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12章 咋又被弹劾了?

第112章 咋又被弹劾了?

        襄王走了,来的风云激荡,似乎要演绎一番你死我活一样,可走的却是风轻云淡,不带走一片云彩。

        就在襄王离去的那一天,整个北京城都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要知道襄王朱瞻墡是跟宣德皇帝一个辈分的,是仁宗皇帝和张太皇太后的嫡子,是永乐皇帝的亲孙子!

        当初宣德皇帝驾崩的时候,差一点代替只有几岁的正统皇帝朱祁镇登基的亲王!

        在然后,正统皇帝土木堡战神一战成名的时候,整个大明群龙无首的时候,当时朝堂上也有让襄王登基的意思,只不过是孙太后更加技高一筹,直接就册立了朱见深为皇太子!

        如果说当时是兄没弟及的话,怕是现在也没有正统皇帝朱祁镇、景泰皇帝朱祁钰以及皇太子朱见深什么事了!

        毕竟,人家还算是子孙兴旺啊!

        辈分在那里摆着,所以,朝堂上的大佬们能怎么办?他们也很无奈啊!好在,现在走了……

        当然,松了一口气的不只是朝堂上的衮衮诸公,还有远在皇城之内的景泰皇帝朱祁钰。

        其实在他病重被朱见深救过来之后,他就知道自己错了,最大的错就是你不应该动用金牌诏令襄王父子前来北京城。当然,襄王最后关头还是抗旨把自己儿子送了回去,才没让大家难看。

        当然,这个时候也没人追究襄王的抗旨意思,毕竟,真带来这个孩子,你是打算让景泰帝朱祁钰认弟弟,还是让皇太子朱见深认小叔叔么?

        紧绷的心神一旦放松下来,已经三十如狼的景泰帝朱祁钰便又开始琢磨怎么才能让国祚永在了,嗯,最好的办法就是要有皇子龙种!

        皇后杭皇后病重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从自己的皇太子朱见济没了之后,便是一直时好时坏,只是过了年之后,或许是因为重新册立了朱见深为太子之后,身体就更加不如从前了,甚至还一次次的叫自己废了朱见深!

        怎么可能!

        现在他们叔侄俩打配合打的好多了,用起来比起自己亲儿子的皇太子还顺手……

        想到了这里,景泰帝朱祁钰便想起来皇太子朱见深送给自己的新宝贝——香皂,真是太好了,让自己的爱妃李惜儿肌肤更加的香若幽兰,肤如凝脂,摸起来那手感,啧啧啧,再配合这一人多高的宽大镜子,想到这里,景泰帝朱祁钰也是感到一阵阵的激动。

        虽然政事比较繁忙,自己也比较累,可现在不是需要放松嘛!

        于是当大中午的,景泰帝朱祁钰来到李惜儿的院子时,李惜儿有些愕然……喜出望外。

        两个人犹如皇城外的普通百姓家夫妻一般,一起吃了一顿午饭,然后再院子里逛了逛,聊了聊天,具体聊的什么,谁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有说有笑的,当然日后你要是问景泰帝朱祁钰,可能皇帝陛下也不知道自己都聊了什么。

        总之就是氛围很好!

        于是在下午,天还大亮的时候,两个人便回到了李惜儿的小院,浅声细语的传来,让跟在身后,站在屋外的王诚公公想起一首宋词来——

        凤髻金泥带,

        龙纹玉掌梳。

        走来窗下笑相扶,

        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弄笔偎人久,

        描花试手初。

        等闲妨了绣功夫,

        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

        可惜了……

        微微的摇了摇头,王诚公公当然知道,皇帝的宠溺只是一时,主要还是李惜儿能不能产下皇子,可今年的景泰帝朱祁钰已经而立之年了,也不过只有一个儿子,这难道是天命?

        王诚王公公有些伤感,为什么自己的皇爷就不能心想事成?

        院子里的日头已经有些眼热,六月天的酷热却是不能影响房内两人的性趣,有那镜子的光影效果,又有那香皂的加成,要知道两个人可以从浴桶里完泡泡,也可以在镜子前玩影子,更可以在床上探讨一下人生、现实、理想以及文学……

        总之,景泰帝朱祁钰很累,原本其实景泰帝想回自己寝宫的,可是谁知道傍晚的时候,忽然下起了大暴雨,而且还伴有冰雹。

        望着窗外那哗哗流下的雨水,清风徐来,吹走了白天的暑气,让景泰帝不由的就心情舒畅,很是有些得意的说道:“这雨来的正是时候,下雨天,与心爱的人,卧听雨声,是何等的浪漫?”

        李惜儿却有些害羞,脸色羞红的说道:“陛下何必做儿女状,您是真龙天子,做的都是天下大事,这是老天爷留客,让您好好的休息一下呢……”

        景泰帝朱祁钰转头看向李惜儿很是得意的说道:“爱妃这嘴啊,说的好听,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心话,朕要看看你的真心……”

        于是,景泰帝的晚饭也是在李惜儿那里吃的,甚至晚上都是在哪里住的。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似乎是因为见到自家皇爷这般的心情舒畅,守在外面的大太监王诚在听到一个小太监过来汇报的小事时,便没有打搅。

        在他看来,这般暴风骤雨,又降了冰雹,砸坏点花花草草或者什么房檐什么的不是正常么?

        是的,刚才的冰雹砸坏了奉天殿上的鸱吻!

        这是小事,等天晴了,天明了,让工匠们及时换上不就完了吗?

        小事!

        于是景泰帝朱祁钰睡了一个安稳觉,第二天一早,起来,在李惜儿的伺候下,穿上衣服,开始了一天帝王的忙碌生活,明天是朝会,所以今天的奏章都要处理好,对于奏章上,景泰帝朱祁钰觉得自己很勤劳……

        可到了下午的时候,内阁忽然就传来足足两大箱子的奏章,让快要处理完,心情正大爽,想要晚上再去李惜儿处寻寻青春的景泰帝朱祁钰给整懵了!

        啥情况?

        这是北方边关告急?

        还是说哪里造反了……

        急急忙忙的打开,让小太监给他一个个的打开,他开始一个个的看——

        第一个弹劾太子;

        第二个弹劾太子;

        第三个还是弹劾太子;

        ……

        然后第一箱的所有奏章都是弹劾太子的!

        再看第二箱,还是!

        怎么回事?

        朱见深个小兔崽子又干啥了,咋又被弹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