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13章 朕是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第113章 朕是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都是弹劾皇太子的奏章,这让整理奏章准备分门别类的小太监有点麻爪了,这还咋分啊,明明都是一样的,我也没办法都摞成一摞啊,那得多高啊?

        景泰帝朱祁钰虽然心中已经安定下来,因为他知道,只要是弹劾朱见深的,就肯定不是他心中所想的那些大事,一个皇太子还能搞出什么大事来?

        朕还没驾崩呢!

        于是在他打开第一个的时候就愣住了!

        老天爷惩罚,奉天殿遭雷击!

        太子失德,强并藩王封地!

        贪财好.色,与民争利!

        ……

        没别人,甚至这次连自己都没有被波及,所有的活力都只针对皇太子朱见深。

        然后翻看了一下弹劾朱见深的人除了御史的都察院以外还涉及到中书省、六部、通政使司、大理寺、国子监以及五寺!

        大约相当于举世皆弹劾啊!

        大约翻看了一遍之后,景泰帝朱祁钰放下那些奏章,拍了拍自己稍微胀痛的脑袋,然后对着旁边那个小太监伸手,想要喊,去不知道叫什么,不由的就摇摇头,缓缓的说道:“去把王诚叫来……”

        大太监王诚王公公今天没有在宫内,而是在东厂,所以着急之下小太监有些手足无措,站在殿门外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好看司礼监的掌印舒良公公走来,急忙上前喊道:“大公公,大公公,皇爷要叫王公公,可是王公公今天在东厂……”

        舒良一楞,因为自己身为掌印太监,虽然在司礼监,却大部分的时间在内阁。所以和王诚、兴安等人想必,自己倒是很少参与到景泰帝朱祁钰的身边事,只是毕竟也是景泰帝朱祁钰的大伴,感情和忠心还是在的,便点点头,对着那小太监说道,“你去叫王公公吧,咱家先过去应着看看……”

        王诚、舒良还有死去的成敬都是最早跟着景泰帝朱祁钰从王府来的,现在一个当着司礼监提督太监,一个当着司礼监掌印太监,至于被景泰帝安排告老还乡的兴安属于是秉笔太监,严格来说,景泰帝朱祁钰还应该有一名随堂太监的,但是从司礼监随堂太监兼内官监太监成敬去世后,这个职务就没有人担任了。

        “皇爷……”

        舒良上前搀着正在走来走去的景泰帝朱祁钰,很是低声柔语的说道:“王公公去了东厂,臣看到没人应着,便先过来了。”

        “哦,是舒大伴啊!”

        景泰帝朱祁钰看了一眼放下心来,有些不解的问道:“舒大伴,听说昨天的大雨冰雹砸碎了奉先殿的鸱吻?”

        舒良一楞,然后马上回道:“回禀皇爷,昨日的暴雨和冰雹的确是伤了奉先殿上的一个鸱吻,但也紧紧只是损害了一点,谈不上击碎啊?皇爷哪里来的消息?”

        “昨天王大伴怎么没有跟朕说啊?”景泰帝朱祁钰有点埋怨道。

        舒良更是不太明白的解释:“皇爷,这每年皇城内的大大小小的建筑小打小闹的损坏,修补一直都有啊,再说,这事儿是内官监曹吉祥曹公公该管的。这不算什么大事啊,这是怎么……”

        事实上载舒良和王诚、曹吉祥看来,不过是冰雹大了一些,砸伤了奉先殿上的琉璃鸱吻,这不算什么大事,修补了就是了啊。

        冰雹大了,把房屋屋顶砸穿的都有啊,何况只是殿顶上的鸱吻,这玩意儿,奉先殿上没有十个也八.九个啊,又都是琉璃制品,遇到大的冰雹暴雨天气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的损坏?

        这本就是常识啊。

        景泰帝朱祁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御史们及好多文武百官觉得这事上天的警示,说是太子失德……”

        “太子?”

        舒良一楞,缓缓的说道:“太子又干什么了?”

        “那个小混蛋竟然背着朕,背着内阁,背着朝廷把襄王府的封地给买下来了……”

        景泰帝朱祁钰有心想要骂两句却又不知道该骂什么,毕竟,这事说不出口啊,这从三皇五帝到大明朝上下四五千年的历史中,就没见过这么贪财的太子!

        “嘶……”

        舒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差一点就把自己给抽过去了,大明朝从太祖高皇帝登基建国开始,这分封的藩王制就成了祖制,就算是太宗文皇帝也不过是削减了藩王护卫军队的权力,至于俸禄、封地和赏赐也是一样不少!

        你这把封地去掉了,还叫分封制么?

        你这是要让皇爷驾崩之后无颜拜见太祖高皇帝啊!

        有你这么当太子的么……

        不过,身为景泰帝朱祁钰最亲近的太监,舒良只能开解的说道:“那皇爷有没有问过太子殿下此举意欲何为啊?”

        景泰帝朱祁钰举起手微微的摇摇手,很是有些落寞的说道:“这个小兔崽子的理由早就说过,内阁以及诸位肱股大臣当日也在,理由很充分,也很有见识,只是却不合时宜,所以当时我们安抚了襄王,让其返回封地了,谁知道……”

        听到这里,舒良便没有再说什么,只能跟在景泰帝朱祁钰的身后走出了大殿,望着前面匆匆而来的大明东厂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太监、司礼监提督太监王诚王公公。

        “王大伴,你可知道深哥儿那小兔崽子赎买襄王封地的事?”

        急匆匆而来的王诚王公公一楞,然后低声的说道:“皇爷,这事臣也是在今天诸位官员弹劾太子的奏章里才知道的,并且刚刚在东厂核实过了,昨日东厂的人才把消息送到京城,确有此事……”

        景泰帝朱祁钰没有继续听下去而是继续问道:“昨日狂风暴雨,还有冰雹,奉先殿的鸱吻被砸坏了?”

        王诚倒是松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启禀皇爷,这是哪宫哪殿的小太监瞎嚼口舌啊,昨日冰雹甚大,的确有一个鸱吻被冰雹损坏了一点,不过,只是一些边角的部分被砸掉而已,臣已经让内官监曹吉祥去修缮了,这东西在工部琉璃厂烧造局应该有备份的,很快的,不影响的……”

        “不影响?”景泰帝朱祁钰脸色有些难看,冷冷的看着王诚缓缓的说道:“那御史弹劾的奏章里已经都说了,这是老天给朕的警示,说这是对太子失德的警告,让朕要好好约束太子,这还叫不影响?”

        “为什么昨日不告诉我?”

        告诉您?

        在您和李惜儿你侬我侬,妖精打架的时候,我告诉你?

        我虽然是个太监,做不成真男人了,可是我不是傻子,那个时候真去给你说了,怕是就不是您不高兴的事了……

        景泰帝朱祁钰感到浑身有些疲劳的叹了一气,缓缓的说道:“这大明朝的事情,朕是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