱见深这才明白过来,这就是大殿上屋脊上的一些装饰品!心中不由的就是有点不耐烦的说道:“这大殿这么高,上面又那么大,昨天下暴雨,下冰雹的,砸坏一点不很正常么?”

        这句话又是惹了众怒,老太师王直王老爷子汀蛋糕这话,笼着自己的双手,缓缓的又退了回去,那意思就一如后世的“我跟他不熟”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