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104章 相亲相爱一家人

第104章 相亲相爱一家人

        招待襄王?

        襄王是谁?

        襄王是大明仁宗嫡五子,一代战神明英宗朱祁镇,与现在苦心励志景泰帝朱祁钰的亲叔叔,是朱见深的皇叔祖!

        更重要的是,襄王朱瞻墡为什么来京,是因为景泰帝使用了襄国金符密诏前来,并且还带了襄王的次子宁乡王朱祁鐄,当然,最后襄王朱瞻墡一如历史上记载的那种,胆小慎微,庄警有令誉,在得知景泰帝病愈,还把自己亲哥哥大明战神太上皇朱祁镇“接到”皇宫内容养之后,第一时间就把自己次子给送回去了。

        但是——

        这事现在谁不知道?

        大家又都不傻。

        你来,景泰帝打的什么心事,你襄王一系打的什么主意,还不就是想宣宗皇帝第五子襄王朱瞻墡的次子宁乡王朱祁鐄过继,作为宣宗皇帝的第三子,兄终弟继,继承大统?

        可是景泰帝朱祁钰忽然病痊愈了,还立了朱见深为皇太子,这事就把襄王给搞得很难受!

        现在景泰帝朱祁钰又让朱见深接待襄王,叔叔,你这操作有点骚啊!

        朱见深有点吃惊的看向景泰帝朱祁钰,哭笑不得的说道:“叔叔,我才疏学浅,不懂礼仪,叔祖他德高望重,小子怕是不能担此大任啊!”

        景泰帝朱祁钰却是一笑,缓缓的说道:“深哥儿,你要记住,你现在是大明皇太子,论礼,你是君,他是臣,论亲,他才是你的叔祖!”

        “就算是你失礼了,你觉得襄王会挑你礼么?”

        “朕交给你去接待,意思已经很明确了,相信很多人会明白的!”

        朱见深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回去了,甚至都忘记了跟景泰帝朱祁钰要一个香皂专营的旨意。

        “大姐,这是啥意思,什么叫很多人会明白的?我这去接待襄王,那多尴尬啊……”

        朱见深还是没有想明白这里面的道道,对着身边的万贞儿抱怨道。

        万贞儿拉着朱见深的手,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小郎,我想陛下的意思应该是用你来堵满朝大臣的嘴,让他们没有办法再在这个事情上腹诽陛下的心意。这说明小郎你的太子地位稳固呢……”

        稳固?

        呵呵,那只是我这亲叔叔没有自己儿子!

        你没看我那亲叔叔现在整天都在跟那个李惜儿在努力,甚至连杭皇后病重都顾不上。

        身为一个皇帝,为了能让自己亲儿子当太子,竟然舍下脸给大臣们行贿,怎么可能真的放心自己的侄子当皇太子?

        就算不为别的,你想想,侄子继位之后,怎么评价他?

        一个是亲爹,皇帝!

        一个是亲叔,皇帝!

        咋论庙号?谁进皇陵?

        所以,只要景泰帝朱祁钰一日无子,自己的地位才算是稳固,万一真有了儿子,拿自己还是得早做打算。

        太子之位就如那逆水行舟,不进就是倾覆啊!

        朱见深摇了摇脑袋,苦笑着望着马车外的北京城,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第二日,北京城的城门口,一队队人马,旗帜飘扬,朱见深带着自己全套的太子仪架,还有礼部的一些官员等着襄王的到来,其实昨天人家襄王就已经到了北京城,只是没进城,住在了驿站。

        你得走个形式啊,不然大明新闻联播怎么播报?

        远远的看到城门口的阵势,襄王朱瞻墡是傻了的,当然,从昨天礼部的人员告知我们尊贵的襄王殿下,说陛下专门委派了您的晚辈、皇太子朱见深前来接待您的时候,他就傻眼了……

        还有这操作?

        你让孤跟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说啥?

        更重要的是,孤他么的为啥来,你景泰帝朱祁钰心里没点数么?你就算是派王直、陈循、高谷,甚至就是王文来接孤王也行啊!

        大明朝堂没人了?

        大明宗室没人了?

        这特么多尴尬啊?

        我们爷俩说点啥,难道说陛下这人太不够意思了,咱爷俩是难兄难弟?

        这辈分也不对啊!

        尴尬的……呃,是德高望重的襄王朱瞻墡殿下提前便在马车上下来,急走两步来到皇太子朱见深的车前,作势就要行参拜大礼。

        可我们大明皇太子朱见深殿下却是尊老爱幼,急忙从马车上跳下来,很是恭敬的搀住襄王朱瞻墡,热情的说道:“见过叔祖,叔祖这是作甚,哪里有您给小子行礼的说法,您这是要折小子的阳寿呦……”

        那叫一个礼贤下士……

        呃,是尊重长辈!

        襄王朱瞻墡苦笑着也站直了身子,对着朱见深说道:“殿下这是说哪里的话,自古君君臣臣的,臣见君,焉又不礼乎?”

        我乎你大嘴巴子!

        你信不信今天你给我行了这个参拜礼,明天景泰帝朱祁钰桌子上就全是弹劾小爷的奏章!你要真的这么注重君君臣臣的,你带你次子来北京做啥?

        还不是有想法!

        朱见深装作没听出来襄王朱瞻墡话里话外的意思,还是恭维的说道:“叔祖这次进京,一定要给小子一个机会,好好的招待一下叔祖,这可是陛下交给我的任务,说叔祖乃是我大明皇室里少有的长者,贤王,还说让我跟您好好的学学……”

        “殿下说笑了,孤王可担不起这个称呼,都是陛下太矮,殿下才是天资聪颖,一看就知道日后有圣人之姿……”

        襄王朱瞻墡的心里是异常的尴尬,长者?贤王?这可不是啥好称呼。我都已经贵为亲王了,在景泰帝朱祁钰病重的时候,摆宗室长者,贤王的架子,这可不是好话啊!

        朱见深的心里也是很尴尬,啥意思,啥叫圣人之姿?我是太子,以后有圣人之姿,圣人是谁,天子皇帝圣上啊!现在当皇帝的还是我叔叔,人家还想着要儿子呢,你这说我以后能登基,你是要咒我叔叔景泰帝朱祁钰绝后?

        哼哼,我记下了,一会就去找我叔叔告状去!

        两个人都是尴尬的要死,可偏偏面上还热情的不行,真的就跟平常人家的祖孙三代人爷俩你好我好大家好呢!

        其乐融融啊。

        相亲相爱一家人啊!

        这一幕让周围的官员们都很是感动,这宗室内部的关系真是太感人了,一个尊老,一个爱幼,我大明皇室就是这么一个个的有情有爱!

        朱见深也知道不能老在这城门口说话啊,一伸手看着襄王朱瞻墡的手,很是高兴的说道:“叔祖既然来了,那就让小子带您进城,好好领略一下这北京城的好风光,也让咱们爷俩好好聊聊……”

        .

        .

        .

        .

        ps:前一段时间公司事物比较忙,接待了国药、天士力、鲁抗、阿斯利康等公司的领导,还有公司申报iso9002的事物,所以,对不起大家了,值此中秋佳节,我更新几章给大家助助兴!

        另外感谢一下“非常懒的鱼”朋友的打赏,实在很感谢,我以后一定好好努力码字更新;还有感谢一下“五离君”朋友的评论,我都在看,评论的不错,还有“天才歪歪”、“不读书风纪扣”、“体育世界888”、“死亡修仙”、“落得如此多娇”以及等等各位读者朋友的评论和支持,感谢你们。

        最后感谢一下我那已经完全破罐子破摔的运营官瑶瑶之歌,辛苦了,我错了,如果可以改过自新的话,我想重新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