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68章 枕头风

第68章 枕头风

        “小郎想要去见识见识这位京师花魁骆冰儿?”

        最了解朱见深的的万贞儿这个时候也是笑着说道,不过,她只是眼波一转的说道:“可小郎你太小了……”

        太小了?

        虽然我年龄还小,还没怎么发育,可听到这句话还是心里不舒服。男人就不能被人说的三件事——你太小了、你太快了、你太穷了!

        “就你大!”

        朱见深没好气的直接回怼了一句,只是他的眼神却落在万贞儿的胸前,别说,自己以后大不大的不知道,但现在人家万贞儿是真的大,还不垂,正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风采璀璨的年纪。

        “咯咯……”

        万贞儿一笑,然后转身离去,留下一阵香风。

        说真的,对于这个骆冰儿和李惜儿,他真的不想去接触,尤其是李惜儿!如果他真的做了,怕是自己亲叔叔景泰帝朱祁钰再心大,也会对付自己的。

        可现在显然似乎已经没有办法自己选择了,如果说哪位骆冰儿不作的话,倒是还可以糊弄去。但把希望寄托在对方的身上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很失败的事。

        玻璃产业,觊觎的人可不少呢。

        真以为你推出一个萧燕儿,就没人不找你皇太子的麻烦了?

        钱帛动人心。

        事实上,朱见深也没有猜错,就在他在琢磨骆冰儿的时候,人家已经带着一个少年走进了皇宫香火院。

        骆冰儿带的这个人正是李惜儿的弟弟李谙,此人原来也是教坊司的伶人,只不过现在却是锦衣卫的千户!一脸的志得意满,看到自家姐姐,却少有的露出了年轻人该有的喜悦。

        骆冰儿却一眼就看到李惜儿房间里那一人多高的巨大镜子,眼中露出一丝贪婪的神色,然后隐晦的看了一眼李谙,笑着对着李惜儿说道:“姐姐最近过的如何啊,这都几年了,姐姐的肚皮还没动静么?”

        李惜儿只是宠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然后对着骆冰儿说道:“龙种哪里有这么容易啊,再说了这几年万岁爷一直身体都不太好,倒是冰儿你怎么来了?”

        “就是想姐姐了……”

        骆冰儿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便没有在说什么,毕竟依李惜儿现在的身份,能见她,便是给了她很大的面子。所以,这才是她股东李谙的原因。

        似乎是看到骆冰儿对那一面镜子的喜欢,李惜儿原本是想送给这个妹妹的,只是想了想景泰帝的喜欢,才没说出口,只是轻轻的说道:“妹妹既然喜欢,就多看看,等走的时候,我让人给你带一面小点的镜子,这皇太子殿下研制出来的镜子可真是神异,比铜镜好了太多呢……”

        骆冰儿悄悄的给李谙递了一个眼神,然后袅袅的扭动着腰肢走到那镜子面前看着里面清晰的自己身影,羡慕不已。

        两人倒是待了不久便离去,只是李惜儿却有些神情落寞。

        夜色降落,当景泰帝朱祁钰又一次降临的时候,在影影绰绰的烛光之中,在那纤毫毕现的大镜子面前,景泰帝又做了不少健身的动作之后,满身汗水的躺在床上,任由李惜儿给他擦汗。

        “万岁爷,我那弟弟今天来找我,说想做点小买卖,挣点钱,自食其力,就是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忌讳吗?”

        大明的官员其实是不能从事商贾之事。

        这也是朱见深把萧燕儿这个工户之女推出来的原因,但是有一类人没有这个限制,那就是锦衣卫。

        甚至锦衣卫本身就有很多“官办企业”,而锦衣卫本身从商,也没有太多的限制,可毕竟李谙身份不一样,所以,李惜儿还是忍不住向着景泰帝朱祁钰问道。

        景泰帝朱祁钰正在回味刚才的那股身体深处的韵律悸动,这个时候,懒懒洋洋的,甚至思维都有几分迟钝,听到李惜儿的话,不假思索的说道:“这是好事啊,李谙那孩子也是个实诚人,这锦衣卫白领俸禄的人多少啊,还差他一个?”

        李惜儿只是轻轻的一笑,甚至俯身在景泰帝朱祁钰的胸口上亲了亲,继续说道:“爷,您去跟太子爷说一声,让他分点那玻璃的下脚料什么的,让我弟弟做个倒卖商,安稳,也事少,至少不用担心他赔钱亏了本,您说呢……”

        景泰帝朱祁钰这个时候只是觉得困乏,又感觉李惜儿给自己擦拭身体按摩的很舒服,丝毫没有听到李惜儿说的具体什么内容,哼哼了两声,便闭上眼,稍后便是微微的鼾声。

        “兴安公公,这件事就交给您去通知一声太子殿下吧,妾身一个妇道人家,不好抛头露面的……”

        爱恋的给景泰帝朱祁钰盖好被子,李惜儿对着外面的兴安说道。

        兴安只是看了一眼已经睡着的景泰帝朱祁钰,脸上有些为难,低声的说到:“娘娘,这不大好吧……”

        李惜儿只是低声的说道:“我那弟弟又不想要正品,就是倒腾点残次品,相比太子殿下也不会为难吧,只是为了一点小钱,他保证不会扰乱太子殿下部署的……”

        兴安这才微微的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