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66章 老曹怂了?

第66章 老曹怂了?

        “你就是个泥腿子工匠,懂个屁的艺术?”

        曹斌心疼的从自己叔父那里借了五十两银子,请苏峰来到了一处比较隐蔽的小四合院,精致优雅,四面伺候的小丫鬟也都是比较俊俏,至于桌子上的菜,自然也是精美无比!

        苏峰一边听着演奏的琴声,一边摇头晃脑的,就似乎真的懂音乐似得。

        曹斌却是陪在一边,很是尴尬。

        老子是来看你装模做样的?

        这特么一桌酒席就好几两啊!再加上这个所谓的聚会的资格费十两,这特么就十几两没了。

        都是奸商!

        学我家东宫皇太子殿下,还什么资格定金,你特么就是个暗门子,装啥教坊司嘛?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那弹琴的姑娘也都过来,很是婉约温柔的坐在桌子的另一侧,巧笑嫣然的望着他们,这一刻,曹斌觉得,这哪里是暗门子的娼妓啊,这明明就是教坊司的花魁啊!

        可好在,身为武将应该有的意志还在是的,于是勉强转移视线,让自己俩眼珠子不再挂到对方那薄纱一般的胸前,以及隐隐约约的精致锁骨上,艰难的端起酒壶,给对面苏峰倒上酒,又装作斯文模样,自以为很文雅的给旁边的骆冰儿倒上酒。

        一没注意,倒多了。

        很是尴尬的伸出袖子就要擦,结果被人家骆冰儿制止。

        骆冰儿很是矜持的对着曹斌一笑,然后转头一招手叫来丫鬟给收拾干净。

        曹斌老脸一红,急忙转移话题的问道:“苏兄,那个殿下给的书,真的很厉害?”

        苏峰很是不在意的一甩手,端起那酒杯,冲着曹斌一示意,然后又跟旁边骆冰儿碰了一下,一饮而尽,笑着说道:“那本书,厉害不厉害,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殿下是真的厉害!”

        “怎么说?”

        面对曹斌那求贤若渴的表现,苏峰很是满意的说道:“你觉得那玻璃,镜子单纯凭借我一个人就能搞出来?”

        “呃——不然呢?”

        面对曹斌这般蠢笨的武将,苏峰觉得自己都要被气死了。

        捧哏有这么捧的么?

        你应该说,“不是你还能有谁?”这样我才顺势说出太子殿下的名字来,这样才能彰显太子殿下的威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自家师姐已经给他说了,以后必须这么说!

        反正,自家师姐肯定是对的,听就是了!

        “最低等级的玻璃,其实我们早就会做了,但总有掺杂各种浅淡的颜色,而且你见过又如现在这么大块的么?只有殿下给我了秘方之后,这才生产出来,更别说镜子那种神器,如果我真的能早研发出来,你觉得工部会放我走?”

        苏峰对于曹斌这种人的脑袋觉得不可思议,多么简单的事呢,他咋就想不明白呢?真以为这个玻璃什么的就全部是自己的功劳了?

        呵呵,就算是他苏峰敢,太子殿下不介意,可谁知道伟大的人民上仙会不会生气?

        这个时候,曹斌忽然觉得自己嘴里的酒不香了。

        要知道,现在练兵之法,兵法,战法哪个不是武将世家的传家之宝,他也就是摊上一个好叔父——大太监曹吉祥的光,才能有一些自以为不错的造诣。

        难道自己真的失去了一本绝世兵法?

        不可能!

        自己叔父曹吉祥虽然是太监,可也是战争之中起家的,搜罗的兵法也不好,教导他们的时候多多少少提过很多兵书,可从来没有一本叫什么《民兵训练手册》的!

        就冲着这名字,他就不像是一本兵书!

        你看看人家那名字《孙子兵法》《六韬三略》《司马法》《阴符经》《孙膑兵法》、《尉缭子》最次取名的不是还有《唐太宗李卫公问对》。

        你再看看你这啥名字?

        民兵训练手册?

        倒是挺通俗易懂一看就知道啥东西。

        “两位爷说的可是咱们的东宫皇太子殿下?说得可是咱们太子殿下售卖发派大明十八省玻璃经销商的事么?”

        旁边似乎觉得自己存在感有点弱的骆冰儿很是温和的问道,顺便还给两位重新斟满酒,潇洒的端起酒,眼光水波一般流转的看了一眼苏峰和曹斌。

        当然,她主要的目光其实还是在苏峰的身上。咱们不说很明显这苏峰是被邀请来的,也不说看说话就知道是个能人,主要是因为长得比曹斌帅。

        甚至这一刻,骆冰儿都在想,要是晚上这个苏峰留宿的话,不用非得二十八两银子,十五两也可以!

        苏峰听到这里,立马就停嘴,然后看向骆冰儿。

        骆冰儿很是温婉的一笑,稍微抬了一下酒杯,示意苏峰今朝有酒今朝醉。

        曹斌的脸色也拉了下来!苏峰现在已经被他师姐也是他侄女的萧燕儿给调教的没点脾气,可他老曹不一样,脾气还在!

        “嘭!”

        重重的把酒杯砸在桌子上,一张犹如驴脸的面容上带着一股寒气,冷冷的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窑姐,也配点评太子殿下?下九流的娼妓,给你脸了?”

        骆冰儿一愣,有些愕然。

        她这里虽然不说是什么多么高级的地方,可好歹也算是北京城高级的场所,可被人这般骂还是第一次,不由的也是小脾气上来,随手就把酒杯给扔到酒桌上,冷冷的说道:“呦,二位爷这是来这里耍泼打横来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骆冰儿在北京,能混的风生水起,你觉得我会怕你一个大头兵,一个工匠?”

        曹斌的脸色更是难看,缓缓的问道:“那倒敢问一句,你的后台又是谁?”

        “宫内的李贵妃那是我姐!”骆冰儿很是骄傲的说到!

        李贵妃?

        苏峰内心里有些嘀咕,景泰帝的宫内没有李贵妃吧?

        可在皇宫当过差,站大门工作的曹斌却知道对方说的是谁——香火院李惜儿!

        “刚才是我的错,但我和苏兄说的话,还请骆冰儿小姐不要外传,告辞……”

        说着,将自己口袋里的荷包仍在桌子上,装模做样的鞠躬,然后拉着苏峰快速的走了。这让苏峰有些意外,这老曹可不是个善茬,怎么就怂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