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77章 再埋点土……

第77章 再埋点土……

        朱见深在感慨伟大的工业革命时代即将到来,心涌澎湃,豪情万丈的时候,在外面军营进行发放军饷,查核人数的东厂督公王诚王公公则有些郁闷!

        谁曾想花钱也累!

        要知道,当初太子殿下把钱交给自己以及自己代表的东厂的时候,他其实是挺高兴的,毕竟,不花自己的钱,还能落个好人,对于太监来说,哪里还要这等好事?

        要知道府军前卫可都是勋贵的子弟,尽管不是嫡长子,可回去之后一说,自己也倍儿有面子啊。

        可随着发的银子越多,他越累。

        这特么,好人真难做,我还是老老实实做阉党做东厂督公吧!

        所以他大手一挥就把这粮饷交给了相应的将领,在老王看来,这有啥,老子随机都特么发了这么多,也没啥事啊,以后交给他,让他这些将领给我一个签字画押的清单不就完事了……

        呵呵,简单,实效!

        所以当朱见深拿着一个楠木盒子出来的时候,王诚的嘴角一抽抽,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楠木盒子当初还曾觐见过景泰帝朱祁钰,如果他东厂的线报没错的话,这个楠木盒子也曾去见过老天官王直。

        现在又是这个盒子……

        知道的知道您小气、扣扣索索,不知道的还以为皇家连个装东西的盒子都给皇太子殿下备不齐呢!

        皇家脸面呢?

        “殿下这个盒子可不简单啊……”

        王诚也是有意的缓和两个人的关系,毕竟,自己好歹也算是受了他的恩惠才能得以成为这个东厂的督公,更加让景泰帝朱祁钰对他更加的信赖了。

        至少超过的兴安!

        朱见深一笑,很是得意的说道:“怎么,王宫公公也看出来孤这盒子不简单了……”

        呃……

        王诚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道说,咱家就是随口一说,或者还略带一点调侃的意思?

        就在王诚尴尬的时候,朱见深继续说道:“这里面可装着能改变世界的宝贝呢!”

        宝贝?

        难道又是跟镜子一样能赚大钱的东西?据说那玩意儿现在已经炒到了天价了,可朱见深却使用控制着产量,让整个大明朝的有钱人爱的要死也恨得要死!

        “哦,难道是新的镜子不成还是什么其他的好东西?”王诚一边走一边顺合着说道,其实心里巴不得朱见深赶紧找到自己的马车。

        朱见深微微的摇摇头,缓缓的说道:“跟玻璃有点关系,但是,那个能赚钱,这个跟人命有关系!”

        说完,也不管王诚王公公心里在琢磨为什么,蹬上自己的马车,在随侍营的护卫下径直离去,只是他身后的曹斌有些踌躇,不知道该不该跟去。

        要知道,这可是府军前卫,是太子殿下的幼军,身为皇太子殿下的头号狗腿子,呃,是打手,他有心要帮太子殿下掌握这一支力量……

        可,太子殿下没表示啊!

        我该怎么办?

        想了想,看着身后那一个个虎视眈眈的东厂番子,曹斌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坚定的毫不迟疑的跟从太子殿下,至死不渝!

        快走几步,跟上了车队。

        车内的朱见深打开跟上次见景泰帝朱祁钰、老天官王直一模一样的南木盒子,掀开一模一样的丝绸,看到一个制作精致的单筒望远镜!

        不容易啊!

        要知道单单这哥单筒望远镜的两块凸镜就浪费了足足四炉的玻璃,才再透明度上达到了要求,然后有专门做找了工部要了几个玉器工匠一点点的才磨出来,单纯造价的成本就十几两!

        但是,这玩意儿的重要价值不在多少钱,而在于他能透过这个望远镜做什么。

        刚才把发粮饷和核验空额的事情都交给东厂,这本身就是给王诚王公公挖坑,现在这个望远镜,如果送给景泰帝朱祁钰和武清侯石亨,那就是彻底再给这个忠厚老实的王诚王公公这个巨坑再填点土……

        剩下那就是念个一二三四五,静待开花结果了!

        先不说,自己门头沟的这个工坊能来这里的幼军,基本上是他暗中交代的,以自愿为主,所以说,如果说空额,有肯定有,但应该不多,可这不能代表这种事就没有!

        还有更重要的是,喝兵血的事,又岂是王诚这个宫内的东厂督公能知道的,就自己也是问过曹斌才清楚一点——

        比如这次粮饷的发送,先前的一部分,肯定都是散碎银子和铜钱,但是王诚没坚持,他带来的可都是银子和铜钱,你觉得那些当官的,换成大明宝钞发给你行不?

        不患寡而患不均!

        这幼军不闹,自己怎么插手?

        因为想要解决就得花钱,朝廷哪有钱?春税还没有解送到户部呢,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

        想到这里,朱见深觉得自己越来越有点老政客的架势了。

        苟在景泰帝朱祁钰和太上皇朱祁镇身后,猥琐发育,潜龙在渊……

        呃——

        说好的,我不想皇帝的,怎么就搞成了这样呢?好歹我也是深受社会主义历史观、价值观九年义务教育的主,怎么能被这封建的思想所侵蚀呢……

        我得深深的反省我自己!

        朱见深的脑袋枕在万贞儿修长细腻的大.腿上,陷入到了深深的一日三省中。

        马车晃晃悠悠的就回了北京城,对于朝廷,景泰帝朱祁钰以及文臣们来说,无非就是皇太子殿下小孩子心性起来出去郊游一番而已,可对于归来的东厂督公王诚王公公则开始暗暗的忌惮……

        大明军队里的空额问题,又岂是小事?更不是只有武将勋贵们的事,毕竟,兵部可是文臣在掌握呢……

        暗潮涌动之下,朱见深带着万贞儿,还有个小太监雨化田,小太监雨化田抱着同上次的楠木盒子来到了皇宫之内,求见了景泰帝朱祁钰之后,径直走了去……

        “叔叔,叔叔,侄儿又来给你献宝了……”

        景泰帝朱祁钰皱着眉,心中却在想,户部的春税还没有收上来,朕的内帑也没有补齐呢,你上次拿了钱说给朕分红,结果你一转眼又拿走了,你又想让我入股?

        哼,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