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63章 失而复得的喜悦

第63章 失而复得的喜悦

        “你怎么又来了?”

        如果说这个时候景泰帝朱祁钰最不喜欢看到的人列一个排名,眼前这个粉嫩、可爱的孩子绝对可以名列前茅,甚至高居榜首。

        他当然知道朱见深来的目的,但是,他不想答应。

        长这么大,景泰帝朱祁钰连皇帝都做了,可一百万两的钱财,他真没见过啊!

        那么厚厚一叠的银票,各个钱庄的都有,很让人产生令人信赖的感觉。

        朱见深笑嘻嘻的上前,很是认真的说道:“叔父啊,这时间马上就要开春了,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单纯我的玻璃,倒是好说,时间再久也得等,可是蒙古那边,这开春之后,他们逐水草而居,放牧牛羊什么的,不会有战争,正式我们渗入的好时机呢……”

        反正目的就一个,这钱,我得拿走!

        越早越好。

        摸了摸只在自己手里待了一天的银票,景泰帝朱祁钰感觉有些心疼。

        就跟割了自己的心头肉一样。

        “你就不能等等,内阁不是还没有拟出来条陈么……”

        景泰帝朱祁钰这一刻的倔强就像是一个三百斤的胖子看到了巨无霸汉堡,明明想拒绝,却又无法做到转身离去。

        朱见深很是不屑的笑了笑,缓缓的说道:“咱们要是让阁老们治国,这肯定没问题,可如果要是说经商,叔父,您觉得他们在一个反手就能赚好几百万两白银的少年面前,还能有什么底气么?”

        “好几百万两?”景泰帝朱祁钰一楞,有些意外的看向朱见深,“不是一共才二百多万两么?”

        呃——

        朱见深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叔父,我说的是这个玻璃产业的利润空间,三年之内,怎么着也能再赚个百儿八十万两的,这么加起来,不就是几百万两么……”

        景泰帝朱祁钰这才明白的点点头,也是,这一出手就是两百多万,再加上这三年的辛苦钱,倒也面前能有个三百多万两,真说起来,说成好几百万两,倒也不是不可以!

        朱见深这才微妙的长舒了一口气,差点就露馅!我果然还是太诚实了,都不适合说一些善意的谎言。

        “叔父,您的这个关注点怎么这么偏呢?”

        朱见深急忙说道,想要尽快的转变话题的说道:“内阁的阁老们现在没有反对意见不就是默许了,甚至我去找阁老们协调府军前卫驻扎的事,他们都答应去跟于少保协调沟通呢……”

        说到这里,景泰帝朱祁钰一边心疼的把银票递到朱见深的手里,一边还拿着银票,拍着朱见深的手,很是认真的问道:“深哥儿,你跟于少保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你老是针对他呢?”

        朱见深小心翼翼的使劲把银票给拽过来,一边直接反驳:“有吗?怎么可能?我没有!”

        呵呵,你俩老cp了,谁敢在你面前给他上眼药啊。就算是要上眼药,也得是背地里啊!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那景泰帝朱祁钰也就没啥用了,朱见深很是干净利索的告辞,转身离去,除了银票,不带走一片云彩。

        只是,转个头,朱见深又重新走进了慈宁宫,面对孙太后和太上皇朱祁镇,犹如一个乖乖宝一般的就把自己商量的军国大事给说了出来。

        其实就算是朱见深不说,时间不久,以孙太后和太上皇朱祁镇在皇宫的人脉,也能打听出来。

        何必呢?

        “所以,你来这里是为了……”

        孙太后的眼光看向朱见深,说真的,她不想任何一点关于蒙古的事情让自己的儿子朱祁镇听到,那是他永远的心伤呢,身为母亲,她真的想要好好的保护他。

        只是,这件事,却不是她能封锁的。

        “孩儿想着父皇在蒙古那边是不是还有些人手可以利用,我一个孩子,对那地方人生地不熟的……”

        朱见深装作很是害羞的样子,有点怯怯的说到。

        有点人手……

        这话让太上皇帝朱祁镇脸色一红。

        蒙古,他还真有点人手,只不过,她们具体什么样了,他也不清楚,当初蒙古的太师也先曾想把妹妹嫁给他,只是他顾虑朝廷的反应,没有纳,但也先送的那些美女,他倒是无聊寂寞的时候,结识了一番。

        孙太后当然知道这些,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一挥手,低声对旁边的侍女说了句话,接过那银票,递给朱见深,缓缓的说道:“既然你要派人去蒙古做贸易,这银票也算是哀家入股的,如果能找到你父皇的故人,那就适当的酌情照顾一二,你看如何?”

        朱见深傻傻的,没去接那个银票!

        孙太后拉过朱见深的手,递到他的手里,缓缓的说道:“蒙古,毕竟是我朝的大敌,如果能钳制一番,也算是我们娘俩为大明,为朝廷做点贡献了,你去吧,明天我让你父皇派几个贴心的太监过去帮你……”

        “多谢奶奶,多谢父皇……”

        欢快的卖完乖,朱见深拿着三十六万银票脚步轻盈的走出了慈宁宫。

        你说你们俩都在深宫之中,要钱也没啥用,不如投资给我,我扩大再生产啊,这利滚利,岂不是美哉。

        朱见深一边走,一边摸着自己怀里的一百三十六万两白银的银票,厚厚的一大叠,犹如怀了几个月的孩子一般,只是他却一点都不嫌难受。

        “小郎,我都说了,我帮您拿着,我帮你拿着,你这,何必呢……”

        万贞儿很是有些苦笑不得的看着紧紧抱着银票的朱见深,心疼的说道,毕竟,那些银票,厚厚的一大叠,也挺沉的,我家小郎还小,累坏了怎么办?

        朱见深很是开心的笑着说道:“何必?有必要,很有必要!你是不懂失而复得的那种喜悦,就好比有一天,你忽然找不到我了,你找遍了东宫和皇宫,还有整个北京城,都找不到我了,就在你精疲力尽的时候,我忽然回来了,你说,有必要吗?”

        你要这么说,我就能理解了!

        万贞儿感同身受的轻轻的搂住朱见深,轻轻的说道:“我要一直都和小郎在一起,不让你离开我的视线一份一秒,这样你就不会丢了……